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保存到桌面
【风情谱之新市口】【第3集】【完】
【作者:小柔柔】
第三集

  站在楼洞口,刘亚东四处看了看说:「还是当年的样子,一点儿没变。」我尴尬的点点头:「上去坐坐吧。」进屋打开灯我把他让到客厅坐下,然后到卧室里换上家居服,倒了杯水放在他面前。

  刘亚东在客厅里看看这,看看那,笑着说:「收拾得挺干净的。」我笑了笑问:「你还有印象吗?我家还是老样子。」刘亚东点点头:「大概还有点印象,真没怎么变,好像就是铺了地板了。」一时无语,他喝了口水,忽然抬起头看着我问:「丁莹,你……你咋干上这个了?」我就怕他问这个,归其还是问了,心里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儿,抬起头我看着他说:「给你丢人了是吧?有个做小姐的初 中同学。」他听了,急忙摆手:「不是!我不是那意思!我不也是……嫖客吗?我还不如你了!你别误会!」听他这话,我稍稍觉得心里好受了点儿,沉默了一会儿,我说:「初 中毕业以后我就上了技校,后来进了工厂,没过几年就结婚了,前夫是我们厂里的保全。

  过了两年,有了个女儿,再后来……下岗……然后离婚了……」他听了问:「为啥?就因为你下岗?」我说:「这只是一方面,我前夫脑子活,后来自己做生意发财了,男人一有钱就想换老婆,何况我要文化没文化。」刘亚东听了问:「那你闺女呢?」我说:「跟他了。他条件好,闺女跟着他我也放心,他总不能亏待亲闺女吧?」刘亚东问:「他们现在在哪?」我说:「广州。」刘亚东点点头:「广州挣钱多。那你不想闺女?」我看着他说:「咋不想?可想了又有啥用?我养活自己还费劲了。不过我也想了,等我攒够钱,我就去广州找我闺女!」这是我的心里话,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刘亚东喝了口水,说:「咋干上这个了?」

  我苦笑了一下:「我这岁数,又没学历,又想挣钱,不干这个干啥?」他点了点头也没话了,我们都沉默下来。

  看看时间,临近八点,终于,我打破了僵局:「咱俩就这么呆着?」刘亚东一听想了想:「要不我走得了。」说着,他站起来就要走。从我身边过的时候我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等……等会儿……」他顿时站住了。

  我抬头看了看他,尴尬的说:「要……要不……玩儿玩儿?……你也别白来一趟……我不要你钱……就算是……」还没等我说完,他忽然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几张票子包括零钱都拿出来放在我面前的桌子上,然后说:「哪能……那样?毕竟老同学一场,这钱你收着,我走了。」我看看桌子上的钱,比起大活儿还多了许多,急忙站起来拉住他说:「虽然我干这个,但也不能白拿你的钱,走咱俩进去。」说着话,我硬拉着他进了卧室。

  他挣扎了一下也就放弃了,看意思他还是想玩儿的。反手关好卧室门,我走过去蹲在他面前伸手将他的运动裤和里面的裤衩扒了下来。皮肤挺白净,鸡巴软软的垂着,他刚要动,我忙小声说:「你别动!」我先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包消毒湿巾打开抽出一个,用手握住他的鸡巴仔细擦了擦,然后扶着他的大腿凑过去小嘴儿一张含住他的鸡巴头儿慢慢唆了起来。

  「啧啧啧啧啧啧……」我逐渐加力,鸡巴开始有了反应。

  「哦……丁莹……啊……哦……好爽……啊……」刘亚东仰着头舒服的哼哼着,鸡巴越来越硬。等到他的鸡巴完全硬邦邦了,我这才开始加上深度,小嘴儿慢慢吞进鸡巴头儿又继续往里吞进鸡巴茎,最后让他的鸡巴头儿顶在我的嗓子眼儿上慢慢转圈。

  我这么一来,他有点儿受不了了,急忙抽出大鸡巴:「丁莹,不行,忍不住了。」我对他笑了笑,站起来把衣服脱掉露出身子。刘亚东的目光紧紧盯着我,咽了口唾沫说:「真好。」说着他伸手摸捏起我的奶子来,我俩滚到了床上。

