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保存到桌面
【淫贼小明】【第二集】【完】
【作者:六芒星】
第二集 久旱逢甘露,故乡遇故知

  晚上7 点45分,女警官方蝶从家里匆匆忙忙的赶回了A 市公安局,一推开局长办公室的门,就见王局长此时正坐在办公桌前认真的查阅着一份文件。

  “王局!”

  “……哦,小方啊,来来,你先看看这份文件。”

  年仅六旬的老局长名叫王江,此刻他一脸乌云的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方蝶,然后站起身来点着一根香烟,略显忧愁的抽了起来。

  “王局,看来XXX 国道上的大巴失火案,果然是有人故意放的!”

  方蝶手中的文件,是一份有关前两天XXX 国道上黑大巴车突然失火的案件分析,通过多方部门的鉴定,这是一起严重的人为纵火案。

  “44条性命啊!上头对这件案子非常重视,急着让我们赶紧调查。小方,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吗?”

  方蝶见王江此时显得有些紧迫,同时她又回想起自己表弟康明那种种异常的举动,便对王局长说道。

  “王局,这起案件唯一的幸存者,是我一个远房的表弟,我今天刚见过他,觉得他行为有些异常……”

  “怎么?你怀疑你的表弟?”

  “哦,那到也不是,他刚刚出院,医生说他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有时举动会怪怪的,只是……”

  王江见方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又对继续她问道。

  “小方啊,有话你就直说无妨,在没找到真正的嫌疑人之前,什么样的假设都有可能嘛。”

  “王局,我看这件事可能跟两年前‘宝哥’那起案子有关。”

  “哦??说说看。”

  “宝哥虽然已经被我击毙了,这两年A 市的地面上也算太平了,但他大部分的残党却都逃到了B 市,而且这些人大部分都对宝哥忠心耿耿,一直想为宝哥报仇,这起纵火案又刚好是B 市与A 市之间,所以……”

  “所以你怀疑这是他们想从新杀回A 市的一次报复行动??”

  “报复也好,警告也罢,总之我表弟是唯一的幸存者,我怀疑他在车上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所以才对我遮遮掩掩。”

  “嗯,小方,如果你的怀疑没有错的话,那你表弟就是唯一的目击证人,那也就意味这你表弟的人身安全会遭到威胁。嗯……我现在就派一队人去你家,24小时监护他。”

  说着,王局长便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可与此同时,方蝶却立马又对王局长阻止道。

  “王局,千万别这样!再没搞清我表弟是不是目击证人之前,咱们还是别打草惊蛇的好。而且我表弟现在正住在我家里,他的安全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至于他到底是不是目击证人,这个……我到时会侧面再去问他的。”

  王江见方蝶分析的头头是道,心中不免感到安慰,看来自己的学生果然是青出于蓝,便将手中的电话放心,然后满意的对她说道。

  “呵呵,小方啊,你果然没让我失望。这件案子就由你负责吧,刚才B 市的董局长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那边已经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你明天就去一趟B市,好好了解一下当地的现状,有必要的话,一定要将这些毒瘤扼杀在摇篮当中!”

  “王局,我还是现在去吧,这件事非同小可,我怕贻误了最佳时机。”

  方蝶果断干脆的态度,让王江更是刮目相看,此时这个老局长倒是有些于心不忍了起来,可同时他也知道方蝶那耿直倔强的脾气,便只好愧疚的对她说道。

  “小方啊,你这次去B 市,可要多加小心啊。”

  “放心吧王局,我保证完成任务。”

  方蝶说后便转身准备离开办公室,可就在这时,她又听见身后的老局长忽然叫住了自己。

  “额……小方啊。”

  “王局,还有什么指示?”

