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保存到桌面
【风情谱之新市口】【第5集】【作者:小柔柔】【完】
第五集

  这声音冷得让人起鸡皮疙瘩,顿时场面安静下来。经理室的门一开从里面走出几个人,站在最前面的,又瘦又高,个头足有一米八,一张驴脸,留着分头,三角眼,大嘴巴,最有特色的是他的鼻子,大号的鹰钩鼻。他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西服,里面是白衬衫,下身黑西裤黑皮鞋。他,就是魏全,新市口的老大之一,跟在魏全身后的几个人一个个都很壮,有高有矮,其中两个我还认识,都是魏全手底下比较横的人物,其中一个矮胖子满脸横肉的是秦成,还有一个中等个头但十分健壮的是刘拐。

  「魏……魏哥,我不知道您也在。」梅姐马上换上一副笑容说。

  我也急忙笑着对魏全说:「魏哥您好。」

  魏全冷冷的站在那里,翻着三角眼看了看我们,尤其看了看周哥。这才皮笑肉不笑的说:「哦,是梅芳啊。你刚才闹啥?」梅姐似乎有些激动,忙说:「魏哥,这位是我的客人,昨儿夜里开的房,也怪我没交代清楚,我客人打开了一个包,可东西一点儿都没用!我想让这位姐姐通融通融,可是不行,我就交钱,可她张口说啥2800?!这……这不是开玩笑?」魏全皱着眉头听她说完,问:「你说啥叫开玩笑?」梅姐忙说:「一个塑料的玩意儿,连用都没用过,咋能要人家2800?魏哥,好歹您看我的面子,好歹这是我的客人,您……」还没等梅姐说完,魏全身后的刘拐突然把眼一瞪骂:「梅芳!操你妈的!你的面子?你的面子还不如擦屁股纸!你个屄货!站这儿充什么大!?」刘拐说了这些话,魏全一句都没拦着,当时气得梅姐浑身哆嗦看着刘拐说:

  「你……你凭啥骂我?」

  刘拐瞪着眼过来就想伸手,嘴里骂:「操你妈的!骂你是给你面子!老子收拾你!」这时,魏全才说了句:「行了!」

  顿时刘拐退了下去。我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笑着说:「魏哥……」还没等我说下面的话,魏全白了我一眼冷哼:「丁莹,这里有你说话的余地吗?」我当时便闭上了嘴。

  魏全看了看梅姐,说:「梅芳,我魏全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清楚。你最难的时候我托了你一把,当然了,后来你把钱都还上了,但那是应该的。不过这几年下来,你在外面接活儿到我这儿开房,我一分钱都没要过你的,这钱我不是不要,但我不想找你要,我想找他要。」说着,魏全指了指周放牛,然后继续说:

  「这次算是你还钱给我了,既然你的客人出手这么大方,那我想人家也不在乎这点小钱。2800,少一分钱你们三个谁也走不了。」魏全说完,冷冷的看着周放牛说:「哥们儿,对不住啊,今儿你给了这个钱你就走,给不了,你就走不了。」说话同时,他掏出一部黑色的手机放在柜台上说:「这儿有电话,你是打110也好,还是叫人给你送钱来也好,你自己选,随便,但我告诉你,就是你把警察叫来也没用,嘿嘿。」魏全说这话并不是吹牛,他在新市口混了这么多年,虽然不像包老三那样跟某位市局领导拜把子,但也是手眼通天,白道黑道通吃总是的。

  「魏……哥!」梅姐突然喊了一声,我在旁边一看,梅姐竟然掉下了眼泪。

  这还是我头次见梅姐掉眼泪,她老公失踪没见她哭过,她生孩子没见她哭过,甚至那年被那个河南小子暴打一顿都没见梅姐哭过,但今儿她竟然哭了。

  梅姐说着话,扑通一下跪在魏全面前说:「魏哥!您对我好,我知道。我只求您今儿给我个面子,让我客人走,您的钱我一定还给您!保证一分都不少!」可无论梅姐怎么说,魏全就是站在那里,冷冷的,面无表情。

  就在这时,周放牛忽然说话了:「小梅,你这是干啥?快起来。」说着,他一把搀住梅姐的胳膊把她拽起来。周放牛扶了扶金丝边眼镜,看了看魏全和他背后的那些人,说:「咱们都是男人,别让女人为难,不就是钱吗?

