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保存到桌面
【淫荡夫妻的性事】【完】


  淫荡夫妻的性事

  时下也许有些人不能相信这些是事实,但网路的方便确实给了我们很大的助力。我们夫妻常上新浪聊天室,当然老婆的受邀率高很多,这显示出男人在这方面表现得比较缺一点。

  但实际接触过程中,也有很多女性跟着老公出来寻求刺激,我想现实中女性在这方面也有很大的需求吧!也许在日渐开放的社会观念下,我们的故事就不足为奇了。

  刚开始我们之间的话题还是不出小孩、工作、生活琐事,老婆话题一转,问道:「老公,你觉不觉得我们现在做爱好像有点公式化了?」因为我们彼此对性爱都采很开放的态度,有任何感觉都直接了当的说,所以老婆有此一问,我也不觉得有什麽奇怪的。

  我答道:「是有一些,你又想到什麽新招了啊?」顺势又在老婆的丰乳上捏了一把。

  「哦……哪有啦!」老婆扭了扭身,终於讲到了正题:「如果有人要约我出去,你会不会生气啊?」我问:「谁啊?是哪一个色狼?」老婆嗤嗤笑了两声:

  「哪是色狼!他是公司的客户,来公司洽公几次了,对我满有好感的,就一直约我啊!」这我倒是不难理解,老婆今年才三十二岁,155公分,48公斤,清秀的瓜子脸,很多人都以为她还是小姑娘,谁晓得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我故意糗她:「想干嘛?约你想干嘛啊?」我说着,又捏了一把。

  「哎呀!没有啦!他只是说要请我吃饭啊!」老婆娇嗔地回答,身体还是忍不住扭动。

  我说:「少来!男人约女人哪有只吃饭的?没有什麽目的才怪!说,是不是已经上了?」我故意逗着她,身体也压到她身上。

  「才没有咧!」老婆边说边露出淫荡的笑容:「不过如果真的上床,你会怎样?」我也没太多想,我以为老婆是问着玩的,就回说:「也可以啊!如果他敢的话。」老婆眼睛一亮,用惊喜的语调问:「真的?你真的这麽开放?」我察觉老婆的神情确实有点认真,急忙问:「他真的有约你上床啊?真的这麽大胆?」老婆看我也没多大激烈的反感,按捺不住心中深藏的慾望,终於说出实话:

  「其实也不是公司的客户啦,是聊天室认识的网友。」老婆这才开始认真起来:

  「我们已经聊了好一阵子了,是在成人聊天室碰到的,所以话题都不出性啊、限制级的范围。他是新竹的人,言谈之间算满有格调的。」老婆娓娓道出她的慾念:「其实一开始也没有想什麽,可是聊着聊着就开始有一些幻想。我也不知道,有一个陌生人和自己这样露骨的聊到性,刺激是满大的。我们之间也许是失去新鲜感了吧!我不是说你不好还是怎样,但是现在做爱都比较没感觉了,你不觉得吗?」我听到这里,大概就知道老婆要说什麽了,从认识开始,我们的性事就很放得开,性慾强度倒也不相上下,所以做爱总是淋漓尽致、花招百出。但最近说真的,我也和老婆一样感到疲乏,老婆说的出轨我也不是没想过,只是那都仅止於幻想,要真来还没那个胆,没想到老婆倒是挺敢的。

  我说:「哦……想外遇哦?还来向老公报告咧!」我躺回床上,倒是老婆自己骑到我身上来,又接着说:「你不想吗?你也想吧?现在我们亲吻、爱抚、做爱…虽然还是会兴奋,但总好像太公式化了,太习惯了。有另外一个人的感觉很不一样,光幻想就很刺激了,所以我想和他见见面,看感觉怎样再说。以後你也可以找你喜欢的啊!」最後一句话真是正中我的要害,我想全天下的男人大部份都会和我一样,对老婆容许自己外遇感到非常恩赐,但条件是也容许老婆找男人。我想了想,其实老婆说的我也都懂,现在和老婆做爱,前戏都要比较久一点才能勃起,亢奋的程度也真的不如从前,而且也很久没有一夜多次了。

  我想和老婆裸身相拥可能都还没能让肉棒硬挺,如果和某个陌生的女子在一起,我想牵牵小手、轻吻朱唇可能都会让肉棒精神抖擞吧!(後来证明确实是如此)再说大家也很公平,各自可以有各自的活动,只要安全上没有顾虑,我想是可以接受的。