  两鬓斑白的老局长,此时看着眼前这位年轻俊美的女警官一脸正气的等待着自己,他的心中忽然又泛起了一阵犹豫,但是又不得不将嘴里的话说了出来。

  “嗯……我打算等这件案子结束后,就调你去文化部。”

  “王局,您这是……”

  方蝶满脸疑惑的看着王江,她不明白王局长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而此这位老局长将手中的香烟熄灭,走到方蝶的面前,满脸感慨的对她说道。

  “呵呵……小方,你别误会,你是我最出色的部下,也是我最优秀的学生,可你毕竟也是个有家的女人。这些年你整天这么拼命的为了工作,连家都回不去,我这个当领导的也确实有些过意不去。唉……我老了,也快退休了,我不想最后看到你出什么意外……”

  老局长一番肺腑的感言,听的方蝶心中一阵感动。此时在这个坚强女警官的心中,不禁想到了自己的丈夫,想到了自己的家庭。但尽管如此,她不服输个性却依然坚持着她的信念。

  “王局,我曾经在警徽下发过重誓,我将我的一生,乃至是生命都为此奉献,对此,我决不后悔!可您现在要调我去文化部,我……”

  “哎……小方,文化部的工作也是为社会做贡献嘛,而且那边的福利待遇也比这里好得多,更何况这件事上面已经给我提了很多次了,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吧。”

  王江显然是有苦难开,此时他只能顺着方蝶的脾气对她做以劝导,可没想到方蝶却一口将他的好意给否决了。

  “我不去!那地方乌烟瘴气的,去那里只是整天参加着一些没意义的会议,或者是在媒体面前做做形象工作,要不然就是陪着各种大领导吃饭喝酒,除了充当花瓶外,我一无是处!”

  “你!”

  这当头一棒的感觉让王江有些措手不及,但他也深知方蝶那倔强的性格,此时他感到有些生气,而同时又感到了一份自豪,看来自己的学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呵呵,你啊你……你这丫头啊!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警校里那个臭脾气??”

  “……王局,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让我做违背信念的事……我做不到。”

  即便是对着自己的领导,方蝶也是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此时王江已是一脸无奈,只好又对方蝶说道。

  “好好好,你不去就算了,这事我会向上面解释的。”

  “……那王局,没什么事我就现在走了。”

  “嗯,去吧,记得小心谨慎。”

  方蝶走后,王江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此时这位年迈老局长的脸上泛起阵阵惭愧的表情,当他坐回办公桌前,正准备再点起一根香烟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李秘书啊。”

  “喂!老王啊!怎么样了?你们那个方蝶什么时候调到文化部啊?市长可整天催着我呢。”

  “呵呵呵……李秘啊,XXX 国道的纵火烧车案现状闹得满城风雨,省厅那边可也一直在催我呢。”

  “我要的是方蝶,你给我扯那纵火案干嘛?怎么?你们局子里没人啦?什么都让一个女人去办?”

  “哎呀我的李大秘书啊,小方可是我们警队的精英啊,而且她对这个案件特别上心,非要主动请命去侦破,这一两个月估计都在外面,我看这事……这事等以后再说吧,啊?呵呵呵……”

  “哈哈哈哈!老王啊,我是听出来了,想必你这老小子是想金屋藏娇吧??

  呵呵呵……你可真行啊!”

  “哎!李秘书,你这话说的有点难听了吧?我可是快退休的人了。”

  “行行行!!你这忙兄弟我帮了,老嫂子那边我也会瞒着的,回头市长那边我也会去解释的,你……你就不用操心了,行啦!就这样吧……”

  “喂!李秘书,不是你想的那样,喂!喂??李秘书??”

  还没等王江多做解释,对面便传来‘嘟嘟’的挂机声,此时老局长满腔怒火的将手中的话筒狠狠的摔向了电话机上,并义愤填膺的骂道!

  “他娘了逼的!!一群他妈的贪官污吏!!早晚遭报应!!”

  王江气的站了起来!他扭头看着漆黑的窗外,眼神中充满了愤怒的同时,又见到楼下停车场内的方蝶,正开着警车缓缓驶离出了大门。老局长见后,不禁又无奈的发出了一阵感慨。

  “唉……小方啊,你的勇敢与执着,就如同这明亮的车灯一般刺穿了漆黑的夜晚,但广阔无际的黑暗中,还潜藏着你永远也看不清的危险,这以后的路上,你可要多加小心啊……”

  是的,危险无处不在,尽管女警方蝶一直与危险相伴,但看不见的危险才是真正致命的,虽然善良的老局长暂时将官场上的危险替方蝶压了下来,但此时在方蝶的家中,还隐藏着一个更大的危险正在伺机而动,这就是所谓的日防夜防,家贼最难防!