  我有钱。」

  魏全听了这话,咧咧嘴说:「说的真好!咱们不难为女人,那你就掏钱吧!」周放牛愣了一下,忽然蹲在地上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掏出钱夹,然后一张一张数,整整数出28张,递给魏全说:「你,你点点。」魏全连手指都没动,看了旁边的女服务员一眼,女服务员急忙把钱接过来放进验钞机里过数,然后告诉魏全:「经理,2800。」梅姐见周放牛已经给了钱,伸手跨住周哥的胳膊气哼哼的说:「我们可以走了吗?」魏全却盯着周放牛:「走?哪这么容易!」

  说着,他看看手机上的时间:「你们大早起就在我这儿闹,这都快一个多小时了,影响了我的生意,这个账咱们可要算清楚!」我心说:操你妈的!哪有一个多小时?顶多20分钟!

  周放牛也有些急了他二话不说把钱夹子打开把里面所有的钱都掏出来,整整一厚叠,伸手递给魏全说:「我赔你!够了吧!」女服务员连忙接过来又在验钞机上点数,最后告诉魏全:「经理,3200整。」直到这时魏全才有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拍了拍手:「好样的!拿钱不当钱!哥们儿!我佩服!哈哈!」梅姐站在那里浑身气得直哆嗦,牙齿咬得咯咯响,看了魏全一眼问:「魏哥,我们可以走了吗?」魏全冷哼了一声:「咋?我还要开个欢送会是咋的?快滚吧!」说完,他扭身进了经理室,他身后的刘拐、秦成也跟着进去了。一片乌云总算散去,我们三个狼狈的走出情侣屋。

  出来以后,梅姐紧紧挎着周放牛的胳膊拐进了附近的一个小胡同。

  「周哥……我对不住你……」梅姐一边擦着眼泪说。

  说完,她从挎包里掏出周哥刚才给她的钱,犹豫了一下看着我说:「莹莹,算我借你的行吗?」梅姐这意思我当然明白,虽然心里非常不愿意,但想起刚才魏全的所作所为,我咬了咬牙从包里一分不少的掏出周哥给我的钱递了过去。梅姐感激的看了看我,然后把所有的钱塞给周放牛说:「周哥,对不住了。」周放牛一见,急忙推了回来,他扶了扶眼镜:「这不行。你别看我窝囊,但我至少比你们能挣钱,这可不行。我有钱,我有钱……」话音未落梅姐攥起拳头捶了他一下,恨铁不成钢的说:「您就别说了!您总把『我有钱』挂嘴边儿,那坏人不打您的主意打谁的主意?!以后您千万别再说这个了!」周放牛一愣,憨厚的笑了笑点点头。

  我见他不要钱,心里高兴,在一旁笑着说:「我就知道周哥您不是凡人!好歹吐口唾沫都够魏全那个王八蛋吃几年的!」周哥问:「小梅,你说那个魏全是干啥的?」

  梅姐恨恨的说:「人渣!杂碎!操他妈的!他就是个流氓!混混!混蛋!王八蛋!」我说:「这魏全是新市口的地头蛇,情侣屋就是他开的。」周哥听了点点头,他拍了拍大腿笑着说:「也好!破财免灾了!呵呵,口袋空空也没啥惦记着的……」忽然,他把手伸进裤子口袋一摸,竟然掏出几张散票子,点了一下有一百多,随即乐着说:「呵呵,你看,我还有钱!有了这个就不用走回家了!哈哈。」我和梅姐看着他,都觉得他像个孩子,有点儿单纯又有点儿天真。梅姐把我原来那份钱又还给了我,她忽然对周放牛说:「周哥,您要是不介意,能不能让我送您回去?」我听了心里奇怪,心说:这是哪里的规矩?

  可梅姐却两眼看着周哥,周放牛也是愣了一下问:「这是干啥?」梅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我有点儿不放心,您要是不乐意我这就走。」周放牛想了想说:「我有啥不乐意的,走。」梅姐见周哥同意,急忙挎着周放牛的胳膊然后对我说:「妹子,你先回去吧,回头见。」看着他俩坐上出租车走了,我觉得梅姐似乎有些不同以往。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早八点,虽然昨晚睡了一会儿,但到了现在也觉得困意阵阵。我也懒得吃早点,匆匆洗了个澡,拉好窗帘躺在床上,回想到今天早晨跟魏全的交涉,我觉得心里冷冷的。黑道就是黑道,没什么仁义,为了钱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梅姐也真是寒了心,估计她以后不会再去情侣屋了。想着想着,我沉沉睡去。

