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保存到桌面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8章】【完】
【作者:biohazrd】

第八章剧情过渡

  这几天妈妈都闷闷不乐,开始我还以为是我又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惹怒到妈妈了,但我很快地我就发现,妈妈跟平时发火的妈妈有着很大的区别,至少我出现在她的面前,都没有被她训骂一顿。

  这样更让我奇怪了,妈妈平时是严肃了一点,可是也不至于让我感到郁结的感觉。如果不是生气的原因,那会是什么原因呢?

  不过虽然妈妈不是在生我的气,但是却也变得很容易发火,这几天常常会因为一些小事来骂我,照平时妈妈顶多只是说一下我而已。我问过爸爸,只是爸爸的回答更奇怪了,支支吾吾地说了什么……不是这几天啊,难道提前了?

  那个时候我才刚刚开始了解女人的生理构造,自然是不知道爸爸说的那几天指的是女人的经期。

  一天周末晚上,爸爸出车去了,我洗完澡后没什么事干,于是无所事事的我就以葛优躺的姿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你问我为什么不去看AV?拜托,妈妈此时在家诶,要是这个时候看的话,意外发生率太高了。你还问?!我为什么没有学习?你觉得我像是那块料吗?当然能偷懒就偷懒咯~突然妈妈从房间里走出来,走出到大厅时目光投向了我,我顿时吓了一跳,同时在心里做好被妈妈痛骂一顿的准备。可是让我讶异的是,妈妈并没有骂我,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向着我走了过来。

  坐到了我旁边的沙发上,开始我还以为妈妈是想过来慢慢教训我的,毕竟妈妈这几天不知为何好像很烦躁的样子动不动就发脾气,连爸爸都没有幸免于难。

  但这次妈妈居然坐下之后便一言不发,眼神闪烁,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到了关键的地步。

  虽然我不明所以,既然妈妈没有责怪我,那我就可以无所顾忌的继续看我的电视了。

  就这样我们两母子一句话也不说的,诡异地独处了半个小时,气氛虽然怪怪的,不过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电视里,也就没多过在意。而此时电视里所播放的节目进入了广告时间,说真的,我最烦就是广告了,为什么就不能一次性放完,硬是要加点广告在里面,不知道这样会更让人反感吗?

  一时间我百无聊赖,便想起了坐在旁边的妈妈,只不过妈妈留在我心中的恐怖形象,让我可不敢直面地去看她,加上我现在可是不学习跑出来看电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没有责骂我,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心虚……其实我最怕的惊扰了妈妈此时的状态,让她醒觉过来,到时又要我回房间学习,那才叫惨无人道咧。

  不敢直视,偷偷瞄还是可以的,我调整了下我的葛优躺坐姿,用眼角的余光投射过去。霎时我才注意到,妈妈竟然没有戴眼镜,清秀的面孔在少了那副沉重的黑框眼镜的败笔遮掩后,终于显露出妈妈天生丽质的闭月容颜,我不知道倾国倾城到底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我只知道妈妈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在我的印象中只有温婉婷阿姨才勉强可以媲美。要知道温阿姨家有钱有势,保养品什么不用说都知道是最顶级的。

  以我家的条件,没想到已经三十多岁的妈妈,居然还能保养的这么好。好像我也见过妈妈用过什么保养品化妆品,唯一的解释就是妈妈天生丽质,即使没有后天的保养也能如同花信年华的少女一般。

  要是其他人知道,肯定会可惜可叹,这么难得一见的天生丽质居然会出现在妈妈这个不懂得打扮的女人身上。不过我倒是觉得,妈妈维持此时的样子已经够美了,不需要什么化妆,化妆那是不自信的女人表现,额,不排除爱美和工作需要的。

  此时对于我来说,妈妈就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雪莲,芙蓉出水天然去装饰。

  这应该算是我第一次仔细观察妈妈的样子吧,上次躲在沙发后面偷窥,由于灯火阴暗,加上我的注意力早已放在了妈妈那丰腴成熟的身体上,根本无暇去看妈妈的脸。

  说到妈妈的身边,只见妈妈宽松的睡衣里,那两团胀大的弧度,竟然把其撑成两种衣服一般,上半段则是成了修身衬衣了,胸前的纽扣密紧欲裂,只有下半段才真正算是宽松的。我不禁想起AV的标题,什么「36H巨乳少女中出」,「G奶熟妇欲求不满」,我真的迫切地想知道,妈妈的胸围到底是多少,竟是如此的汹涌澎湃,即便是AV里那些号称G罩杯H罩杯的女优,在穿上衣服后也没有妈妈这么凸显啊。