  况且,就如老婆最後感慨说的:「我现在都三十多了,趁还有点姿色,能玩就玩,不然过几年人老珠黄,可就没人理了。」基於疼爱老婆的立场,和自己以後的福利着想,我们约法三章,开始不一样的性经验。这段写的都是内心戏,没太多缠绵的情节,还请各位看官见谅。但这却是很重要的一部份,也是我们把彼此对性的幻想打开,取得彼此默契的关键。

  也从此令我们的性生活进入更刺激的层次。

  协议完成,老婆兴高采烈地上网聊天,迫不急待地将此好消息告诉她中意的这个网友——军伟。

  我们约法三章是这样:1、男方一定要戴套,包括我及老婆的网友,一方面是安全卫生,另一方面也是给彼此留下最後一点专属的感觉。因为我们平常就是戴套避孕的,老婆本身是会受孕的,这点老婆倒是很认真在执行,不过日後却还是碰到了一个硬是不戴的,故事容後再提。

  而我是已经结紮,对女方来说是没什要紧,但我还是习惯戴套做爱,虽然会少了很多口交的快感,安全还是要顾到。我这边厢当然也碰到不戴的情形,是个高中女生,处女,所以安全上没有问题。虽然有这样的意外演出,我们还是对彼此坦白,也化解不必要的误会,并让我们更信任彼此。

  2、任何一方出去,回家後一定要和对方做爱,以慰藉另一方守候之苦,一方面也可以分享「外食」的经过。这对我们来说是很有趣的过程。

  这一周是很漫长的,从星期天早上开始,我们只要有空就一起上网聊天,我还没那麽快找到对象,老婆则和军伟约好周五下了班要出游,我则抄下了军伟的车号、手机,还有一些个人资料。第一次嘛,别说老婆紧张,我也很担心会出问题。

  周三,老婆上线後照例是一堆人悄进来,军伟也在其中,打了声招呼後,军伟马上表明说他人因公来到台北,想先和老婆约见个面。这倒也是,不然第一次见面就上床,就算已经是聊了很久的网友,还是很怪吧!老婆心理上也会觉得自己太淫荡了点。

  不过我想这军伟的用意应该是先来查探一下,以免见到恐龙一族。老婆当然也有相同的想法,於是他们约了凌晨2:00在家附近的麦当劳门口见,老婆认车号,军伟认人,三更半夜,大概只有老婆会在那等人吧!

  老婆出去了大概二十分钟,我在聊天室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开门声响起,老婆回来了,我也不免激动地问:「怎麽样?还好吗?」老婆喜孜孜的说:「还好,跟想像的有点不太一样,但还可以接受啦!」我坐在书房的椅子上,老婆靠过来,一屁股坐到我的大腿上:「他一看到我就笑个不停,直说我比想像中漂亮。他也坦白说,他都硬起来了。」我一边抚摸着老婆的乳房,一边问:「哦,很开心哦!你有没有反应啊?我要检查一下。」我说着,一手也伸到老婆小裤裤里,果然,小穴已经湿了。

  老婆「嗯」了一声,继续说:「他说要亲我,我们就在车上拥吻起来,他手也很不安份地往我胸部一直摸,我当然有感觉啊!」说着,我更是不客气地用力揉着双乳,也顺便撩起老婆连身的洋装,小衣衣也掉了一半,我忍不住往乳头亲了下去。

  「啊……我也有摸到他的肉棒哦!啊……隔着裤子……啊……」我暂时停了停口,问说:「感觉怎样?有比较大吗?」男人在尺寸上还是挺介意的。

  老婆低头深深的吻了我一下:「好像差不多耶!我也不太知道,我摸了一下就收手了,也没和他抱太久,就回来了。可是真的很兴奋耶!」我知道,老婆这时肯定慾火中烧,我光用听的就已经是一柱擎天了,何况是她亲身经历。

  我起身脱去了衣裤,让老婆坐在椅子上,两脚跨在椅子扶手,脱去她的小裤裤,一脸埋进胯下,边舔着已经垂涎欲滴的小穴,一面问:「真的很多水耶!那周五是上定了哦?」老婆双手绕过椅背,拱着身吃力的回答说:「应……嗯……该……吧!嗯……」我想也是,都直攻肉棒而去了,大概免不了会上床。