  这一觉直睡到下午两点,要不是手机响了,我还做着梦。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诈骗电话!我恼火的按掉。可毕竟是醒了,我又在床上懒了会儿,这才起来。

  感觉肚子饿,煮了两袋方便面又加了两个鸡蛋。吃完饭,收拾了一下屋子,看看表刚过四点,我收拾了一下,化了化妆穿上一条黑色的开裆连裤袜外面套粉红色的运动服,脚上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拿起挎包我从家出来。到门口,我招了辆三轮摩托把我送到海鹏夜总会。

  我和包老三上过床,和魏全睡过觉,但论起来我和李瘸子交情最深。我刚做小姐那会儿就在李瘸子的店里,后来虽然当了自由人,但和他的关系却很好,算下来也有好些年了。

  海鹏夜总会在进步道的顶头,对面就是新区第一大道,平日里人来人往客源丰富。海鹏夜总会共有三层,每层的面积足有六七百平,第一层是舞池大厅,第二层为K歌的包房,第三层是管理组。下车给钱,我扭着屁股走进海鹏夜总会。

  这个点钟夜总会里很安静,晚上8点才开始营业。一楼布置得很豪华,进了这里有种进了电影院的感觉。一个年轻人,十七八的年纪,瘦高瘦高的,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黑色的皮鞋正在那里做卫生,一见识我,笑着说:「莹姐,您来了。」我笑着点点头问:「小六,苏月呢?」

  花小六说:「这个点儿苏姐还来不了。」

  我又问:「经理呢?」

  花小六指了指上面。我点点头绕过吧台上楼。李瘸子没成家却有两个干儿子,一个叫赵石头,一个就是花小六。都是李瘸子从孤儿院里捡来的,花小六并不是外号,是真实姓名,当初被人送到孤儿院的时候身上有张纸条,名字就叫花小六。

  他和赵石头不同,不喜欢学习,不过打起架来却是不要命的主儿,你别看他年轻,已经经历过不少大阵仗。赵石头比他大两岁,刚拿下大专学历,学的是会计,现在是海鹏夜总会的副经理,专门为李瘸子管账。

  上了三楼,楼道两边有几个房间,门口挂着牌,有经理室、财务室、保卫、后勤等等。我走到经理室门口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李瘸子在里面问:「谁啊?」我忙说:「是我,丁莹。」「哦,进来吧。」李瘸子说。

  我推门走了进去,经理室有个100平左右,很宽敞,地板、墙纸、吊顶、沙发一应俱全,一张双人床挨着窗户摆着,床前有老板椅,李瘸子坐在老板椅上正抽烟,他面前是一张大号的老板桌,桌子上摆着电脑和其他杂物。电脑连接着监控室,可以随时监控外面的情况。我关好门,走到沙发上坐下,李瘸子眼睛看着电脑问:「咋?你今儿够清闲。」我看着他说:「昨儿刚跟梅姐接了个包夜儿的双飞。」李瘸子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盯着电脑,点点头说:「行……不错……」我恨恨的说:「操他妈的!差点儿被魏全那个王八蛋给搅了!」他听到我骂魏全,这才把眼睛从电脑上移开看着我问:「咋了?」说着,李瘸子站起来倒了杯水走到我面前放在茶几上,然后坐在我旁边。李瘸子比包老三和魏全的年纪都大,今年五十出头,个子大概一米六五,干瘦干瘦的,尖脸留分头,小眼睛,小鼻子,小嘴,他上身一件白色的衬衣,下身黑西裤,脚上的皮鞋锃亮,虽然又瘦又小但却一团的精气神。

  李瘸子不仅不瘸而且还练过功夫,身体棒得很。但为啥大家背地里都叫他李瘸子呢?原因就是他刚出来混的时候,因为身体单薄往往被对手轻视,殊不知他却是个狠角色,打架必伤人,而且往往都是攻击对方的下三路,要是被他一脚蹬在腿上,骨断筋折。当年新市口几个比较横的混混都被他打成了残废,从此这李瘸子的外号也叫响了。

  我把早晨在情侣屋的事情详细的跟李瘸子说了,他听完冷冷一笑说:「要我说,是那个姓周的活该!」我瞪着他问:「咋叫活该?!」

  他看了我一眼说:「谁让他露富的?还别说是在新市口,就是在其他地方,你总说自己有钱,那不是找倒霉?」我听了争辩:「就即便是露了富,那也差不多得了,一口气吃个胖子?新市口还没这道理!」李瘸子点点头说:「现在人家魏全不是开了先例了?一个VIP就收了六千,也真难为这小子,他也不怕报应。」说着话,他从茶几上的云烟盒里抽出一支,我忙凑过去拿起打火机给他点上,一边点烟我一边说:「哥!这魏全也该管管了,他这么黑,以后谁还去情侣屋?