  「嗯嗯嗯嗯……哦哦哦……」他的手指插进我的屄里来回抠着,屄水儿被他抠出不少,我也来了感觉。

  「要不你穿个丝袜?」刘亚东在我耳边说。

  我看了他一眼问:「再蹬上高跟儿?」他点了点头。

  我从床上起来,打开衣柜拿出刚刚脱下的那条黑色包芯丝的开裆连裤袜穿上,然后又穿上高跟鞋。刘亚东看着看着突然从床上起来走到我面前把我翻了个身儿按在梳妆台上,他刚要上,我忙说:「等会儿,没带套。」他有些着急的说:「不带行吗?我没病,我相信你也没病。」我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默默的转过身,他在我背后用手捏住我的后脖子往下一按,我马上配合他的动作低头弯腰分腿撅腚,一个肥白的大屁股挺给了他。

  「噗呲!哦!」刘亚东的大鸡巴强有力的一插到底。「哦哦哦哦哦……啪啪啪啪啪啪……」他前后摆动着屁股犹如钟摆一样撞击着我,屄水儿滋滋的往外冒,我俩进入了状态。

  「啊啊啊啊……好……给力!……加油!……啊……再给点儿力!……啊!

  ……使劲儿!……啊……」我激烈的叫着,刘亚东卯足了力气抽送大鸡巴。我面前正好是梳妆镜,镜子里只见我长发乱摆浑身乱颤,两道弯弯的秀眉微微蹙起,双眼微闭,小嘴儿大大的长着,两个浑圆硕大的奶子前后晃动,我身后的刘亚东两眼紧盯着镜子里的我,鸡巴更加卖力的抽送着屄。「噗」的一声,他伸出一根中指直接插进我的屁眼儿里。

  「噢!」我尖叫一声,喊了句:「操!抠屁眼儿!?」「啪啪啪……啊!抠屁眼儿!……啪啪啪……噢……抠屁眼儿!……」刘亚东一边用力操屄一边使劲抠我的屁眼儿,前后都被占有,我的情绪也高涨起来,我浪淫淫的说:「刘……刘亚东……咋样?……啊!……操……操老同学……的……大……大屄……再……再……再抠屁眼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刘亚东突然加力,屁股像重锤一样一下一下猛击着我,最后他叫了声:「操啊!……」我只觉得屄里一热一鼓,热乎乎的东西喷了进来……「啊!……」我也接着尖叫了一声。

  「呼……」房间里终于安静了,我俩都停滞不动让身体恢复平静。

  慢慢的,刘亚东抽出已经变软的鸡巴,顿时一股白色的精子流了下来,我赶忙蹲在地上用手扒开屄让里面的精子都流出来。

  「哪儿有卫生纸?」他问。

  我忙指了指床头,他从床头拿过一卷卫生纸撕下一大块给我,我细细的擦了擦屄口,又把地板上的精子都擦干净,他也用卫生纸擦干净鸡巴。我到客厅扔掉卫生纸又倒了杯热水给他,顺便把桌子上的钱一股脑的都收起来。

  「真爽!」刘亚东喝了口水坐在床沿说。

  我笑着看看他说:「你也挺棒的,够猛!初 中那会儿我记得你就够健壮,现在也是一样。」他听了,用手指指膝盖说:「要不是这处硬伤,我非拿个省里的冠军不可。」我点点头,又问:「以前那些老同学你跟谁还有联系?」「张凯,除他以外我都没啥联系了。」刘亚东说。说完,他又冲我笑笑说:

  「当年凯子在班里追你,这事儿你还记得么?」我笑着点点头:「咋不记得?他还送给我手工画了。他现在干啥了?」刘亚东说:「你别看他当年又瘦又小的,现在行了,刑六大队的大队长!」我没听明白问:「啥叫刑六?」刘亚东说:「市局刑侦六大队的大队长。」我一听,吃惊的点点头:「哦,这么厉害?」

  刘亚东笑着看看我:「哪天有空,我安排你俩见个面儿?」我忙笑着摇摇头:「别了,我干这行,人家是刑侦大队长能见我吗?我都觉得丢人。」刘亚东听了把眼一瞪:「这是啥话!你干这个咋了?没偷又没抢!他张凯咋了?还笑话你?我就不信了!」我俩又聊了一会儿,看看时间不早,刘亚东说:「我回去了,明儿还要上班。」我点点头,穿上衣服拿好挎包和他一起从家出来,他见我穿成这样出去,问:

  「你去哪儿?」

  我笑着说:「去站街啊?拉客儿。」

  他点点头问:「你平常都在哪儿站街?」

  我说:「就在广场上。」

  我和刘亚东在武汉路路口分手,他步行,看样子他是把口袋里的钱都给我了。

  原本我想叫住他给他些钱,但又一想,没这个规矩,给小姐的钱是不能要回去的,他面子上也过不去,所以就没说话。我再次回到广场,看看没什么人,站在路灯下想着心事。

  初 中的时候,倒是有几个男生追过我,张凯就是其中一个,那时候大家条件都不好,但张凯更穷,经常中午饿肚子,人长得又黑又瘦,说实话我还真没看上他。可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多年以后张凯竟然成为了警察,而且还不是普通警察。

  我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不禁胡思乱想起来:假如当年我和张凯搞对象……毕业以后参加工作……然后结婚……有个孩子……那我现在不就成了刑警夫人了?

  ……想着想着我不禁笑了。

  「笑啥呢?」冷不丁有人在我耳边来了一句,吓了我一跳。我忙回头一看,竟然是梅姐。

  梅姐个头儿挺高,身材苗条,虽然四十出头,但风韵犹存,波浪发,长脸,大眼睛,鼓鼻头,小嘴儿,皮肤挺白,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碎花的开领衫,露出半个浑圆饱满的大奶子,下身是一条黑色不透肉的连裤袜,脚上一双七寸黑高跟,手里拎着一个金色的小包,她就是这身打扮,即便是冬天,只要梅姐出来拉活儿也只是穿一条连裤袜,只不过加厚而已。

  「你吓着我了。」我埋怨她说。

  「你傻乐啥了?打老远我就看见你。」梅姐笑着问。

  「没乐啥,刚接了活儿。」我说。

  「宝儿呢?」我问。

  「大姨家了,估计这点钟都睡了。」梅姐说。

  我看着她:「以后大晚上的你就少出来吧,多在家陪陪孩子。」梅姐打开手包,从里面抽出一支烟点上,说:「这些日子你晚上看见过我吗?

  已经很少出来了,不过手底下没钱,孩子花销又大,我再不出来,吃啥?」我看着她问:「下午那个活儿咋样?」梅姐使劲吸了一口烟说:「两个小年轻的,唱了个『二人转』」我笑着点点头:「行啊,魏全还真够照顾你的,这加磅的大活儿都给你留着了。」梅姐哼了一声说:「是他手底下那些小姐们不乐意接,这才想起我来,都是魏全宠的,一个个娇嫩着呢。」我听了说:「不就是3P吗?至于的么?人家又不是不给钱?」梅姐抽着烟:「其实也别怪她们,那些小姐又年轻又水灵的,这两个小年轻又带脏活儿,可不人家不愿意。」我听明白了,问:「啥?」梅姐说:「多给俩,加毒龙。」

  说着话,她扔掉了烟蒂又点上一支抽起来,梅姐的烟瘾很大,抽起烟来停不住。

  我俩说着话,但眼睛都往四处看。突然,梅姐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低声说:

  「国荣道那边过来一个,我看着像。」

  我忙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矮胖矮胖的男人从国荣道那边正往广场走,一边走一边放慢脚步四处乱看。梅姐拉了我一下说:「走,咱俩过去。」我紧随着梅姐迎了上去。

  「大哥,玩儿玩儿吧?」梅姐笑着走到男人面前小声问。

  凑近了,我这才看清,这个男人四十上下,矮胖矮胖的,圆圆的脑袋胖嘟嘟的脸蛋,头发稀疏有些谢顶,小眼睛,蒜头鼻,嘴巴不大,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一身黑色的西服西裤脚上黑皮鞋,手里还提着一个公文包。看上去文绉绉的,但显得有些疲惫又有些狼狈,就好像刚刚被老板炒了鱿鱼。梅姐比他高了足足一头,我也比他高了半头,看着他那样子我就觉得好笑,但忍着没笑出来。