  「现在插播一则新闻,昨天XX省某位财政官员,一年内竟然贪墨国家五千四百万元RMB,其作案手法更是奇特,直到XX省某市突发性洪灾,需要省厅财政拨下一笔资金救灾,才发现省厅财政项目上居然剩下不到一千万元,着实让人大为震惊。经过查实后,证实原来是省厅财政局局长,巧立明目申请国家资金实则落入了其口袋,根据调查发现,其财政官员身后貌似还有着更大的保护伞,在为这一切护航,至于到底会是谁,现在XX省联同zhongyang常委纪委正在调查中」「现在我们来详细看下此官员的作案前后和作案手法……」,没等它播完,我便用遥控器换台了,我最讨厌看这种无聊新闻的,宁愿看广告都不愿看这种新闻,一般插播时我都会转过其他台,看下其他节目消磨时间,等待我心仪的节目播出。

  但是下一秒出现的声音,让我吓得懵在原地。「小枫,放回刚刚那则新闻」由于我已经被吓傻了,所以都楞在那里了,那还会做其他的啊。只见妈妈见到我没有动作,于是干脆直接起身一把夺走我手中的遥控器。随即转回刚刚那则插播新闻。

  而此时新闻已经到了尾声,好在这新闻就是尿性,重要的都在后头,「这个案件很明显是一个大型官僚犯罪,先是利用手下的人在各处以各种理由成立项目申报政府资金,随后交由这个财政官员,利用职权的便利,没有经过正规审核就直接批准通过财务盖章,获得资金。然后再由一位高级会计财务统计弄出一份明面上的完美账目报告,以此来瞒过人大委员会还有广大群众,这样一拐扣一环,甚至背后还有着更大的保护伞,在为这一切瞒天过海,把这一套官僚犯罪布局得天衣无缝,要不是因为这一场突发性的天灾,可能永远都不会察觉到这里面的猫腻,所以说啊,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能瞒得过国家瞒得过人民,但你瞒不过这个苍天,相信即便这个保护伞隐藏得再深,最后都一定会落网的,国家和人民是不会放过窃国之贼的,好了,今天的插播新闻就到此为止,明天同样时间我们再见」……随后就是一连串的新闻结束音乐,而我则是怀着忐忑的心情看了看妈妈,不知道妈妈是不是要教训我了,刚刚妈妈闪电般地过来抢走手中的遥控器,真的把我吓了一跳。以为我的放肆惹得妈妈不高兴了。

  这个世界有种定律叫做墨菲定律,就是你越想越希望的事情,就越往往朝着反方向前进。

  只见妈妈并没有作出什么其他举动,只是呆呆地看着电视机出了神,嘴里呢喃着:「项目……资金……完美的账目报告……保护伞……」。

  突然妈妈一拍大腿,猛然起身。眉梢之间露出些许喜意,「没错了,就是这个!!」困扰了她多日的问题,终于找到了方向,这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旋即让妈妈向着我冲了过来。

  对于妈妈的内心变化,我自然不清楚,见到妈妈向我冲过来,还以为妈妈要打我,下意识想要伸出手去挡,却没想到下一刻,妈妈娇嫩的红唇居然印在了我脸上。

  妈妈……亲了我?!?

  在我印象中,妈妈上一次亲我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儿时的记忆模糊不清,自懂事开始就跟着爷爷在乡下生活,一年也难得见到妈妈一次。而长大后,妈妈对我越发的严格,别说是做一些母子间亲昵的动作了,少挨一顿训一顿批,我就已经偷笑了。

  今天妈妈竟然破天荒的亲了我……良久后,我才回过神来,伸手去抚摸妈妈留在我脸上的点点香津玉液,似乎有些如梦似幻的感觉,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我只是知道,我现在的心跳很快。