  这个夜晚,方蝶家中的小淫贼——章小明,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他一边思考着如何对付方蝶,一边又贪婪的回忆着刚才表姐进门的那一幕刺激的场景。

  想着刚才表姐刘娜的那双又臭又白的小脚丫,与姨妈张红香那浑圆肥美的肉丝大屁股时,小明胯下的肉棒又不自觉的挺起老高!

  ‘先对付姨妈的大肥臀,还是先对付表姐的小臭脚呢?'

  小明此时越想越睡不着觉,越睡不着觉就越想,最后竟一骨碌爬了起来,胀着难受的肉棒,便悄悄下楼走到了客厅里。

  ’妈的!都怪那两个骚逼!害的小爷我睡不着觉!‘小明看着姨妈与表姐那紧闭的房门,心中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同时他又突然嗅到了表姐那微微的脚臭味。这股清淡的脚臭味是从阳台传来,此时小明顺着这股淫靡的气息,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阳台。

  一片漆黑的阳台让这股诱人的脚臭味格外明显,小明将阳台的吊灯打开,竟意外发现阳台的地板上摆放了各种表姐的鞋子,有运动鞋、帆布鞋、还有一双纯白色的舞蹈鞋。

  那股浓郁的脚臭味就是从这双白色舞蹈鞋中散发出来的,小明弯腰将这双可爱的小鞋拿在手中,一边把玩着,一边将鼻子凑了过去。

  “唔……就是这股味道……”

  一股强烈而又难以形容的迷人气味,直蹿进小明的鼻腔里,这是一种少女脚上的体香与足上的汗水发酵过的味道,是一种女性原始荷尔蒙的味道,这味道刺激着小明的肉棒越发挺拔!竟开始把持不住的将肉棒掏出,一边嗅着表姐鞋中的脚丫子味,一边情不自禁的打起了飞机。

  ’妈的!真想舔着她的臭脚好好爆操一顿!!‘现在小明的脑海里全是表姐那一只只娇白细嫩的小脚丫子,性奋的小明干脆将肉棒插进了表姐的舞蹈鞋里,龟头顶蹭着鞋垫上那层层汗油,感受着鞋子里那浓郁的气息,开始忘我的套弄了起来。

  ’妈的!妈的!!这骚货鞋里的汗油都这么滑!?小爷我发誓!早晚有一天!

  我一定要操了这个臭脚妞!啊!!啊!!!‘

  正当小明还在享受表姐的臭鞋时,这个淫荡的小贼突然又看见阳台上的滚筒洗衣机里有一条待洗的肉色丝袜。此时小明贪婪的将表姐的舞蹈鞋挂在自己硬挺的肉棒上,然后伸手将丝袜从洗衣机里抽了出来,双手将丝袜撑开比较了一番后,便认定这是一条姨妈张红香穿过的肉色丝袜。

  小明将柔滑的丝袜摊在手上闻了闻,发现丝袜上的味道清香怡人,便一脸淫笑的低着脑袋,看着那只挂在自己龟头上的舞蹈鞋,幻想着自言自语道。

  “呵呵,你妈的味道可比你香多了,怪不得叫张红香呢!嘿嘿嘿嘿……”

  此刻小明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幼稚的点子。他将姨妈的香丝袜与表姐的臭舞鞋同时摆放在地上,一边套弄着自己的肉棒,一边犹豫不决的选择着他的目标。

  “先该射谁呢?是先射表姐还是先射姨妈呢?哎呀!好难选啊!还是先射表姐的臭鞋吧……不不不,姨妈的丝袜太诱人了,还先射她的大屁股吧!可是表姐的小臭脚……”

  激动的小明有些难以选择,可他那胀大的肉棒却已经刻不容缓的开始颤抖了起来。

  “操!管他呢!我闭着眼睛乱射,射到谁的衣物上,我就先对付谁!!嘿嘿!

  就决定了!!”

  此时小明将眼睛紧紧闭起,左右摇摆着肉棒,将汩汩浓白的精液喷射了出去,待他睁眼一看,发现大部分的精液都射在了姨妈的肉丝丝袜上,便又咧嘴淫笑起来。

  “哼哼哼……果然是这个老女人,这是天意啊!看来这个老屄就是小爷我的第一个猎物!”

