把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保存到桌面
【白素浪荡史】【七】


七、人型拍卖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的远方传来阵阵的吵杂声音,其中夹杂着吵闹的音乐、人们的吆喝声音。由远自近,白素悠悠醒来,她发现目前身处的环境灯光昏暗,烟雾弥漫,人影晃动。而自己的身上一丝不挂、全身被脱的精光,并且双手双脚被大大的拉开,呈现〝大〞字型状的被绑在木制的架子上。

  这种姿势令白素没有办法遮掩自己,而完美皎好、雪白粉嫩、凹凸有致的身材就完全的暴露于外,毫毛毕现。

  而在昏暗的灯光之下,随着音乐的节奏,白素眼前正有一位长发飘逸、身材嫚妙的女子舞动身躯跳着艳舞。只见那美丽的女子随着音乐的舞动,俯身向下双腿张开跪卧着,接着用手一扯将她身上唯一剩下的丝质内裤撕裂,仰头一躺将自己的下体高高抬起,双腿张的开开的面向台前的观众,此时更有一道光束照向那美丽女子抬起的下体之间,而粉嫩殷红的肉瓣、乌黑柔顺的阴毛、闪闪发出水亮的阴唇肉缝,在灯光的照射之下一览无遗。

  接着台底下便发出一遍欢呼声,阵阵刺耳。

  白素此时才发现那位野艳无比,大胆豪放的脱衣舞娘竟是〝木兰花〞!

  只见木兰花将下体随着音乐对着台下观众上上下下摆动,并不时发出淫荡的娇喘声音、嗯嗯啊啊的叫着。而木兰花双眼微闭,脸颊发红、汗水淋漓的躺在地板上,似乎很享受这一切。

  现场约有5、6个男人坐在台前的沙发上,盯着台上的白素及木兰花,一脸淫秽的吃吃笑着,而张言德正向其中一位满脸横肉的胖子耳边细语,木头则正在掌控灯光照往舞台。

  白素将脸移往一旁,不忍见到台下那些丑陋的男人的嘴脸,白素觉得自己现在像是粘板上的鱼肉一样,任眼前的顾客品头论足,待价而沽一样。

  白素觉得好羞愧,真想死一死算了。

  不多久,音乐结束了。木兰花起身走下舞台,置身于那群男人堆之中,任由那些男人伸手抚摸。

  “嘿嘿嘿,好骚货,皮肤白皙又有弹性,滑不溜手的。我出五万!”

  “我出八万!”

  “十万!”

  一声声喊价的声音时起比落,白素知道自己将是下一位被拍卖的〝货物〞,不仅感叹的落下泪来。但此时有人推动支架,将白素推往后台。白素睁眼一看,原来是假扮老蔡的木头。

  只听木头细说一声:“我的好宝贝,待会你就要被人享用了,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可能会等上好一阵子不能〝干〞你了。来!尝尝我的大肉棒!让我好好的喂饱你吧!!”

  木头伸手就往白素的奶子搓揉、吸含。

  白素无能抵抗,娇喘嘘嘘:“不要这样,外面有很多人,会听到的。”

  木头不理会白素的抗议,更加重力道在白素身上掐揉,而手指更伸向白素下体的阴唇里抠挖、抽弄。

  白素身体开始发烫,低下的〝洞口〞开始流出润滑的爱液。白素忍不住妥协了:

  “啊啊~啊!你?你就快一点吧!快一点?〝干〞?〝干〞?〝干〞我吧?不要?挑逗我了?啊啊啊?”

  白素只想快一点结束,另一方面自己也已经发情了,全身欲火难耐,便说出淫荡的语气勾引木头。

  而木头也真怕外面的人发现,虽然前戏做没几下,但白素所流出的爱液已经沾湿了整个手指,看看是可以〝干〞了。

  木头解开裤带,马上掏出已经肿胀的肉棒,将龟头对准阴唇一顶,“噗滋!”一声闷响,整只大肉棒已经完全塞入白素的体内。

  “啊~~”木头发出满足的欢呼声。

  而白素眼睛一闭,紧咬着下唇,承受肉棒所带来的冲击。木头一手抱住白素的臀部,一手摀住白素的嘴巴尽量不发出声音,以免被外面的人听到。

  “嗯嗯~噗滋噗滋~ㄣㄣ~~嗯嗯~~”

  “嗯嗯~噗滋噗滋~ㄣㄣ~~嗯嗯~~”

  “~~嗯啊~~喔喔~~~嗯啊~~喔喔喔~~~嗯啊~~啊啊~~”

  狭小的舞台后面,白素与木头两人的身体紧粘一起、激烈的摆荡起伏,两人的汗水流落一地。白素及木头尽量的不发出声音,但〝嗯嗯喔喔~~〞的闷哼声音还是回荡在这小小的空间内。

  白素被绑的姿势因为呈现〝大〞字型的状态,木头毫不费力地任由抽插白素的身体,一边〝干〞一边说着:

  “爽!爽!看老子〝干〞死你!爽~爽呆了!”

  而白素则双眼迷蒙,娇喘嘘嘘:“干?干死我,干死我吧?让?让我死了吧!啊啊~~啊嗯嗯?”