  「啥意思?玩儿玩儿?」胖男人用胖手扶了扶金丝边的近视镜仔细看看梅姐又看看我。

  梅姐笑着点点头:「是啊,我陪您玩儿。」

  矮胖男人愣了一下,忽然恍然大悟的说:「哦我明白了……」他压低了声音问:「你俩是小姐吧?」看着他的表情,我和梅姐实在忍不住都笑了。

  梅姐点点头说:「您说对了,我们是小姐,大哥,玩不玩?」矮胖男人见我们笑,他也嘿嘿的笑了两声,小声问:「都能玩啥?」梅姐小声回答:「只要价位合理,您想咋玩儿都行。」矮胖男人听了,小眼睛转了转,又看看我和梅姐,点了点头认真的说:「行!

  玩儿就玩儿!今儿我也豁出去了!」

  听他这么说,我和梅姐更乐了,我笑着说:「您……还挺逗……」梅姐问:「您挑吧,这是我妹子,她的活儿比我好,咋样?」我在旁边忙说:「姐,还是您来吧。」我俩这么推让,矮胖男人忽然说:「都来吧。」我一听,心说:怎么着?就您那样儿还想双飞啊?

  梅姐看着他问:「大哥,您的意思是让我俩一起?」矮胖男人点点头:「那是自然。」我和梅姐一听,互相对视一眼,梅姐问:「大哥,我俩一起不是不可以,可价格就……」没等梅姐说完,矮胖男人打断她:「你怕我没钱?我告诉你,我有钱!」我在一旁笑着说:「谁敢说您没钱?不过大哥,这双飞也有好几种了。」矮胖男人看着我问:「啥叫好几种?」我笑着说:「您要是想玩儿个痛快的,那我推荐您就来个全套包夜儿!」梅姐在一旁小声解释:「就是玩儿一晚上,随便怎么玩儿都行!射多少次都行!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就是价格上……」似乎一提到价格,矮胖男人就有反应,他打断了梅姐说:「我有钱!用不着你说。行,那就全套包夜儿!」这下好了,碰上这么个傻乎乎的男人,钱肯定好挣。我和梅姐对视一眼,心照不宣。我急忙走过去挎住他胳膊说:「今儿可遇上贵人了,要双飞全套包夜儿。」我们三个说笑着离开了广场。

  梅姐一般不去来日旅馆,她的老地方是魏全的「情侣屋」情侣屋距离新市广场也很近,就在百福大街上。一到晚上,情侣屋就打开所有的粉红色霓虹灯,打老远就能看见。情侣屋比来日旅馆条件要好得多,占地面积也大,房间也多,里面的设施也很齐全。听说这里有种房间叫『VIP包房』里有各式淫具甚至还有马凳、秋千。

  我们三个进了情侣屋,一进门是个大厅,大厅装修得挺豪华,除了前台以外四周有许多茶座沙发供客人们等人,还提供免费的茶水。前台后面有个角门,上面写着『经理室』到了前台,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看见梅姐笑着点点头,梅姐笑着说:「妹子,麻烦开个标间儿。」前台桌面上有价目表,矮胖男人凑过去看了看突然说:「要一个VIP房。」梅姐顿时一愣,然后小声对他说:「大哥,我在这儿熟,开标间儿不花钱,开VIP的话您就要花钱了,标间儿也不错,一样玩儿得舒服开心。」矮胖男人听了却摇了摇头:「开VIP,我有钱!」说着,他伸手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夹子,打开后抽出整整一叠票子递给服务员,我和梅姐在一边看着直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要知道,这情侣屋的VIP房价格可是不便宜,而且是按小时计费,矮胖男人一出手给了这么多钱,我估计了一下这些钱到明天早晨是没问题了。梅姐急忙拦住,看着他问:

  「大哥,您可以开VIP,但您想好了,咱们完了事儿如果时间富裕,您就只能等着,人家可不退钱!」其实梅姐是好意,怕他花冤枉钱,不想矮胖男人把小眼睛一瞪冲梅姐说:「你要是有意见你掏这个钱?」这话顿时让梅姐语塞。