  去不去情侣屋倒是小事儿,坏了新市口的名声大家都跟着他倒霉!」李瘸子看了我一眼说:「我管得了他?现在啊,谁也管不了谁,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不过,我听说他现在和一帮东北人走得比较近,听说要合作开个KTV。」我听了冷哼一声说:「开了也没人去!万一喝他一口水找人家要100元那怎么得了?」李瘸子忽然阴沉的说:「他怎么赚钱我不管,能赚钱证明人家有本事,但我听说那帮东北人都是『吸粉』的,魏全要是把那东西带进新市口可不成!」吸粉就是吸毒,新市口有规矩,黄、赌都可以来,但唯独毒品不能有,当初包老三、魏全、李瘸子曾经坐在一起聊过这个事儿,大家一致认同新市口不能有毒品。黄、赌顶多就是蹲几年大牢,但沾上了毒品肯定会枪毙,而且官方也不会容忍毒品的存在。

  我一听,忙问:「那魏全是想沾那东西?」

  李瘸子说:「他想不想不知道,不过要是卖,还别说官面上的事情,就是我和包老三也不会答应。」看他的表情,我知道李瘸子说的不是假话。我俩又聊了一会儿,李瘸子说:

  「待会儿陪我吃个饭?」

  我一听笑着点点头:「等您这句了。」

  李瘸子忽然也笑了,说:「吃饭之前要不我先点你一炮儿?」我听了故作吃惊的笑说:「啊?!还带这个啊?」我俩对视一眼都笑了。我和他认识那么多年,再熟悉不过,李瘸子和别人不一样,他本身有毛病,鸡巴硬不起来,也就是通常说的阳痿,但后来他发现有一种方法能刺激让鸡巴硬,就是旁观真人秀,看黄片都不管用,必须要现场旁观才行。所以每次我陪他的时候都需要让赵石头和花小六过来『帮忙』李瘸子掐灭了烟头站起来走到老板桌前顺手抄起一部黑色的通话机说:「小六、小六?」不一会儿通话机里传来小六的声音:「爹?」李瘸子说:「你叫上石头来我这儿一趟。」

  小六答应:「知道了。」

  放下通话机我在一旁笑:「刚我上来的时候看见小六了,那孩子挺有人样子的,您也该提拔提拔他了。」李瘸子摇了摇头说:「那小子一根筋就知道打仗,我拦还拦不住了,还提拔他?」我笑:「让他当个小领导啥的,手下管几个人,或许就稳当了。」李瘸子说:「我还是喜欢石头,知道上进,有头脑,有文化,有文凭,又学的会计,懂赚钱,早晚我退休,就是他了。」我笑:「手心手背都是肉,您还偏心啊?」

  我们正聊着,外面有人敲门,李瘸子喊了句:「进来。」门一开,花小六在前,赵石头在后走了进来。赵石头虽然只比小六大一两岁,但显得十分老成,一身体面的灰色西装,一米七的标准个儿,三七分头,浓眉大眼真是一表人才。赵石头关好门,一见这阵势大概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笑着冲我说:「莹姐,又让您受累了。」我笑着看着他:「这才几天没见,你又帅了许多,我都不好意思跟你客气了。」李瘸子在一旁赞许的看着赵石头说:「还是石头像我年轻那时候。」我听他说这话,怕小六不高兴,看着小六说:「小六,你也不差,等你到你哥那年纪肯定比他帅!」小六乐呵呵的点点头。李瘸子一屁股坐在沙发里说:「别愣着啦!动起来吧?」我们三个一听忙动作起来,迅速脱光衣服,我走到他俩中间跪在地上两手握住两根大鸡巴唆了起来:「嗯嗯嗯……啧啧啧……臭小子!还有尿呢!……嗯嗯嗯嗯……啧啧啧……」这两根儿大鸡巴又臭又骚也真让我为难,好在我们在一起乱搞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早已经熟悉。没一会儿的功夫,两根大鸡巴纷纷梆硬,高高指向天花板。