  「那我今天要先把你插爆,让你小穴更松……」说着我便站起身来,肉棒早已蓄势待发,今天也不需太多前戏,我们都很亢奋了。我欺身向前,两手握着扶手,肉棒朝穴口磨蹭了两下,老婆的手赶紧伸过来扶正方向,让肉棒顺势而入。

  「啊……」长哼一声,老婆双手环抱着我的背,身体似乎半刻不能等待地扭动、拱起,我开始很慢地抽出、插入,「准备好,要来喽!」老婆「嗯嗯」了两声,我出其不意地全力挺入,「呀!」我们都没再多话,只剩插入的撞击声,每一个顿点都和着老婆「啊……啊……啊……」的音符。

  老婆闭着双眼,似乎正幻想着军伟在插她,脸颊通红,双手还不时揉着自己的乳房和乳头,半张的嘴只能呻吟喘息。我盯着媚态诱人的老婆,一下又一下深而有力地插着,几乎想把她插坏似的蹂躏着老婆的小穴。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抽插的节奏加快,「啊!啊!啊!啊!」老婆的叫声也跟着连续而高张。

  我忽地将老婆抱起,双手钳住她的双腿,老婆也环抱着我的後颈,用力地和我紧贴着。此时只有肉棒在老婆的小穴中快速地冲刺着,黑暗的书房里两个人几乎是静止的。

  老婆在我耳边很痛苦地呻吟,浑浊的声音令我也听不出她要说些什麽。我抬起老婆,重重的放下,配合肉棒最後豁尽力量地插入,「啊!啊!啊!啊……」终於一切都静止了。肉棒在射精後不住地抖动着,穴内的肉壁也一阵阵地吸着肉棒。很难得,我们又一起高潮了,我想外遇的威力在还没实质发生就展现出来。

  老婆经过陌生男人挑逗之後,兴奋度提高了很多,虽说只出去见个面花了二十多分钟,我想效果已经比我们做一小时前戏还好了。老婆没有很仔细地把车内的情形告诉我,所以无法为各位看官逼真地描述,若老婆愿意的话,我会请她来写的。

  周五,令人期待的日子终於来临。老婆特别挑了一套黑色丝质的连身洋装,里面则搭配了黑色小衣衣、小裤裤,上了一点淡妆,老婆显得格外娇艳。送老婆出门上班前,我把预先准备好的套套交给老婆收好,提醒她:「要好好用,有三个哦!」老婆害羞地笑说:「哪用这麽多个啊!」在嘻闹声中,我们各自上班去了。

  白天等待依旧漫长,我相信老婆整天大概也都无心上班吧!我们又通了好几次电话,对於今晚的出游,老婆有点紧张和不安,虽然已经见过军伟的面,也有了初步的亲密接触,但要真的上床做爱,总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

  我嘴上鼓励着老婆放心去玩,心里也挺矛盾复杂的,幻想着老婆和别的男人缠绵的镜头是很兴奋,可又想到老婆美丽的身躯、淫荡的叫床声有别人分享,总还是醋意横生。不过将心比心,老婆想要性慾的满足我也能理解,基於疼爱她的立场,还是让她去追寻吧!

  接下来,我以第三人称的角度把老婆口述的过程发表,其中多少有些润饰,但离实况应该也相去不远了。

  夜,总算是来临了。上了一天魂不守舍的班,老婆此刻却整个清醒了起来。

  骑车回到麦当劳,6:30,军伟的车老早就等在那。老婆匆匆停好机车,一溜烟进了车,像怕被人家看到似的紧张。

  一上车,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军伟老实不客气一把抱过老婆,嘴凑上来就是一吻,舌头强行进入老婆的口中,老婆也呼应地吸吮着。我说过老婆嘴巴功夫很好,这一接吻就让军伟的裤裆隆起,迟迟不能消退。

  隔了几秒,老婆推开军伟,嘟着小嘴说:「怎麽这麽猴急,人家都还没喘口气呢!」军伟嘴甜得很:「谁叫你那麽迷人,我忍不住嘛!」老婆开心地催他上路,以免熟人撞见,车就往北投而去了。

  我想途中聊天、吃饭、压马路的剧情就不再赘述,当然言谈之间充满了性趣是可想而知的。要分享全天下的男人,油腔滑调故然不是很好,但嘴甜话咸是很必要的哦!