  双手双脚被绑住的白素,极俱媚态,而此时木头又将白素的嘴巴摀住,不让白素发出声音的情景之下,木头有种〝强奸〞白素的快感,每一次的撞击都充满乐趣、充满刺激。

  就当两人在激烈的做爱之下、达到最高潮的同时,“刷!”的一声,忽然门帘被人用力掀开,门后的张言德怒视着他们俩人。

  木头此时抓着白素屁股上的两团白肉正欲射待发,一看到张言德的怒视,一时紧张的守不住精关,几股又浓又腥的白色液体狂射入白素的嫩穴之内。

  此时白素正被抽插的欲仙欲死、意识恍惚,全然没有注意到张言德的出现。只是突然感到下体一阵冲击、一阵温热,被人〝干〞的动作已经停止,但白素不能感到满足,尽可能的摆动下体,主动迎送,嘴里嗲声嗲气的说着:

  “不够,不够!我还要,我还要!快?快!快〝干〞我!快〝干〞我!干?干死我,干死我吧?快!”

  张言德低吼一声:“好一对狗男女。”举脚便往木头屁股上一踹。木头还来不及拔出肉棒,被张言德踹的整个人往前一倒,压向白素!而绑住白素的支架应声断裂,使得白素往地上一躺,又昏了过去。

  张言德骂了木头几句,赶紧查看白素的状况,还好只是一时激动的昏了过去。张言德马上将白素略为整理打扮一下,并为白素穿上内裤及一件连身的紧身窄裙套装。

  整理完后,张言德抱起白素走出舞台,迎面对着一位脑满肠肥的胖男人淫淫笑道:“彭老大,您的〝得标〞货物在这里,请您尽情享用!哈哈哈”

  胖男人看着昏睡的白素,满意的点的点头,自张言德手中接过白素,一把扛在自已的肩上,哈哈大笑:“张仔!干的好,果然比起李洪能干的多了,答应你的事我不会食言的,以后有什么须要就来找我,没事你先下去吧!现在我要好好的〝操一操〞卫斯礼的宝贝老婆,看一看香港第一美女、第一女侠的骚穴是什么滋味!哈哈哈!”。

  胖男人龇牙淫笑,猪蹄般的油手拍了拍扛在肩上的白素那短裙掩盖不住的雪白臀部,“啪!啪!”的发出清脆的声响。

  张言德唯唯称是,转头向另一位面色黄蜡、身材瘦高的〝得标者〞打招呼。

  那名面色黄蜡、身材瘦高的〝得标者〞正压着身穿高叉黑色紧身泳装的木兰花,一手正在搓揉木兰花的大奶子,一手指正在抠挖着她的嫩穴,不耐烦的说:“好了,你出去吧!老子爽完之前你给我好好看门,别进来,走!”

  张言德点头答应,转身离开了这淫靡的房间。

  那位面色黄蜡、身材瘦高的〝得标者〞姓沉,是一名香港的大毒枭。当木兰花为国际刑警时曾经破坏了他的几庄买卖,令他损失了好机百万。今天见到木兰花在台上被人拍卖,一股报复心态之下砸下大钱,终于把木兰花标到。

  木兰花多年前曾经遭受张言德类似相同的凌辱,面对这次的对待还算好的了。另外木兰花这几天都遭受到张言德的肉棒〝洗礼〞,体内受到淫药的影响也能有些许的宣泄,故能暂时保有一丝的理智〈情见拙着改编:木兰花传奇〉。

  当她发现自已的得标主人是昔日的对头时,自已也就有心理准备待会的下场。因此,木兰花决定将自已当成彻底的淫荡女子,一方面自已会好过些,而且也能加速解决体内淫药所造成的欲望。

  沉姓毒枭将木兰花的泳装紧紧拉起,使得原本已经很紧绷的泳装底线深深的陷入木兰花的嫩穴肉缝之中,令两片粉红娇嫩的阴唇像玫瑰花办般的向外迎张着。

  “嘿嘿嘿!小宝贝,舒服吗!”

  “啊啊~舒?舒服?好?好舒服?”

  沉姓毒枭虽然为凌辱木兰花为目的,但面对如此娇揉可人、极其媚态无比的木兰花,也不仅口干舌燥、欲火炙燃。他搓揉了几下之后,转身到桌子上想拿杯酒来喝。此时木兰花起身跨卧在他身上,娇媚的说:“我的主人,让我来为您服务?”。

  木兰花拿起酒,先搓揉下体的嫩穴几下,将酒倒入自已夹紧的双腿之间那根部的三角地带,并将身体拱起,把下体上的酒凑近沉姓毒枭的脸上。

  “主人,来!尝尝我为您准备的酒合不合口味”

  沉姓毒枭哈哈大笑,抱起木兰花凑近阴部,就口吸吮起来,发出滋滋、呼呼的声响。

  木兰花轻嘤一声,仰着头的将身体努力的拱向沉姓毒枭,正好见到另一边那胖子与白素的情形

  此时胖子已经将白素的窄裙拉到她的腰际、脱下她的内裤。胖子将摊在沙发上的白素拉起,头下脚上的将白素的双腿摆在自已的肩膀上,用手指拨开阴唇,低头开始舔吸、搯弄着白素。

  木兰花看到白素如此受人糟蹋,心中愧疚不已。再怎么说造成现在这种情况,多少自已也有些责任。木兰花将视情况决定,帮助白素少受些凌辱

  沉姓毒枭两三下便舔吸完毕,满意的舔了舔嘴唇。他将木兰花扶正,一手扯下她的泳装束带,而木兰花胸前的两粒饱满奶子随既蹦跳而出、弹跳不已。

  沉姓毒枭淫淫笑着:

  “好奶子,老子终于得到你了!哈哈哈”。

  接下来便一口用力的吸住。木兰花脸颊发红,“啊~”的一声闭起双眼,享受乳房所带来的舒痒、快感。

  “~~嗯啊~~喔喔~~主人,喔~~您?您尽量享用吧!~嗯啊~~啊啊~~”