  之后,小明就将姨妈那沾满精液的丝袜揉了揉,塞进了洗衣机里面,然后兴奋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开始密谋的策划了起来。

  小明虽然年纪不大,但他绝不是一个自作聪明的孩子,对付年轻女子的手段他是应有尽有,但对付老女人这还是头一次,而且这还是一个良家型的老女人。

  如果要是以前,小明完全可以用迷药解决一切难题,但如果这样,那他在这个家里的身份便会彻底暴露。小明不想就这么断送了自己难得的’避难所‘,而且迷药这东西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关键,那到底如何才能彻底征服这个老女人呢?

  小明苦思了一个晚上还是没有想到一个安全而又完美的方法。最后,他决定先用勾引的方式来试探一下张红香,然后再司机行动。

  第二天早上,还在酣睡中的小明,昏昏沉沉的听见了楼下客厅中传来了姨妈的声音。

  “小明,小明啊!该起床了吧。”

  小明听见姨妈上楼的声音,便赶紧将盖在身上的被子掀开,光着上身平躺在床上,穿着一条三角裤头,高顶着内裤里那根晨勃的大肉棒,又将半颗大睾丸故意露在内裤边外,然后摆开双腿,合上眼皮,眯着眼缝,装着一副睡着的样子,等待着姨妈的到来。

  “……小明,小明?呦!怎么还在睡啊?”

  毫不知情的张红香此刻推开了屋门,见屋内的小明还躺在床上熟睡,便轻轻走到了他的床边。但等她来到床边低头看去时,不由得让这个中年美熟妇一阵惊讶!

  “呀……”

  此时,这个丰满的美熟妇见自己的外甥正赤裸着上身,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便赶紧尴尬的将眼神回避了起来,然而她这尴尬的眼神却不小心的落在了小明的下身,顿时又让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红香只见小明那粗大的肉棒将内裤顶起老高!那半颗古铜色的大睾丸也毫不掩饰的呈现在她的眼中。50岁的张红香知道这是外甥的晨勃现象,但尽管如此,张红香的心里还是产生了一丝悸动。

  ’这孩子的睾丸怎么这大??他的内裤怎么挺的那么高??‘张红香不敢再多想,羞的她赶紧将床上的被子给小明盖上,然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微红着小脸,摇了摇了正在装睡的小明。

  “小明,小明……”

  “唔……嗯??姨妈……”

  “起床吃早饭了,都9 点多了,快点,我在楼下等你。”

  说后,张红香便满脸尴尬的扭头走了。此时小明伸了伸懒腰,又摸了摸自己胯下的肉棒,心想这个骚妇要比想象中的正经许多,看来初次的试探并不理想,不过姨妈刚才的那羞涩的眼神,仿佛也透露出了一些信息。

  小明的鬼脑筋又开始转动了起来,他穿好衣服,下楼来到客厅,见姨妈此刻闷不吭声的坐在餐桌前喝着豆浆,便赶紧坐到了她的对面问道。

  “姨妈,我哥跟我姐呢?”

  “……哦,他们都去上班了,你也赶紧吃吧。”

  此时张红香的神情明显有些不自然,她没敢抬头看小明,只是低着脑袋,继续喝着碗里的豆浆。小明见后,贼眼珠一转,便笑着对张红香说道。

  “姨妈,这豆浆真好喝,在哪买的啊?”

  “呵呵,这是我自己做的,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

  “哇!姨妈你可真厉害,又漂亮,又年轻,还会做饭,真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哎哟,瞧你这孩子说的,姨妈我都多大岁数了?还年轻啊?”

  - “诶??姨妈,你本来就年轻嘛,你要是跟我姐走在大马路上啊,那谁看了都以为你们是姐妹呢。”

  女人一上年纪就喜欢听别人夸她漂亮,此刻见小明一副童言无忌的样子,更是让张红香的心里面美滋滋的。

  “呵呵呵……你这小鬼头,就会说好听的话来哄姨妈开心。”

  “真的!姨妈,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昨天见我嫂子,我就觉得她没你漂亮!”

  小明故意拿方蝶跟张红香做起了比较,这话也确实是说到了张红香的心里面,尽管张红香也明白小明这是在故意夸奖她,但听见自己比方蝶还漂亮时,张红香的脸上还是禁不住的得意了起来。

  “哼哼,那倒是,姨妈我当年也算是舞蹈团里的红人,身材要比现在你姐的还好,至于你嫂子那样的……哼,哪能跟我比啊?”