  北投的温泉旅馆是他们今晚要过夜的地方,浪漫又有情调。老婆和军伟进了房间的浴室,老婆叫军伟面壁别看她,老婆自己脱了衣物进了温泉池,背对军伟告诉他,她好了,然後静静地等着军伟入池来。这时除了潺潺温泉水声,就只有老婆和军伟深沉的呼吸了。

  老婆感觉到军伟来到她的背後,双脚跨在老婆的两侧,两只手从水中扶着她的腰,老婆也轻轻地躺向军伟的胸口。军伟比我高壮,180几的身高,70几的体重,完全可以征服老婆的身材比例。

  那双陌生的手慢慢地游移到胸口上,掌握到双乳的刹那,老婆着实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是温泉太热,还是刺激太大,一股快感冲上头顶。「啊……啊……啊……」随着那双手的揉捏,老婆忍不住呻吟起来。完全不同於我的触感、不同的爱抚方式,让老婆有莫名异常的兴奋。

  老婆把手反勾住军伟的颈後,让出更多空间让他的双手发挥。军伟双手紧贴着老婆不易掌握的双乳,有规律地往两边画圆,姆指与食指则捏着乳头,时而捏紧、时而搓揉,配合手臂夹向老婆身躯,从未享受过的爱抚方式,让老婆只有随着快感的节奏「啊!啊!啊!嗯……啊!啊!啊!嗯……」地不停淫叫。

  老婆抬起头,军伟很有默契地低下头和她热吻,双舌在两人嘴里纠缠不休,「呜……嗯……呜……呜……」老婆已经几乎发不出声音,强烈的快感却让喉头不自觉地闷哼。

  军伟的右手忽然滑向老婆的小穴,左手横过老婆的胸前握住右乳房,手臂继续搓揉着左乳。小穴受到奇袭,老婆虽是一惊,却更是亢奋。除了我以外,老婆的小穴第一次赤裸裸地被男人碰触到,刺激之大可想而知。穴内立刻湿热起来,要不是泡在温泉里,可能要溅湿被单了。

  军伟的手指压着小穴绕着圈,食指和中指会不经意地深入穴内,让老婆不自觉挺起屁股相迎。相吻的唇终於分开,军伟顺势将老婆向後放在他的左臂上,让老婆横躺在他面前。右手插入阴道的两指忽然快速抽插起来,「啊……」老婆接近嘶吼,似要把刚才压抑的快感一呼而出。

  老婆不自觉地拱起腰,乳房挺出了水面,军伟低下头就强吻乳头,「哦……哦……哦……哦……」老婆的叫声更形放荡,挺起的乳房也舍不得放下。

  小穴和双乳同时传来强烈的快感,老婆冲动地狂乱呼喊着:「啊……哦……呀……啊!啊!啊……」老婆感觉到军伟的肉棒已经硬挺地在身边抖动,老婆左手扶着军伟的胸膛,右手不甘示弱地握住肉棒,上下使劲地搓动着。

  军伟似乎受到很大刺激,往老婆的乳头用力一咬,「嗯」一声继续加快手指抽插的动作,却抬起头紧闭双眼,似在享受着老婆帮他手淫的快感。「啊!啊!

  啊!啊……」军伟的动作越快,老婆的叫声也越急促,手上握着肉棒也越用力,搓动越快。

  两只手指显然不能满足老婆高张的淫慾,老婆忍不住开口问军伟:「嗯……我要……啊……你进来好吗?啊……」军伟闭着眼,头抬得更高,勉强挤出两个字:「继续。」老婆当然懂他的意思,手中紧握着肉棒,加快搓动的速度,不一会就听到军伟「嗯」一声,肉棒抖动不停,龟头前急射出积存的精液。温泉水中飘浮着一小片稀白的琼浆,老婆知道要避开以免怀孕,立刻起身等军伟清理完再入池。

  这段写得有点长,先就此打住,以免看官太累。老婆第一次帮别的男人手淫就很顺利快速地让军伟缴械,老婆可能会有些失望,我倒是挺乐的。男人嘛,就是在意尺寸和持久喽!不过这一夜还没结束。

  另外,在昨天的《联合晚报》第三版登了两则新闻,一是老公需要太多,老婆受不了,体贴的老公还就医想减低自己的性慾,甚至不惜自宫;另一则是外国夫妻,妻子性慾超强,不但天天要而且历时动辄数小时,老公只得上电视求饶。