  “~~嗯啊~~喔喔~~主人,喔~~您?您好棒!~嗯啊~~啊啊~~”

  “~~嗯啊~~木兰花的身体是你的,~~~嗯啊~~啊啊~~你想怎么样都行”

  “~~嗯啊~~喔喔~~主人,喔~~您?您尽量享用吧!~嗯啊~~啊啊~~”

  木兰花以淫荡无比的喊叫声为沉姓毒枭淫助兴,并且摆动身躯让奶子摇晃的更诱人、更炫目,而且伸手探入沉姓毒枭淫的裤子里,主动的套弄他的肉棒,一上一下的拨弄。

  沉姓毒枭玩过不少女人,但没一个比得上眼前的木兰花,绝色美艳、淫荡风骚,底下的肉棒已经肿胀的像根铁棍一样,欲〝插〞而后快。

  沉姓毒枭拦腰抱起木兰花,将她摆在桌上。

  “嘶!”的一声、粗鲁的撕裂木兰花身上那件薄薄的泳装。而一丝不挂,全身精光、雪白娇嫩,凹凸有致的身材,全部赤裸裸的呈现在沉姓毒枭的眼前。

  沉姓毒枭将木兰花压在自已的底下,猴急的脱光衣服,解开裤腰带。当他脱下内裤的时候,一根又红又粗的大肉棒直挺挺的杨起,龟头刚好堵在木兰花的嘴边弹跳。沉姓毒枭及木兰花见到都“啊”的叫了出来。

  沉姓毒枭知道自已肉棒的尺寸,没想到现在居然大了三倍之多。而木兰花知道这是吃了张言德所调制的〝淫药〞所造成得结果〈原来张言德再他们的酒里掺入了淫药,希望他们上瘾〉。

  沉姓毒枭楞了几秒钟,忽然感到肉棒一紧,原来木兰花已经含住龟头开始吸舔。沉姓毒枭按住木兰花的头,疯狂抽动,心中一股莫名的欲火源源不绝,让他觉得有股非做爱的念头不可。

  而一旁的胖子经过一番的舔吸之后,动手将白素身上的衣物脱光,将她摆在沙发上躺着。胖子也脱光衣服,并将昏迷中的白素的双腿分开,准备〝插入〞。

  “哈哈哈!白素,看老子不〝干〞死你,让卫斯礼看看绿帽是怎么戴的!哈哈哈,好好服恃我的〝机巴〞吧!”。

  胖子将肉棒抖了几下,庞大的身躯压向白素。但凸出的肚子妨碍了胖子的进行,一直无法将自已的龟头对准白素的嫩穴阴唇,只能胡乱的对白素的下体乱捅一通,但都不得其〝门〞而入。

  胖子急的满头大汗,而另一边木兰花的淫叫声又搞的胖子欲火难耐,只能撞击着白素赤裸的身体发泄。而白素的身体随着撞击、前后摆动,胸前的奶子剧烈摇晃,配合白素那昏迷后的娇美、纯静的神情,更令胖子因为无法抽插而苦恼不已,而体内的〝淫药〞也已经渐渐发作。

  胖子怒吼一声,引起了木兰花及沉姓毒枭的注意。沉姓毒枭斥责的说:“死胖子!你干就干,鬼叫什么!”

  胖子激怒的说:“姓沉的!你说什么!老子就爱鬼叫你管的着吗!”

  沉姓毒枭:“老子正在享受,你的屌子小,找不到洞口就别跟人玩女人,好好的一个白素被你嫖到真是倒霉!”

  胖子愤怒说:“你说什么!”

  沉姓毒枭:“怎么?想厮杀?老子还怕你不成!”

  沉姓毒枭将肉棒自木兰花的嘴中抽出,怒视着胖子。

  因为要不是胖子拼命出价,沉姓毒枭打算买下木兰花及白素,好好享受双打的滋味。虽然底下的木兰花已经是极品美人了,但白素的容貌、身材也是万中之选,不输于木兰花。更何况在香港,哪个男人不把白素当作性爱幻想,尤其是黑道上的男人无不想干掉卫斯礼,把白素纳为自已的禁脔,作为胜利象征。

  在与木兰花挑弄的期间,沉姓毒枭不时的偷看胖子那一边的情形,看到白素的美艳,心中更是痒痒的。此时胖子挑衅,沉姓毒枭正好打算干掉胖子,一人独享两位美艳绝世的尤物。

  但这次来参加拍卖,依江湖规矩不准带刀带枪进来,而手下小弟等人都在门外把守,无法支持。

  虽然胖子体态笨重,但胖子在黑道上也不是好惹的人物,自已也没十足的把握干掉他之后能平安回去,而胖子此时也是相同的顾忌。

  在谁也不愿先动手的情况之下,两人就彼此怒视的对望着。

  “你们有那么大的火气,为什么不在我的身上发泄,消消火呢?把力气用在我的身上不是更好?”

  木兰花嗲声嗲气的说着并抚摸自已的奶子,冶艳无比、搔首弄姿的走向他们俩。

  “你们都是江湖上的大人物,何必为了一点小事生气,来这里是为了要享受我与白素的身体的,不是吗?难道我还不够漂亮吗?还是我服恃的不够满意?”木兰花分拿起沉姓毒枭与胖子的手让他们搓揉自已的奶子,表情极尽淫媚的哼啊着。

  沉姓毒枭与胖子两人原本已经欲火难耐,再经由木兰花的挑逗之下,两人口水直流,底下的肉棒跳动的像是要打鼓一样,激昂起伏。

  木兰花见时机已经成熟,转头向胖子说:“白素那女人现在像死鱼一样,玩她哪有什么乐趣?还是让我来为你服务吧,我的主人!”