  张红香是有点得意过头了,平心而论,就身材来讲,表姐刘娜的身材算是在这个家里排名第一,但女警方蝶的身材也绝对与刘娜毫不逊色,只因方蝶平时为人非常严谨,所以平时她根本不会去穿那些过于暴露展现自己身材的服饰。

  其实这个道理张红香也知道,只是张红香总是对儿媳方蝶耿耿于怀,所以才不愿意承认方蝶的身材好。

  “哈哈,姨妈,那这么说当年追你的人一定很多喽?!”

  “那还用说?当时追我的可都是一些大领导的儿子,各个都是帅哥。唉……可惜最后还是嫁给你姨夫那个穷书生了……”

  张红香说完这句话后,她脸上忽然又有些哀怨了起来。可察言观色的小明等的就是她这句话,此时这个狡猾的小贼趁机便又对张红香继续追问道。

  “姨妈,我姨夫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当年一定很帅吧?”

  “嗯……帅倒谈不上,不过倒是蛮有才学的。呵呵,他那时可是清华的高材生呢,好多女生都可喜欢他了。”

  “哦??那你俩谁追的谁啊??”

  “当然是他追得我了!!就他那个穷小子,我能去追他??”

  “哈哈哈……那这么说我姨夫还挺厉害的嘛?都把我姨妈这个大美人给追到手了,厉害!真是厉害!”

  小明反复对张红香说着’厉害‘这两个字,同时他又将餐盘中一根粗大的香肠夹到了张红香的眼前,然后装着一副憨厚可爱的模样,对张红香说道。

  “姨妈,这根肉肠又大又粗,我实在吃不动了,你帮我吃了吧。”

  小明故意将’香肠‘说成了’肉肠‘,暗示着面前的姨妈,然后他继续察言观色的看着张红香脸上的表情。

  “嗯?小明,你就吃这么点啊?”

  见姨妈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此时小明又赶紧将桌上两个鸡蛋摆在了香肠的两侧。

  “姨妈,我是真吃不动了,这还有两个鸡蛋,你也一起吃了吧。”

  “……”

  此时张红香的脸上终于起了微妙的变化,她低头看着餐盘中鸡蛋与香肠摆放的形状,大脑里忽然联想到了自己老公的生殖器。而紧接着又鬼使神差的联想到了刚才叫小明起床时的那个场景,高顶着内裤的粗肉棒,漏在裤头边外的大睾丸,这一幕幕场景让张红香的小脸霎时有些发烫。

  “姨妈,姨妈??”

  “……哦,额……吃不动就算了……嗯…那就放冰箱吧。”

  张红香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能想出这种下流的事情来?她尴尬的站起身来,将盘中的鸡蛋与香肠放进冰箱,然后羞愧的低着脑袋,拿着抹布打理起餐桌上的残羹剩饭来。

  张红香这一系列微妙的举动,小明是完全看在眼里,此时他知道姨妈的心理面已经起了反映,见此时姨妈正弯着腰,撅着晃动的大屁股在打扫桌面,小明便想再去试探以下这个丰满的女人。

  张红香此时身穿一件简单的居家服,那薄薄的裤子下面,却隐藏不住她那丰满肥厚的臀肉,此刻小明挺着裤裆里的肉棒,悄悄的走到她的身后,将鼓胀的裤裆轻轻贴在姨妈那高翘的肥臀上,然后故意的对张红香说道。

  “姨妈,我来帮你擦吧。”

  “不用不用……”

  正当小明想要再进一步试探的时候,张红香突然侧身一转,仿佛有意避开了小明的胯下,直接走进了厨房。

  小明见张红香一本正经的神态,便不敢再多做什么,只好灰头土脸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郁闷的坐在自己的床上,鬼脑子又开始转动了起来。

  还在厨房洗碗的张红香,其实根本没意识到刚才小明对自己的猥亵,此时她的心里面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自己那已经过世的老公。

  张红香有时觉得自己是个可怜的女人,刚过50老公就一命呜呼了,之后的日子里张红香也没有再去奢望过性爱生活。可今天当她见到小明的那勃起的内裤时,她居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念头。

  ’哎呀,我在想些什么啊?‘

  此时张红香觉得又羞耻又好笑,怎么自己都这个年纪了,还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这也难怪,自老公死后,自己也就再也没有享受过性爱的美妙,看来这以后的日子注定是寂寞孤独的。

  “姨妈。”

  “……嗯?怎么了小明?”