  我在旁边使劲捅了梅姐一下,意思是说「你管他呢!他的钱,爱怎么造就怎么造!别少了咱俩的钱不就得了!?」梅姐也知道我这个意思,只是看着这男人纳闷儿。

  女服务员高兴的接过钱从柜台里拿出一串钥匙递给他,笑着说:「二楼208,祝您愉快。」男人二话不说,接过钥匙带着我俩上楼。情侣屋一共只有两层,一楼的房间比二楼多出一倍,同样的面积,二楼只有几个房间,所以每个房间都很大,装修十分奢侈。门,都是高级木门外面还包了一层皮面。打开门进屋房间足足有80平米,迎面扑来一股香气,屋顶的吊灯发出粉红色的灯光,地面上铺着地毯,墙壁四周衬着高级壁纸。正中央是一张柔软的大床,床上铺着大红色绣花的床单,两个绣着喜字的枕头整齐的摆在床头。床对面的墙上镶嵌着宽大的液晶电视,电视下面是个长方形桌台,桌台上摆着许多东西,桌台旁边有一个饮水机,饮水机旁边立着两把折叠椅。值得注意的,就在大床的一侧,摆着一个半人多高两米多长只有几公分宽的长条『凳子』周身用黑色皮革包裹起来,上面还铺着一个红色的软垫儿。说是凳子又不太像,我看着奇怪走到跟前摸了摸问:「这是啥?」梅姐凑过来看了看说:「是马凳。」我似乎明白了,点点头说:「这就是马凳啊?」梅姐走到跟前,跨步坐在马凳上然后往前一趴,我在她后面一看,正好露出了屄和屁眼儿,高度正合适。我笑着说:「咋琢磨的,真有意思。」我是第一次进这种VIP房,感觉挺新鲜。

  梅姐从马凳上下来,走到房间旁边的厕所,打开门和灯,我走过去看了看,赞了声:「真不错,还有澡盆了。」只见厕所的面积不小,顶头是个大白瓷澡盆,冷热水一应俱全,墙面和地面都镶瓷砖洗手盆、马桶也都是高级的。

  梅姐从厕所出来笑着对矮胖男人说:「大哥,还没请教您贵姓了?」矮胖男人点点头:「我叫周放牛。」「啥?放牛?」我一听就笑了出来。

  梅姐瞪了我一眼然后笑着说:「我叫小梅,她叫莹莹。周哥咱们先洗洗吧?」周放牛听了,点点头把公文包扔在床上就开始脱衣服,我和梅姐也迅速脱个精光然后帮他脱衣服,一边脱我一边仔细观察,这位周放牛保养的还真不错,皮肤十分白皙还特别嫩,只是有些婴儿肥,胳膊上、肚子上都是肉。上衣脱完了,梅姐正要扒他的裤子,周放牛忽然说:「要不我自己来吧?」我笑着在一旁说:「周哥,您还不好意思啊?还是我们来吧。」梅姐笑着把他的裤子扒了下来,再一看,梅姐突然叫了一声:「呦!」我急忙凑过去仔细一瞧,也叫了出来:「呀!」一般来讲,人身上的『零件』和身高都有关系,高个子的人,手脚都大,反之,矮个子的人手脚都小,鸡巴也是如此,保准个头儿的男人鸡巴大小长度适中,像是周放牛这种矮矮胖胖的男人应该鸡巴也是短粗。我和梅姐干这行不少年,可谓经验丰富,但今儿的情况的确太特殊了。这位周哥里面穿着一条黑色的四角裤,因为他胖,所以四角裤是大号的,这倒无所谓,让我们惊讶的是,从四角裤的裤边儿探出了一大截软软的鸡巴,鸡巴头儿都快接近膝盖了!再看四角裤的中间鼓鼓囊囊被顶起了好大一块,幸亏他的西裤宽松,否则一准儿看得出来。我和梅姐当时就愣住了,周哥见我俩惊奇的样子诺诺的说:「我没病,我很健康,真的,真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四角裤脱掉。好家伙!两个软哒哒的大蛋子儿瞬间坠了下来,黑黝黝的鸡巴毛儿被挤成一团,鸡巴茎又粗又长呈深肤色,鸡巴头儿软软的像婴儿拳头。我和梅姐对视了一眼都有点儿不知所措。

  字节数:14327

  【本集完】
上一篇:【风情谱之新市口】【第2集】【完】           下一篇:【女警文洁】【第15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