  木兰花说完便跪在他们俩人中间,一手一根肉棒开始用嘴交互吸吻、舔弄。

  沉姓毒枭与胖子两人不由自主的嘘出一口气,沉醉在木兰花的口交服务之中,暂时忘记了彼此的怒意。

  木兰花经过张言德的洗礼之后,性爱的技巧变的纯熟很多。她将沉姓毒枭与胖子的肉棒舔的相当仔细,无论是龟头、马眼、精囊,甚至于是他们的屁眼,木兰花都很用心、温柔的运用舌头、双手来服恃。沉姓毒枭与胖子两人在木兰花如此细心的套弄及淫药的催动之下,舒服的嗯啊乱叫,尤其是胖子更是痛快。

  木兰花昂头问胖子:“舒服吗?主人!我做的好不好?我有没有比白素还要好?”

  胖子按住木兰花的头,发呓般的回答:“舒服!舒服!你好!你好!你真好!比白素还要好!你真行?真棒!?”

  沉姓毒枭:“快?快?我要干你?快?快给我?”。他满头大汗,脸色红通通的喘着气。

  木兰花松开嘴上的肉棒,嘴角上还牵引着几条精液的银丝。木兰花舔了舔嘴角上的浓液,站起身来走往桌边趴下,将屁股高高抬起并用手指拨开自己下体的阴唇向着沉姓毒枭与胖子两人,娇柔的说:

  “来吧!我的主人,我的身体是属于你们的,我的嫩穴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快来疼我吧!享用我的肉体吧!来吧!”。

  木兰花的阴唇肉办闪烁着水珠的亮光,淫欲诱惑着他们。

  沉姓毒枭与胖子挺着两根粘呼呼、红通通的肉棒,吞了吞口水走向趴在桌上的木兰花。

  沉姓毒枭粗暴的抱起木兰花的臀部:“好个骚货!你想被干死吗?好!好,老子成全你!”。下腰一挺,整根硕大的肉棒〝噗滋〞一声便整根挤入木兰花的阴唇之内。

  胖子有自知之明,不与沉姓毒枭争那嫩穴的洞口。

  他走道木兰花的面前,一手抬起木兰花的下巴,一手将自已的肉棒扶正龟头对准她的小嘴,同一时间的将肉棒塞入木兰花的嘴中。

  木兰花闷哼着,同时前后受到肉棒的撞击。

  “~~嗯嗯~~喔喔~~~嗯ㄣ~~喔喔ㄣ~~~嗯ㄣ~~啊ㄣ~~”

  “~~嗯嗯~~喔喔~~~嗯ㄣ~~喔喔ㄣ~~~嗯ㄣ~~啊ㄣ~~”

  “~~嗯嗯~~喔喔~~~嗯ㄣ~~喔喔ㄣ~~~嗯ㄣ~~啊ㄣ~~”

  木兰花因为嘴里含着胖子的肉棒,只能含糊的发出声音。

  虽然受到张言德的调教,但应付受到淫药催动的两个男人,木兰花感到力不从心,只能依照被抽插的韵律而摆动身体,任由他们粗暴的对待。

  胖子之前因为憋了太久了,数十下的抽动之后便在木兰花的嘴内射出浓浓的精液。但胖子仍按着木兰花的头说:“给我吞下去,一滴都不准流出!骚货!我的浓汁好不好喝?”

  木兰花在被〝骑〞的状态之下,困难的吞下精液,满足的回答:“好?好喝?好喝?主人,你好棒?好棒?啊啊啊?”,胖子不甘心的又把肉棒往木兰花的嘴唇抽动几下,而木兰花也主动的伸出舌头,用舌尖舔着胖子龟头马眼上残留的精液。

  之后,胖子气嘘嘘躺坐沙发上,将白素拖往自已身上,上下其手的抚摸着白素的肉体,而眼前几十公分前的木兰花秀发飘逸、眉头微皱,娇喘嘘嘘的在胖子面前前后摇动。

  胖子一手自慰着,一手捏住白素的奶子并看着沉姓毒枭的表演,希望自已能重正雄风,在加入激战。当胖子离开木兰花的身体之后,沉姓毒枭有了更大的空间来调整抽插的角度。

  他双手抓住木兰花下垂摆动的胸部、一把拱起并将她往墙壁,开始由木兰花的背后撞击、抽插。

  整肩房间被撞击的〝碰碰〞作响,木兰花〝嗯ㄣ啊啊〞的淫叫。沉姓毒枭也支持没有多久,〝啊咿〞一声、射出精液。

  他松开木兰花任由她摊倒地上,回到沙发坐下休息着。

  虽然他们俩刚射精不久,但底下的肉棒受到淫药的影响依然硬邦邦的翘起。现在他们俩恢复元气,转向昏迷赤裸的白素开始侵犯,对着奶子、阴唇上又吸又舔。

  跪卧在地上的木兰花,在自激情的状态下渐渐恢复神智。见到昏迷的白素开始受到沉姓毒枭与胖子的侵犯,便像狗一样的爬向白素。

  木兰花跪在白素的双腿之间,拿开沉姓毒枭与胖子掏弄的手,开使用自已的嘴及舌头舔弄白素的嫩穴。

  沉姓毒枭与胖子见到如此精采的〝同性〞之爱也没阻止,反倒按住木兰花的头帮助她方便舔吸白素的嫩穴。

  胖子看的欲火怒张,抓起木兰花的头发说:“来吧!含住我的肉棒”

  沉姓毒枭不甘示弱抢回木兰花说:“凭什么含你的!这骚或是我买的,凭什么要含你的!”