  我刚站起来,赵石头便搂住了我的腰跟我亲嘴儿,小六绕到我背后把手伸出来捏住我的奶子揉,一边揉奶子一边用硬邦邦的大鸡巴在我屁股缝里蹭。等赵石头松开我,我这才说:「石头,把我包儿里润滑膏拿来。」他答应一声走过去打开我的包从里面拿出润滑膏递给我,我拧开盖子挤出一大股润滑膏抹在屄上,然后又挤出一股子用手指捅进屁眼儿里。准备工作做完,我拉着他俩走到李瘸子面前。小六色急,还没等我站好便两手一按我的肩膀将我撅了起来,他在后面挑着鸡巴塞进我的屄里:「噢噢噢噢……哦哦哦……六儿……够给劲儿的……」我一边撅着屁股前后挺动一边说。我这儿还没说完,赵石头走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头发使劲将我的头往下按了按,然后送出大鸡巴操进我的小嘴儿里动作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哦哦哦哦哦……唔唔唔……」我在他们两个夹击之下身体乱晃,两只小手紧紧扶住赵石头的大腿。李瘸子坐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们,他慢慢脱掉裤子用手摆弄起软软的鸡巴,过了一会儿,他对小六说:「小六,你别紧操她屄眼子,操她的屁眼子!操屁眼子!」小六听了,急忙答应一声迅速抽出鸡巴然后用两手扒开我的屁股露出棕褐色的大屁眼儿,鸡巴头儿顶在屁眼儿上往里一用力,借着润滑膏就操了进去。

  「哎哎哎哎哎……屁眼子……啊啊啊……哦哦……我的屁眼子……啊……哦……」我随着小六的动作前后耸动嘴里浪叫。赵石头看了看鸡巴上的唾沫,用手撸了撸又急忙塞进我的嘴里。李瘸子坐在我侧面,伸手捏住我的一个大奶子揉了揉,然后笑着说:「调头!」小六得了命令迅速把我拉直了腰,他抽出鸡巴用手好歹撸了撸然后按下我的脑袋塞进了嘴里。赵石头乐呵呵的扒开我的屁股看了看,挺起鸡巴对准我的屄眼儿就操了进去。「咋这舒服!……哎呦……」赵石头一边嘟囔着一边甩开屁股用力操,顿时我又叫了起来。「嗯嗯嗯……莹姐……真爽……唆的真紧……」小六低头看着我,我快速的用小嘴儿套弄他的鸡巴头儿,小六有点儿坚持不住了,他抱住我的头来回抽送屁股让鸡巴深深插进我的嗓子眼儿里。「哦……莹姐……哦……真爽……爽了……」小六激动的叫了几声鸡巴一个劲儿乱挺在我嘴里射了出来。

  「咳咳咳……」我推开小六,咳了几声把精子都吐了出来。赵石头见小六完事儿了,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然后我坐在他身上劈着双腿上下运动,我们面对着李瘸子,让他能看得更清楚。

  「爹……您看清楚了……我……我是怎么操这个婊子的……哦……哦……」赵石头也来了情绪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往上送屁股。

  「啊啊啊啊……」我对着李瘸子上上下下耸动浪屄里插着一根儿大鸡巴,就这个场面可比黄片刺激多了。李瘸子两眼紧盯着我们,鸡巴也逐渐有了硬度。

  「爹……我坚持不住了……屄紧……啊……」赵石头哆嗦着喊了两句,鸡巴一送就在我屄里射了出来。

  李瘸子看到这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我急忙从赵石头身上下来背对着李瘸子跪在了沙发上。「嗯……」李瘸子快步走到我背后一弯腰把鸡巴顶在我的屁眼儿上操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屁眼子……又挨操了……啊啊啊啊……我的屁眼子……啊啊啊啊……」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的鸡巴要比小六的软了几分,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状态。

  李瘸子一边紧着往我屁眼儿里送鸡巴一边弯腰用两手攥住我的两个大奶子猛捏,他的劲儿挺猛,大腿撞在我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响声。「噢噢噢噢……亲老公!……哦哦哦……亲丈夫!……屁眼儿不行了……啊啊啊……好爽……屁眼儿……啊……」我迎合着李瘸子的动作高声浪叫着。