  张红香重返客厅的时候,就见小明此时背着书包,站在了走廊的门口。

  “姨妈,我想出去一下。”

  “出去?干什么去啊?”

  “呵呵,没什么,我第一次来A 市,想出去看看。”

  张红香知道小明这是在家呆烦了,想出去玩,便笑着对他说道。

  “呵呵,你病刚好就出去啊?那姨妈陪你一块去吧。”

  “哎呀姨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陪我出去,我会觉得怪的。”

  小明此时装着一副撒娇的样子拒绝着张红香的陪伴,张红香见小明憨厚可爱,也不好再说什么,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递给小明。

  “……姨妈,我不要钱,我就出去转转。”

  “傻孩子,出去哪能不花钱啊?拿着……”

  “嘿嘿,那谢谢姨妈喽。”

  小明接过去钱后,便高兴的出了家门。张红香见小明那欢快的背影,心中不禁感到一丝欣慰,同时又感到一丝忧伤,她回想起自己那过世的妹妹。

  ’妹妹啊妹妹,你的孩子小明现在已经长大了,他又乖又懂事,你就放心好了,以后这孩子就由我来呵护,我一定不会让他受半点委屈的……‘可惜张红香的怜悯与关爱,换来的却是一场让她意想不到的淫谋。

  淫贼小明此时出门并不是为了游玩,他的目的是想多了解一下现在A 市的情况。同时,在没有想到更好对付张红香的方法之前,他也不能再跟张红香单独相处了,因为小明担心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从而做出让张红香怀疑的事情来。

  内心沮丧的小明,漫步走在A 市的大街上,他没有想到原来一个良家妇女是这么难以勾引的。这让小明不得不从新思考针对的目标,也许表姐刘娜更好对付。

  小明感到有些无奈,如今他这特殊而又尴尬的身份,让他无法再向从前那样大显身手了,可长此以往下去,自己这伪装的身份难免会露出马脚,一想到方蝶,小明心中不禁又是一颤!

  小明不敢再多想,他一边走着,一边看着曾经那些熟悉的街道,发现这里跟两年前没什么改变,但却少了很多曾经的味道。两年前的A 市,无论是商城、街道、还是地铁,都暗藏着很多向他这么大的小贼,而如今这里虽然人海茫茫,但却再也找不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了,看来现在的A 市真的已经被彻底整顿了。

  此刻这个年少的小贼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感到一阵凄凉。这阵孤独的凄凉感,让小明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是孤军奋战了,便心灰意冷的低着脑袋,毫无目的的走在大马路上。

  待他走到一间小卖部的窗口时,便掏出一张纸币,对着里面叫道。

  “老板,给我拿包芙蓉王。”

  可没想到小卖部里面却意外的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我们这不给未成年人出售香烟,去别处买吧……”

  小明觉得这个沙哑的声音格外耳熟,便向里面望去,顿时他两眼一愣!不自觉的从嘴里说出了两个字。

  “洪…爷?”

  “……”

  此时,这间小卖部里,坐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老人,他用他老脸上那副厚厚的眼镜向窗外望了一眼,立马就见此人神情一变!紧接着就转身钻进了里屋。

  “哎?洪爷!洪爷!??”

  这时小明一边叫喊着,一边绕到了小卖部的后面,忽然发现这家小卖部是前后通畅的,前面是临着街道的小卖部门面,而后面却是一家临着胡同的私人诊所。

  小明抬头一看,见这家诊所的门牌上写着’老洪诊所‘四个字时,小明不禁会心一笑,然后便只身走了进去。

  这家诊所内充满了浓烈的中药味,昏暗、杂乱、且空无一人,小明此时在屋内看了看,见墙上挂着’妙手神医‘的锦旗,又是诡异的一笑,紧接着便高声叫喊了起来!

  “老洪!!宝哥让我来收债!”

  这一嗓子还真管用,立马就见刚才那个身穿白大褂的老男人,灰溜溜的从里屋走了出来。

  “放、放你娘个屁!小宝早就死了!”