  沉姓毒枭与胖子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

  木兰花看着他们两人的争吵,知道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搞不好那胖子一气之下会对白素作出变态的举动,例如酒瓶、蜡烛什么的。

  木兰花下定决心将使出浑身解数,让沉姓毒枭与胖子两人的精力全数发泄在自已身上,直到他们的肉棒硬不起来为止

  “你们不要吵了!”木兰花套弄着他们的肉棒说:“这样好了,你们谁先抓到我,我就为谁服务”。

  说完便笑嘻嘻的跑开。

  沉姓毒枭与胖子两人对望一眼,心理同样的心思:昏迷的白素虽美,但做爱这档事还是要有响应才刺激一些。

  沉姓毒枭与胖子暗定主意,马上跳起来追木兰花。木兰花刻意摆动身体,令胸前的奶子起伏跳动,并用言语诱惑他们:“哈哈,来啊!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让你们〝干〞!”

  沉姓毒枭与胖子挺着摇晃的肉棒,看着体态完美、诱人的木兰花犹如青春少女般,俏丽无比,与刚才淫荡冶艳的木兰花截然不同,别具另一番风情,便引起他们又想玩木兰花的念头,争先恐后追着木兰花。

  木兰花见计划成功的将他们引离白素,也不太捉弄他们,故意跌倒在地上让他们追上自已。

  沉姓毒枭与胖子饿狼扑羊般的压住木兰花,三个全身赤裸的肉体嘻嘻哈哈的玩弄着。

  木兰花娇喘的说:“哈哈!追到我了,你们赢了!来,把〝大鸡巴〞给我,让我为你们服务吧!”

  沉姓毒枭与胖子两人站起身来抖动肉棒对着跪在面前的木兰花,而木兰花张开小嘴,认真地对眼前的肉棒滋滋有味的含弄起来。

  “你知道这些部位的名称吗?木兰花。”沉姓毒枭问着。

  木兰花知道他希望她讲一些淫荡的话语来挑逗他们,便娇羞的回答:

  “这里是龟头、这个会喷精液的叫马眼、这个蛋蛋叫睾丸,我还有甚么需要知道的?性学大师。”

  “你好像很有经验,吮过几根啦?”胖子问道。

  “老实说,有记忆的这是最大的一根呢!”

  “嗯,苏…苏…”沉姓毒枭的阴茎在木兰花的口里进出,木兰花抬头看着他销魂的神情。

  “你的命根子长得和你的身材一样,瘦瘦、长长的。”沉姓毒枭的阴茎抽离了木兰花的嘴。

  轮到胖子这男人的。“你的也跟你一样,白白的、肥肥的,好可爱。”

  木兰花对男人的性器开始有股莫名的冲动,几乎要把它全含进口中才罢休,连阴囊、屁股都让木兰花兴奋不已。

  “把腿张开,我要亲你的蛋蛋。”木兰花叫沉姓毒枭把腿张开点,把他垂在胯下的睾丸含在口中。

  “嗯…喔…啧…好大的蛋蛋,长长的阴茎,我好喜欢喔!”

  “喔,你够风流够女色,第一次有女人把我的睾丸放在嘴里的,哇!”一会儿又换吮那白白肥肥的阴囊,胖子男人大声喘息着,木兰花用手握着他的阴茎使劲的吮着。

  胖子说:“用你的奶来夹。”

  “遵命。”木兰花松开他的阴茎,把肉棒贴在乳沟间,用手把乳房向中间挤压,夹紧肉棒,那胖子就自己抽动起来了。

  沉姓毒枭也在这时候又把阴茎插进木兰花嘴里,他们两人都抽动得很快,几分钟光景,木兰花几乎迷上了这个方式,沉姓毒枭把阴茎抽出,他几乎要射精了,而把它忍住。

  木兰花当然舍不得停下来,伸手就要去抓着那阴茎,张着嘴巴要再吮它,放松了夹着的胖子的阴茎,那胖子紧接着把阴茎插进我微张的嘴。

  木兰花像婴儿脱离不了奶嘴似的,换一根阴茎插进嘴里就满足了。这一次木兰花不让它轻易抽出,紧抱着胖子的肥屁股,脖子就像小鸡啄米一样的快速运动着,从前端的龟头吮到阴毛。

  木兰花听到胖子发出的叫床声。

  这根白白肥肥的阴茎首先发难,“噗、噗、噗”的连续射了几股浓精进入木兰花的嘴里,木兰花停止吮弄,让那精液尽情喷洒,直到它停止。然后站起来,用满嘴的精液就和那胖子热情拥吻,把他的精液吐还给他。

  吻毕,木兰花又去和沉姓毒枭拥吻,他的手在木兰花身上爱抚着。

  “你们好大的阴茎喔!”木兰花抹去残留在嘴角的精液,娇嗔的说:“弄得我嘴巴好酸,不弄了。”

  “你可以叫它肉棒或者阳具,它的名词多得很。”

  沉姓毒枭说。“你揉着我的睾丸,我突然变成金枪不倒了。”原来揉阴囊会让它更持久。

  “叫鸡巴吧,我会兴奋,叫它阳物或阴茎我也很喜欢。”

  接下来木兰花对他们俩人说:“我表演自慰给你们看。”