  他的鸡巴软哒哒送进屁眼儿里真没什么快感可言,但为了迎合他我不得不这么做。小六和石头见我俩操上了都急忙穿好衣服溜了出去。

  「啪啪啪……啪啪啪……」李瘸子又操了几下,似乎知道自己差不多,只好把软哒哒的鸡巴抽了出来。

  他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有些灰心。我一见,急忙拿出卫生纸凑过去跪在他的两腿间擦干净鸡巴然后小嘴儿一张叼住了猛唆。

  「行了,莹子,别费劲了。」李瘸子推开我。

  「咋了?刚才不是挺好的?」我抬头看着他问。

  李瘸子摇了摇头,站起来提好裤子说:「本来就不争气,又这个岁数了,有那心也没那力。算了。」说完,他重新坐下点上一支烟。我见他的确不玩了,这才用卫生纸擦干净屄和屁眼儿穿上运动裤。

  李瘸子这个事儿尽人皆知,但谁也不敢提,提了就是犯忌,我自然不敢说,只和他聊别的。「哥,我跟你说个找乐儿的事儿。」我笑着说。李瘸子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我继续笑着说:「前儿我碰上苏月了,她给我介绍了个客,我跟人家定好晚上见面,等一见面我一看,竟然是我中学同学!」李瘸子一听也笑了,问:「这巧?」我点点头:「说的是呢!就这么巧!这么多年没见,还是人家先认出我来的!」李瘸子点点头:「归其呢?」我笑着说:「归其我给领家去了,他中学的时候就经常上我家来。」李瘸子问:「然后呢?」我笑着说:「给钱,揍屄。」

  李瘸子一听,笑着摇摇头说:「够扯的!」

  我甩了甩头发说:「咋了?同学的钱就不能挣了?难不成让他白玩儿?」他摇摇头说:「你干这个他也上?」我看着他问:「干啥不上?我又没病。他上了,还爽得不行呢!」我忽然想起苏月给我显摆手镯的事儿,问:「哥,我听苏月说前儿来了几个老板非要点苏月,还当场给了她个镯子?」李瘸子点点头:「嗯,有这事儿,当时我在场。」说着,他抽了口烟继续说:

  「几个南边过来的老板,唐欢带过来的,消费水平不低。」我点点头,问:「咋就看上苏月了?场子里那么多小姐呢。」李瘸子说:「人家有钱,玩儿也要玩儿牌头,一般小姐都不入眼,那天正好苏月在班上,就看上她了。」我有些羡慕的问:「给了不少吧?」李瘸子白了我一眼说:「给的是不少,可苏月也到位了,整整折腾了一宿,脏活儿玩儿了遍。」说到这儿,他忽然笑起来冲我说:「你猜转天苏月跟我说啥?」我忙问:「啥?」李瘸子笑着说:「苏月跟我说『操他妈的!最后我嘴、屄、屁眼子都木了!』哈哈……」我一听也笑得前仰后合:「操!真的啊!」我们又聊了一会儿,他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冲我说:「走,咱们去吃个饭。」我们一前一后从海鹏出来,正往饭馆走,忽然我听见手机铃声响起。拿出电话一看,只见手机上显示一个号码刘,我想了想,忽然想起这个「刘」就是那天晚上找我玩口活儿然后又说安排我装作他的秘书的那个男人。想到这儿,我忙停下脚步接听电话:「哎,刘先生,是我。」那边刘先生听我接了电话说:「莹莹是吧,晚上有事儿吗?我想请你吃个饭,说说上次那个事儿。」我一听,忙说:「我没事儿,跟您在哪里见面?」刘先生说:「宋厂大街你认识吗?」我点着头说:「认识。」

  他说:「那好,宋厂大街上有个餐馆叫四季酒家,八点,你在四季酒家门口等我。」我忙说:「好,好,我准时到。」

  放下电话,李瘸子凑过来问:「咋?你有事儿?」我点点头说:「哥,不能陪您吃饭了,我来了个活儿。」李瘸子点点头说:「没事儿,你忙吧。」和李瘸子分手,我叫来三轮摩托急忙回家。这个刘先生这么多天都没给我来电话,我还以为他说的那个事儿没戏了,谁知道今天竟然接到他的电话,我又燃起了心思,想要挣到那笔钱。

  字节数:18295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