  我想婚姻总是两人相爱才结合,但性事却不是那麽容易契合,就算新婚时可以相忍为伊,但日子久了总会出问题。如果这两对夫妻能换换伴,也许又添两对佳偶也说不定。

  军伟很不好意思地冲洗完身体,将池内精液清除完毕後,再请老婆入池来。

  老婆经过一段冷场,性慾稍被浇熄了一点,抱怨道:「怎麽这麽快!」军伟再度将老婆环抱在胸前,两手抚摸着乳房:「不好意思!可能是今天兴奋太久了,一被刺激就忍不住射了。」军伟一边解释一边爱抚,让老婆的性慾逐渐加温起来。老婆这时也不再客气了,仰起头和军伟再度热吻,用舌尖的卷动代替言语,告诉军伟她此时强烈的需求。

  老婆大胆地伸手引领军伟的右手往小穴而去,然後屈起双脚,让小穴微张外露,以感受更全面的爱抚。老婆示意军伟用手指有规律地左右搓揉着她最敏感的阴蒂,「嗯……嗯……嗯……」老婆舒坦地呻吟着,嘴边却仍舍不得放开军伟,交缠着喘息和湿润地吻着,甚至是咬着。

  其实老婆也捱了一天期待和兴奋的心情,小穴不知道湿了几次,不过老婆的高潮总是得来不易,军伟怀着早早缴械的愧疚心理,卖力地在老婆的乳房和阴蒂爱抚着,「哦……啊……啊……啊……」随着一阵阵快感袭来,老婆终於也快将忍不住,低下头,紧闭上双眼,享受着最後这一刻的来临。

  军伟右手指压着阴蒂快速而有力地游移,每一次向穴内的压迫,总使老婆「啊……」蹬脚高呼。左手轮流捏着双乳乳头,手臂摩擦着乳房,一次次的抱紧也让老婆为之窒息。

  「啊……啊……啊……啊……」快感从穴内直冲老婆已经接近昏厥的脑海,「嗯……咿……」老婆手紧抓着池边,两脚伸直,张开到池里可以张开的范围,咬着牙,全身僵直地浸淫在第一个陌生男子带给她的高潮里。

  「哦……啊……好了,好了……」老婆拉开军伟的双手,环抱回自己胸前,放松了身体,躺在军伟身上稍事休息,结束了相互的手淫。

  ***    ***    ***    ***照顾完小孩上床睡觉,我看着电视却无心於节目,想着老婆此时可能已经在和别人上床做爱,心里真是五味杂陈。肉棒倒是单纯多了,一个晚上精神得很。

  虽然租了A片来看,也自行解决了一次,但想到老婆激情的画面,它仍旧屹立不摇,可见这外遇的刺激比上「威而刚」效果可好上许多。

  这一夜本想应是难以成眠了,不料到半夜2点左右,一阵熟悉的摩托车停靠声,老婆竟然回来了。我欣喜若狂开门去迎接老婆,一进门老婆鞋都还没脱,我就在阳台将她紧紧地抱住。

  「在等我啊?」老婆得意地问:「睡不着啊?」我没有多说什麽,热情地吻着老婆,半拉半抱将她带进房里,恶狼扑羊般地将她压在床上。老婆满身酒气,脸颊通红,似乎还很沉醉在今天出游的快乐中。

  我急着问道:「怎麽样?和别人做爱的感觉怎麽样?」老婆摇头晃脑的说:

  「没有真的做,只有一起洗温泉,互相弄出来而已。」我一听,心里有点失望又有点开心,肉棒顿时充血挺起,一整晚的闷气总算不用等到明天再发泄了。

  後记:出文的速度有点慢,还请各位看官见谅。老婆第一次出游,虽没有实质的做爱,但也已是和另一个男人裸裎相见,有了亲密的接触,享受到了很久没有嚐过的性爱快感。我虽然没有亲临现场,但经由老婆的转述和自己的幻想,也提高了不少跟老婆做爱的性致。

  在此要提一下军伟的小小背景:他是科技人,工作忙,他老婆是老师,有轻微的忧郁症,家庭生活并不是顶协调,此番出来偷腥他老婆并不知道。可能是已经射过一次,也可能是对她老婆的愧疚,在我老婆和军伟各自为对方手淫达到高潮後,军伟想就此打住,别再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老婆当然也不好再多要求,虽然心中仍有那麽一丝渴望,但总得保持一下少妇的矜持。於是军伟带着老婆来到天母PUB小酌,我不用想也知道老婆肯定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眼光,尤其在她喝了酒之後。