  说着木兰花躺下来,两腿大开,阴道口早就湿漉漉的,木兰花用手指头轻轻揉着勃起的阴蒂,他们俩人聚精会神的欣赏,木兰花渐渐感到快感即将来临,脑中开始浮现七彩迷离的幻象,口中轻哼放浪的呻吟,爱液不断从紧合的阴唇中缓缓流出,阴道因抽搐而收缩,爱液因阴肌夹紧而喷出,局部的充血使得原来细嫩粉红的肌肤转为桃红色。

  “这里是阴蒂,这是我的包皮,这是小阴唇,这里面就是阴道了。”木兰花仔细的拨弄下体,为他们展示着。

  沉姓毒枭笑着对她说:“你一定是经常自慰,对吧?木兰花。”

  “你怎么知道,是不是〝洞口〞不够紧?”木兰花几乎羞红了脸。“其实这是我第一次自慰给人家看。”

  “哈,哈,哈,我为甚么猜得出来,你知道吗?”沉姓毒枭说。

  木兰花摇摇头。

  “〝洞口〞不够紧那到没有,反而你的嫩穴充满桃红色的皮肤,没有一点点杂色,阴道里的肉壁是光滑滑的,连会阴都嫩像新鲜的花瓣一样。只是你相当熟练,部位也相当清楚”沉姓毒枭说。

  “不过我最欣赏的还是你的屁股。”胖子说:“肥肥嫩嫩还翘翘的,就连这屁眼都是粉红的…”说着那胖子竟伸出舌头来舔木兰花的肛门。

  此时木兰花真不知高兴还是惭愧。

  “你们嘴巴好甜喔!来,我洞里面有爱液要涌出来了,看清楚喔!”

  说着,木兰花用指头把小阴唇向两边拨开,露出阴道里的白色皱褶,阴道内的阴肌夹紧,透明的爱液泉涌而出。

  沉姓毒枭他们俩人见此情景,早已气血翻腾,眼中欲喷出火来,顾不了扑将上来,争相把头埋进木兰花的大腿间,又吻又舔着木兰花的阴道和肛门、阴蒂、阴唇、等等全部不放过。

  “我受不了了,你们就来干我吧!”木兰花说。

  “随便你怎么玩我了。”

  那胖子听到,急忙抓着木兰花的脚踝,大张她的双腿,提起木兰花的身体,胖子的龟头对准了木兰花的阴道口,准备要插入。

  “等等,让我拱起身体,你比较好插进来”木兰花配合那胖子的大肚子,抬起下体,用手扶着胖子的肉棒对准自已的嫩穴。

  那胖子满意极了,将紫红色的龟头刺入木兰花的体内,撑开小阴唇,爱液立刻润湿了那黄白色的包皮。胖子的屁股向前一挺,那根白色阳物整个被木兰花的阴唇吞没,他的阴毛碰到木兰花的小阴唇和阴蒂,被木兰花溢出的爱液濡湿了。

  木兰花的阴道像个圆吸盘,很有弹性的紧束着那阴茎。

  “你可知这姿势叫甚么来着?”胖子问道。

  “叫…叫人肉推车,可以一边做爱,一边欣赏我的阴道…被你干,啊…我要抱抱,抱着我。”木兰花尽可能的和胖子贴近,他的抽送需要一些缓冲空间,那缓冲空间刚好让木兰花和胖子一同低头欣赏正在激烈交媾中的性器。

  “你的小阴穴被我的大鸡巴塞得鼓鼓的,你看你这小洞在出水了。”

  “啊…好舒服,粗暴一点,我喜欢幻想被强奸,啊…,不要?啊!我还是处女,会痛,啊…,啊…,舒服,顶…顶到花心,我要泄了。”

  “你真会叫床啊!越叫越舒服,叫得越淫荡越好。”

  “用力点,再用力点,我快不行了,我快不行了,啊……,啊……,高潮了……,高潮了,啊……,快丢了……快丢了,用力干我,用力干我,啊啊啊……”

  “你这地方……不但像小女孩一样白嫩……,还紧得很呢!”胖子说。

  沉姓毒枭坐到木兰花的身边,木兰花转过头来吸吮他的阳物和揉着阴囊。

  “嗯……呜……,再用力点,再插深点,啊……出水了,不……不够……用力。”

  “呼……,呼……,我非干到你丢了不可。”胖子奋力抽送,呼吸急促,汗水淋漓。

  “嗯,嗯……,啧吧!啧吧!”木兰花吸吮着沉姓毒枭的龟头,握着他的阴茎用力搓揉。

  “木兰花,我的龟头……发麻了,精液快喷出来了,快要了……”沉姓毒枭颤抖着。

  “我们一起丢,哦……,我也快了,来吧!来吧!用力干啊!我要丢,要丢了!”

  那胖子大叫一声:“给你,都给你。”他抽出肉棒,噗滋噗滋的抖动将精液射在木兰花的外阴唇上。

  沉姓毒枭的龟头也在此时冒出一股股浓稠稠的精液。

  胖子躺着大喘气,恐怕得休息一下。

  沉姓毒枭他将木兰花抱起,捧着她的屁股。木兰花立刻知道他想怎么做,木兰花一手环抱他的颈子,一手轻握他的阴茎,很技巧的移动腰部,然后塞进自已柔软的阴道里,木兰花的腿盘绕着沉姓毒枭的腰,轻柔的一上一下套弄着。

  “你怎么知道我要用这种姿势?木兰花。”

  “我们做爱有默契啊!”其实这种做爱姿势,张言德使用过很多次了。

  “你站着不动,我来就好了,这样你比较省力,这种姿势可以刺激到我的屁股,我好喜欢,我们做久一点,嗯!你可以亲亲我呀!”