  小明此时回头观瞧,顿时神情异彩!心中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面前站着的这个老人,年龄大约在70岁以上,又瘦又干的体形,花白的胡须上面,是同样花白的头发,满脸堆积着皱纹,正一脸惊恐的看着小明。此人便是A 市曾经的黑道医生——洪爷。

  其实洪爷今年才55岁,用他的话说,是自己年轻的时候纵欲过度,导致体内严重阴水不足,最终变成这幅老态龙钟的样子。洪爷家里世代行医,可到了他这一辈却捞了偏门,不好好研究医学,却将精力全部用在了女人身上,凭着祖传的几副秘方,骗了不少无知妇女,后又因为贪财而得罪了宝哥,从而被迫加入了黑帮。

  洪爷跟小明以前都是跟着宝哥混的,这一老一岁曾经干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但自从宝哥死后,两人便一拍即散,可没想到今天却又意外相见。

  “洪爷!真的是你!?”

  “哼!今天没查黄历,居然碰到了你这个闹门的小鬼。”

  此时洪爷一脸倒霉的坐在椅子上,端起桌子上的茶缸便头也不抬的喝了起来。

  小明看着洪爷这幅十分嫌弃的样子,便对他问道。

  “……洪爷,怎么了啊?这么多年不见,怎么一见面就这样说我啊?”

  洪爷端着茶缸,不情愿的抬头瞅了一眼小明,然后不好气的对他说道。

  “怎么了?哼!小宝一死你就窜了,害的老子我却吃了苦头,瞅瞅!老子现在混的多惨??”

  小明此时看了看这间窘迫的诊所,又瞧了瞧洪爷那一脸不爽神情,便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对他说道。

  “洪爷,我这两年也不好过啊,黑白两道都追着我呢。不过还好,今儿上天有眼!让我碰见您老人家了,您得帮我啊!!”

  “帮个屁!我现在是正经的医生,跟以往没有任何瓜葛,跟你更是没有任何关系,你赶紧走赶紧走……”

  说着,洪爷便站起身来,像赶苍蝇一样,将小明赶了起来。

  小明见后也没多说什么,他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在洪爷面前晃了晃,然后摆在了桌子上。

  “哎??你、你这是干嘛?”

  “嘿嘿,洪爷,您不帮我也行,我想在您这里买点东西。”

  洪爷一听便知道小明这小子没安好心,可见桌子上那张诱人的钞票,又不禁泛起了犹豫。

  “买什么啊?我这是诊所,没那些烂七八糟的东西。”

  “行了洪爷,咱俩谁不知道谁啊?我就是想买点对付女人的药,您老帮个忙。”

  说着,小明又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来。

  “……我、我不是说了么,我现在干的是正当买卖,没、没你要的那些东西!”

  小名深知洪爷是个要命的贪财奴,此时他啥话也没说的又掏出两张百元大钞放到了洪爷的面前。

  “……不是,小明啊,那个…你听我说啊,你要的那种的东西我是真没有!!再说我现在也想积点阴德,不想再干那种缺德事了……”

  没等洪爷说完,就见小明又将几张钞票摆在了洪爷的面前,这回洪爷的底气明显弱了许多。

  “小明你这样……我……”

  桌面上的钞票现在已经叠到了一千,小明看着已经开始为难的洪爷,不禁诡笑道。

  “呵呵呵……洪爷,您放心,这事我对谁也不说,而且这票我要是干成了的话,绝对少不了您的好处。”

  洪爷此时低头看着桌面上的钞票,沉思了半天,然后抬着花白的头发,眨着疑惑的小眼睛,对小明问了一句。

  “……你这到底要干啥啊?我记得你小子玩女人基本不用药的啊?”

  “呵呵,这您老就不用问了,总之这事比较棘手,您老就帮我一次吧……”

  洪爷见小明一副惆怅的神态,就知此事非同小可,又看了看桌上的钞票,便什么话也没说的站起身来,将诊所的大门关闭了起来,然后走进里屋,不大一会儿,便抱着一个木质药箱从里屋走了出来。

  洪爷将木质药箱放到桌子上,打开后小明便探头向里一看,发现药箱里面放着各种药品,有白色的药膏、透明的药水、黄色的药粉,还有红色的药油。这些琳琅满目药品让小明大开眼界,不禁对洪爷赞叹道。

  “呵呵,洪爷,您可真是宝刀未老啊,看来这些年您老也没闲着!”