  席间,军伟还刻意离开,让老婆独自坐在吧台,果不其然有很多男人过来搭讪想付酒钱,让老婆是心神荡漾,爽上天去了。听说还有一个老外说着一口洋国语要约老婆共渡浪漫夜,老婆差点把持不住,还好军伟及时将老婆带走,送回家来。

  老婆滔滔不绝、得意洋洋地说着今晚的出游多令人陶醉,听得我原本就精神奕奕的肉棒更是血脉贲张。我从裙底一掀,直接将整件连身洋装脱去,黑色的小衣衣只包住老婆一半的丰乳,黑色的小裤裤底下看不出小穴是否浸湿,但随着呼吸起伏的小腹底部,仍散发出诱人的姿态。

  老婆醺醉的媚态实在令人难耐,我随即脱去老婆身上仅存的衣裤,也让自己裸身解放,扑到赤裸的老婆身上,紧紧将她抱住。很久没有这样强烈的悸动,这样想和老婆做爱。

  「哦……」老婆被抱了个满怀,露出满足的哼声。我吻着老婆,双手覆在胸前这双丰乳上,双脚撑开老婆的小穴,硬挺挺的肉棒直搓着淫水泛滥的阴道口,「啊!啊……啊!啊……」老婆手软脚软,似乎只能任由我摆布,微闭的双眼和微张的小口却又似很期待被插入的满足。

  「啊……」肉棒一挺而入,老婆无力的双手也猛地抓住床单,「啊!嗯……啊!嗯……」随着肉棒一进一出的节奏,老婆的小嘴也开开合合,在沉静的夜里呻吟着。

  我起身将老婆拉到床边,将她翻过身来,老婆的双脚无力地垂向地上,圆润的屁股拱在床角,小穴翻露在床外。我蹲下身体,凑过脸用舌背在阴唇阴蒂上滑了两圈,「嗯……嗯……」埋头在被子里的老婆声音被掩盖了不少。

  想到这处私密的禁地,今晚有人用双手侵略过,我不禁加重了力道,吸着、舔着、咬着,「嗯……嗯……嗯……」老婆放声在被子里呼喊,屁股随着左右摇晃着。

  我半蹲起来,右手扶着沾满淫水的肉棒,再度缓缓地驶入小穴中。我趴在老婆的背上,两手伸向双乳握着,我在老婆的耳後轻轻的问道:「今晚愉快吗?」老婆侧过脸来只点了点头,喘着大气,还在感受着刚才舔穴的快感和现在插入的刺激。

  我双手一阵紧握,肉棒开始猛力地抽插起来,「啊……哦……啊……喔……啊……呀……」老婆狂乱地叫着,肉棒一次次深深重重的插入,都似乎要穿透老婆的娇躯。

  猛烈的插入却没有让我很快就射精,重击中也不知道老婆是否高潮过,只是肉棒不断地进出於老婆的小穴,双手又捏又搓地玩弄着她双乳,「喔……喔……啊……啊……」老婆的淫浪也不曾断绝。

  在最後关头,我仍奋力地冲撞着,手指抓着双乳似乎有点陷入,「呀……」老婆兴奋到极点的痛快嘶喊。我射了,射在已为外人造访过的穴内深处。

  老婆初次外出的一夜就在我们沉睡中结束,我记得做完我瞄了下时间,大概是4点,也就是说,我们做了近两个小时,而且後半段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已经很久没这麽操了。

  和老婆结婚快十年了,做爱早已没什麽新鲜感,只能偶尔当当车床族,才能引起老婆情慾,否则做起爱来真是没什麽感觉。後来看了各位猪公暴露老婆的文章,怂恿老婆看了几篇,似乎有些效果,不过老婆大人依然不敢太过暴露,在我的多次要求之下,总算勉强答应我的计划。

  那天和老婆一起请假到KTV唱歌,出门老婆穿了一件无袖连身短裙,到了KTV点了一些歌唱唱,因为好久没去唱歌了,老婆唱得很起劲,可是我却不老实地对她毛手毛脚,她也乐得我摸她,尤其包厢外面人来人往,更增加些许的刺激感。