  这个姿势叫“倒坐莲花”,这种姿势很费力,必须要相当的技巧和默契。

  木兰花的阴道紧紧的套住沉姓毒枭的阴茎,上下律动着,乳波起伏。沉姓毒枭吸吮着木兰花的乳头,舔舐着乳沟,木兰花轻轻浪哼着。“这姿势好浪慢,真舒服,你怎么一直摸人家的屁股跟那个地方,你不厚道。”

  “我们再多换几种姿势好吗?”沉姓毒枭说。

  木兰花听话的双腿着地后屈膝趴下,臀部翘高,阴道和肛门都不吝啬的给沉姓毒枭看的一清二楚。

  “从后面,这种姿势我也喜欢。”木兰花说。

  沉姓毒枭抱着木兰花的腰,肉棒用力的插进木兰花的阴道里。

  这姿势叫“老汉推车”,意思是说男性的肉棒从女性臀后插入,木兰花享受着这种做爱体位。

  “啊……好舒服,让我丢吧!让我丢吧!啊……,求求你,行行好,用力干我。”

  沉姓毒枭在木兰花的叫床声中停了下来,肉棒也滑出阴唇。木兰花探手一摸,温热的精液自洞口缓缓流出,而沉姓毒枭的阴茎也迅速萎缩变软。

  “还能再硬起来吗?”木兰花把玩着沉姓毒枭的阴茎,但肉棒始终无法坚硬起来。

  木兰花放弃了他,轮到那胖子。木兰花玩弄着那肥腻腻的阴茎,它慢慢的硬起来了。木兰花握着胖子的阴茎肉棒轻轻的跨坐在他身上。

  这个姿势叫“鲸吞天地”,坐在男人身上,那阳物直挺挺的插进阴道里,女人可以自已控制速度、深度和角度,但是重心可要放在自己的腿上,放在屁股上可要把男人压扁了。

  “你可要撑久一点,我还没丢呢!啊,啊,啊啊啊?不,。”

  胖子射精了,木兰花可没有满足,他们俩人倒是倒头睡着了。

  木兰花不得已就自慰着。

  自慰让木兰花高潮丢精,轻哼一声,全身一震便昏迷沉睡。

  翌日清晨,木兰花因感到口干舌燥而醒来,此时东方一片泛红,柔和的阳光自窗口洒入。虽刺眼,但仍可以感觉它的轮廓和温暖。而沉姓毒枭与胖子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此时白素也幽幽醒来。

  木兰花便将昨天所发生的事,简略的说给白素听,并述说彼此的近况及遭遇。

  白素说:“抱歉,留你一个人跟他们两个人做爱,我真是太胡涂了。”

  木兰花说:“那没什么。老实说,我还闲和两个男人做爱还不够呢!”

  白素吃惊的说;“木兰花!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木兰花微笑的回答:“我说的事实,也只有不断的和男人做爱、将精液吸纳自已的体内,我们身上所受张言德的淫药毒素才能解脱、治愈”。

  接下来木兰花对白素述说着当年自己还是普通的缉毒女警时,在缅甸追捕李洪时而遭受到张言德以淫药控制的事情及经过。而自己后来如何摆脱那淫药的控制及过程,一一向白素解说着。〈详情见拙着改编─木兰花传奇〉

  木兰花说的仔细,白素则听的啧啧称奇。总言而论,要解除张言德的淫药毒瘾,需要大量的男人精液。

  木兰花述说完毕之后,白素沉思了起来?事后想想,的确是在经过与男人疯狂的做爱之后,自己能有短时间的恢复意识、理智。

  白素问到:“难道没别的办法了吗?”

  木兰花回答:“关于这种药剂,我也曾经委托国际缉毒组的药剂研究单位研究以找出解药。但淫药的成分实在太过复杂,有一点类似云南的蛊术一样,药方都是由施药者自行调配,运用哪些材料、药物,只有本人最清楚。我在缅甸忍受数十天的屈辱之下才能破解张言德的毒瘾,由此可知道那淫药的厉害了吧!”

  木兰花一想起当年的屈辱,心中既气愤又无奈。

  白素见到木兰花说的如此认真,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

  白素想到还在昏迷的卫斯礼,甚至于是照顾他们一家的老蔡,白素不免有所顾忌。白素明白,此时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才能解救他们和自己,并击败张言德及那淫药的危害。

  白素坚定的说:“我知道了,为了家人、为了自己,我一定要解除淫药的毒瘾”

  接着,白素牵起木兰花的手说:“抱歉,为了我让你牺牲那么多,还另一时错怪你,以为你是?”

  “一个淫荡的女人?”木兰花微微一笑:“事实上,我现在真的是很努力的在做一个淫荡的女人”。

  木兰花说完,吐了吐舌头,笑了起来。而白素则是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说完之后,她们一起起身走到房间一旁的浴室,将昨晚被沉幸毒枭与胖子及木头等人所喷洒、激射后残留在身上的黏液,彼此相互的清洗干净。

  在洗澡的过程之中,两人坦然赤裸的面对。虽然一开始的时候白素与木兰花两人互相为对方清洗身体,但由于受到淫药的影响,两人的体质已经变的相当敏感,几经肌肤的搓揉、抚摸之后,她们两人开始呼吸急促、脸色艳红,两人都已经开始〝发情〞起来了。