  “行啦,你小子就别废话了,拿去吧……”

  说着,洪爷便将一瓶药水递给了小明,小明接过药水看了看,然后好奇的对洪爷问道。

  “洪爷,这是什么药啊?”

  “迷药,我自己配的,无色无味,人吃了会昏睡不醒,但你可千万别放多了,放多了的话……”

  “哎呀洪爷!我要的不是迷药。”

  “……那你想要什么药??”

  洪爷本以为这小子又想迷奸哪个少妇,可见此时小明却一脸淫笑的对他说道。

  “嘿嘿,洪爷,你这有没有能让女人产生欲望的药啊?”

  “……”

  洪爷此时见小明这幅淫贱的笑容,便断定这小子是想放长线钓大鱼。此时这个贪财的老男人捏了捏他那花白的胡须,然后装着一副为难的样子对小明说道。

  “呵呵,有是有,不过……你桌上这点钱好像不太够啊。”

  “哎?洪爷,我刚不是说了么,等这票干成了,您老就是我的亲大爷!到时候我肯定将您养老送终。”

  “放你娘的屁!你这是想让我早点死啊!??”

  “呵呵呵……洪爷,玩笑归玩笑,但这次真的只有您才能帮我,事成之后您老想要多少钱,您自己说。”

  “……”

  洪爷半晌无语的看着小明,此时这个老油条心中盘算着小明到底在打谁的注意?便一脸严肃的对他问道。

  “你小子给我老实说,你到底想要干嘛?”

  此时小明真的有些无奈了,尽管他知道洪爷是个要命的贪财鬼,但同时他也知道洪爷还是一个出了名的胆小鬼,看来现在不将整个事情告诉他,他是不会安心将药卖给自己的。

  可没想到小明将这两天的事情全部告知洪爷后,这个胆小怕事的老男人顿时一惊!吓出一身冷汗,立马站起身来,推搡着小明,将他驱赶了起来!

  “你小子是疯了吧??你连方蝶的注意都敢打??你现在就赶紧给我走!这钱我也不要了,就当我没见过你,走走走!!赶紧给老子滚出去!!”

  “哎!洪爷!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见死不救?再过两天老子都死无葬身之地了!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老虎屁股都敢摸!!?”

  “洪爷,洪爷!你相信我!我真的有办法对付她,我……”

  “出去吧你!!”

  洪爷一边说着,一边将小明推出了门外,然后将大门牢牢锁住,任凭门外的小明如何喊叫,也不再搭理。

  “洪爷!我求求您了,你得救我啊!!洪爷!?”

  门外的小明此刻还在不断的敲打着铁门,而屋内的洪爷却死死堵着大门,一脸倒霉的表情,心中暗自叫着苦。

  ’唉!老子就说今天没查黄历吧?真他娘的犯太岁!得罪B 市大佬,在车上烧死那么多条人命,现在又跑到女警方蝶家里,这小子八成是疯了!‘洪爷此时越想越害怕,过了一会见门外的小明渐渐远去,才稍微喘了一口气,一副忧愁的走进了屋内,赶紧将桌上的药箱收拾了起来。

  “嗯???我的’合欢散‘跑哪去了??”

  正当洪爷收拾自己的药箱时,他突然发现药箱中一瓶自制的药油竟然不翼而飞了。

  “呦!糟了!!”

  此时洪爷恍然大悟,紧忙跑出门外,可大街上除了一片人海茫茫之外,却怎么也见不到那个狡猾的小贼。

  “嘿!!!年年打雁,今儿个却被雁啄了眼!!”

  洪爷一脸怨念的责怪着自己,他万没想到小明竟然将他最宝贵的药水盗走,此时他感到非常担心,因为他知道那瓶药的威力。可很快,这个贪财的老男人又露出了一脸奸笑的表情来。

  “哼哼……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我看你能射多少精液!?让你也知道知道老子这药的厉害!!”

  之后,洪爷便只身走回了自己的医馆内,’哐啷‘一声,便将大门紧锁了起来。

  字节数:24816

  【完】
上一篇:【淫贼小明】【第一集】【完】           下一篇:【我做妇产科实习生的那些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