  老婆一面唱歌,我一面将手伸进她的内裤内,寻找熟悉的她一颗,轻轻的摸了起来,平常不管我如何都不怎麽湿的老婆,在KTV这种环境下,下面也湿了一大片,於是我将她的内裤脱下,但还是将她挂在她一只脚上,就这项摸了摸了起来。

  後来轮到我点的《忘情水》,老婆的嘴巴有空闲,她也很主动地帮我将老二掏出来,开始吃起来。老婆的口交技术不错,但平常就只是随便吃两下,害我还没爽到就结束,这次却整整吃到我唱完,害我爽到不行。

  接下换老婆唱《情难枕》,我开始要干老婆,由於她要看着萤幕唱,於是她趴在茶几上让我从後面进入,我将老婆的连身裙拉到腰间,露出整个屁股。说实在,老婆最好看的就是屁股,又圆又白,从腰身到屁股呈完美的曲线,看了就很爽,只是她奶子仅有A(而且是A-,因为她躺下来几乎没胸部,她自己也觉得小,在路上遇到波霸,总是会消遣我,而我还是跟她说:「你的奶子不小啊!我不喜欢大波霸,看起来真恶心!」真是违心之论,不过她听得很乐)。

  言归正传,当我从後面进入後,因为我穿牛仔裤,而且只是将老二露出外,所以不能太深入,插了两三下就觉得很不方便,於是我大胆地将牛仔裤和内裤全脱了,我也要求老婆将连身裙脱了,但是她觉得包厢外面人来人往的,还是不敢脱掉。

  不脱也没关系,我还是照干,老婆被我干得连歌都没办法唱,而且强忍着不敢叫出来。在这种环境下,老婆的淫水流得真是多,我深深的插了几下就受不了了,赶快拔出来,因为太急了,一时找不卫生纸,又忍不住,乱射一通,射得一茶几都是。

  我们俩干得太认真,忘了点的歌都播完了,突然服务生冲进来,吓得老婆花容失色,赶快把裙子拉下,只是她的内裤还是挂在小腿上;我呢,只好两手护着大老二。

  服务生看了说:「你们点的歌都播完了,请继续点。」就出去了,剩下我和老婆我看你、你看我的。和老婆收拾一下残局,把茶几上的子孙擦一擦,我想包厢内的光线不是很好,而且服务生一定紧盯着老婆看,所以大概没注意到一桌的精液,後来结了帐就离开KTV。

  出了KTV来到车上,一路上我发觉老婆一脸春意,於是我伸手往她下面一摸,哇塞,还是湿到不行!於是我一面开车,一面用手指伸进她的穴内,插得她叫声连连,突然她说:「等一下!」就在车上把内裤脱下来了。哇靠!女人想要的时候也是没什麽顾忌的,我想既然你想要,就得听我的,於是我把内裤放在挡风玻璃上,让我惊讶的是,她也没反对,我继续用手指插她,插得她慾火焚身。

  老婆受不了了,跟我说:「老公,我要。」「可是我射了那麽多,不知行不行耶?」「那我帮你吃。」哇靠!平常要你吃,推三阻四的,现在主动要吃了。老婆说完马上帮我掏出来,侧身过来认真的吃了起来,也不管红灯停下来旁边有没有车。

  老婆穿的是连身短裙,内裤又已经脱掉,她趴下来帮我口交,屁股翘得高高的,而我只知道旁边有机车骑士,也有公车,也不知她的鲍鱼是不是露出来了,反正绿灯就走。管他的,我好好享受。

  说真的,以前我射了之後就硬不起来了,而且就呼呼大睡,今天却不一样,在老婆柔软的嘴哩,我又硬起来了。

  老婆吃了很久,觉得口渴,我就在一家便利商店前停下,要老婆去买饮料。

  老婆没穿内裤,红着脸到便利商店买了两瓶饮料,为了感谢老婆如此配合,我决定要好好报答她一下,於是我将车开到郊外,找一各较没车的地方,停在路边和老婆再战一回合。

  这次,老婆也不客气,我我裤子一脱,马上坐上来。她最喜欢这种姿势了,因为我的脸刚好到她的胸部,可以好好吸她的奶;而她在上面,可以找一个她最舒服的角度,然後上下套弄,就像男人打手枪一样,一直到她高潮为止,而我也顺利地满足了她。

      20856
上一篇:【静月帆飞】【第三章】【完】           下一篇:【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5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