  她们拿掉毛巾,两个女生就光着身子紧紧抱在一起;彼此搂着对方温暖的身体,木兰花更情不自禁的如情人般的爱抚白素的乳房,轻轻揉着她的乳头,而白素的乳头也渐渐硬了起来。

  这时木兰花抓着白素的右手往她双腿中间的阴部探去,而白素也顺着她的意,用中指和无名指揉着木兰花的阴蒂,她的阴蒂勃起像颗珍珠一般坚硬,分泌出暖暖的、很润滑的爱液。

  白素突然把指头插进木兰花的阴道内,感觉木兰花的身体在痉挛、在发烫,坚硬又有弹性的肌肉紧紧的把白素的指头夹住。白素顺势的又柔柔的搅动着,这时木兰花脑中一片空白,不由自主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啊…,嗯…,好舒服…,喔我要做爱。?啊…,嗯…,好舒服…,喔用力…”木兰花一阵一阵的淫叫着。

  不知过了几时,宇宙在天旋地转中,白素没有停止搅动,木兰花仍持续着高潮,并没感觉白素的下体也已经湿搭搭的流出爱液。

  “木兰花,你看你的样子好骚喔!高潮这么久都没停。”白素的指头从木兰花的体内抽出。木兰花娇哼一声,在体内滚动的爱液渲泄而出。

  白素接着说:“还这么湿,这么多花露水呢!”白素伸出指头,手指上沾满了木兰花的爱液。

  木兰花羞涩的说;“好啦,白素你别取笑我啦!。”

  木兰花见到地板上的毛巾湿了一大块,也许是汗水混合了爱液吧,屁股和大腿也都湿了,木兰花不禁又用指头揉着自已的阴蒂还插进去挖两下,高潮的感觉还没结束就停下来,心里怪怪的好不舒服。

  白素嗲气的说:“你还在玩呐?玩不腻!”

  木兰花看着白素的奶子说:“你自己还不是一样,乳头胀的像葡萄一样。”但是木兰花还在高潮中,声音怪怪的。

  白素红着脸说:“还都不是你啦!…舔我的胸部…,中途停止…好难受。”

  “我帮你。”木兰花从白素身后贴着,一手抚摸她的乳房,一手揉着白素下体的阴蒂。

  “来!深呼吸。”木兰花指导着白素。白素受到催眠似的逐渐放松,轻轻靠在木兰花的身上,渐渐的高潮上来了。

  “喔…好舒服…,插我…,嗯…出来了…出来了,啊…”。

  经过一阵嘶喊、痉挛、抽搐之后,白素得到满足,高潮消退后,浑身难以言喻的舒畅。

  木兰花说:“高潮很舒服吧!你的的阴道既紧又有弹性!不多见呢!是男人最喜欢的了,好好运用哦!”

  “刚刚真的好舒服,谢谢你木兰花,我现在突然想要尿尿了。”白素说。

  “我们学男生来比比看谁尿得比较远。”木兰花俏皮的说。

  白素也不反对,两人便蹲在门口边面对马桶。

  此时,浴室内两个浪女摆出令人消魂的姿势,挺起下体并拨开阴唇,低头看看自已白嫩的性器官,再看看对方的。虽然都是女人,但是样子却都不很相同。

  “预备,尿!”木兰花及白素放松下阴的肌肉,“嘘”的一声两道冒着闪耀的水柱从个人的尿道中射出,谁比较远并不在乎。

  水柱由远渐近,最后只剩几滴水珠缓缓滴落。

  白素与木兰花相视而笑,心中的障碍、顾忌也除去了不少。

  她们两人走出浴室,穿上昨晚被脱落的衣服、泳装。之后,一同走出房间,而张言德正好要送沉姓毒枭与胖子出门,听到白素与木兰花的开门声音便回头望向她们俩。

  沉姓毒枭与胖子眼睛一亮;木兰花经过昨日的滋润,此时满面春风,艳丽动人。而白素因为第一次尝受到淫药的毒瘾,反抗力较弱,这几天几乎都是在昏迷、沉睡的状态之下被人奸淫。现在经过一夜的休息、调理梳洗之后,配合着白素动人、晶莹的双眼及浅浅的微笑,更是美丽无比、惹人爱怜。

  胖子啐了一声:“吗的!那么好的货色,睡的样死猪一样!”。沉姓毒枭则是笑嘻嘻的,因为昨晚木兰花的服务令他感到物超所值。

  胖子越想越不甘心,发着牢骚着说:“要不是木兰花那骚女人榨干我的精液,老子一定好好的抽〝干〞白素那骚货。”

  白素听到,心中一怒,冷冷的说:“是吗?依我看你的能力也不怎么样,肚子肥的像水桶一样。也不知道你几年没见到你的〝小弟弟〞,不知道还在不在,你先找到再说吧!”

  胖子一听,勃然大怒:“臭婊子!你说什么!”。

  挥拳就往白素脸上打去。白素虽然受到淫药的影响,体力及功夫都损失、退步了不少,但猪头般的胖子,她还不放在眼里。

  白素冷笑一声,闪身一躲、下盘一扫,那胖子“扑通”一声,跌趴在地上,气的满脸通红。而白素有所顾忌,也没继续反击胖子。

  张言德惨白脸色,马上扶起胖子,唯唯诺诺的陪不是。而一旁的沉姓毒枭则是哈哈大笑,木兰花也在一边偷笑着。

  胖子哪里摆的下面子,向张言德怒斥:“姓张的,老子也不是好惹的,给你面子才来这什么狗拍卖会!这件事你如果不好好的给我满意的摆平的话,老子之前的承诺就没准了,你给我好好记住!”。

  说完便转身怒气冲冲的走出门外。

  沉姓毒枭也随后离去,而张言德苦恼的随往向胖子努力解释、平息
      【29314字节】

      【未完待续】
上一篇:【我做妇产科实习生的那些事】【1】           下一篇:【美丽同事来我家借宿的日子】【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