  妈妈早在亲完我后便兴高采烈地跑去书房,再仔细地研究少妇发给她的财务报告。此时的客厅空无一人,我能感受到,我心脏跳动的声音不断地在回荡~~这是我第一次出现这种感觉,很奇妙又很缥缈,道不清说不明……第二天,我萎靡地走出房间,是的,我又失眠了。不同的是这次我并不是因为幻想着妈妈成熟美艳的丰满身材而刺激得睡不着,而是回忆起妈妈的点点滴滴。

  妈妈的严肃,对我的严厉,平日的不苟言笑,妈妈的一举一动,幻若放映机一样,在我脑海不断浮现,而在这一个又一个的片段中,我发现原来妈妈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有魅力,把我深深地吸引着,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幻想这些,但是每次想起妈妈的样子,我都会感到心跳加速,心跳的特别快。

  于是,我整个晚上难以入眠。

  从洗手间洗漱完毕出来的我,还是依然哈欠连连,一副没有精神的样子。走出厅中,此时妈妈正好从厨房里面出来,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

  见到我后,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小枫,快过来尝尝看妈妈做的火腿煎蛋」。

  我看到了什么,我不会是在做梦吧,妈妈居然对着我笑了!?!而且还为我做早餐?要知道妈妈平时很少做早餐,大多时候都是买回来吃的。除非是有时有事要处理,赶不及出去买早餐,妈妈才会自己做。没想到今天妈妈居然破天荒地主动做早餐给我吃。

  这……这这……难道今天是愚人节?不对啊,距离愚人节还有好几天呢。难道是妈妈想要提前整蛊我?额,貌似妈妈没有那么无聊——对妈妈充满阴影的我,总是觉得妈妈这笑容的背后,必定是狂风暴雨。见此,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坐了下来。妈妈把牛奶端了出来后也坐下在我的对面。

  我不敢直视着妈妈,于是把头低下埋头吃着我盘子里面的食物。也不在乎是什么,反正能塞进口就行了。

  「怎么样?妈妈很久没做早餐了,不知道手艺有没有退步」,妈妈看着我浅浅笑问道。

  「好吃,妈妈做的早餐当然是最好吃的」,听到妈妈的话,当即我把头抬了起来连忙说道。其实我现在的心情纷乱如麻,哪里还顾得什么早餐的味道啊,只想着妈妈这样做到底是要干什么。

  到此时我都是认为妈妈这么做只是在酝酿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可怜的孩子,从小被妈妈吓怕了。搞得现在妈妈对我好点都是认为有阴谋的。

  我终于忍不住这种煎熬了,就像要被判死刑前,那段痛苦的纠结,还不如直接来个痛快的呢。于是我壮着胆向妈妈问道:「妈妈,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又是做早餐又是对我笑的,是不是我又做错什么事了?你干脆直接打我骂我吧,这样起码我还能安心一点」。死就死吧,好过继续坐如针毡备受煎熬的更加痛苦。

  妈妈听了我的话后,有些不明所以,思量了一会儿才勉强算是明白我的意思,不禁觉得想笑,但更多的是愧疚,没想到小枫心里会这么怕我,只是单纯地帮自己儿子煮个早餐,都能把儿子吓成这样。看来平日对小枫真的太严厉了一点,搞得这孩子都有点神经兮兮的了。

  「妈妈很可怕吗?」

  我点点头,随即又快速摇摇头。

  见此,妈妈轻叹了一口气,「妈妈确实是对你严厉了一点,但你要知道,妈妈这样都是为了你好不让你学坏,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妈妈的苦心了」。

  一点?额(⊙o⊙)…一点!?!只是一点?……见到我不说话,妈妈才醒觉过来,自己怎么又习惯性地对儿子说教了,难道平时也是这样吗?难怪这孩子会这么怕我……虽然心中已经知道了是自己不对,但是妈妈还是拉不下脸来跟我道歉,毕竟妈妈一向站在道德制高点习惯了,突然让她转变是有点困难的。

  不过妈妈还是把语气放软,说道:「好了,坐下来吃早餐吧,吃完好好做功课,周末别只想着玩,你已经初三最后一学期了,离中考也不远了,要抓紧时间努力,知道没?」「知道了」,我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妈妈看到我的样子,便知道自己又说错话,怎么总是讲着讲着就就会不由自主地开始说教,难道是近段时间训导学生过多的缘故,都弄出职业习惯来了?

  无奈,妈妈只好再叹一口气,看来她的母子关系想要修复到正常,很难咯~接下来的时间我和妈妈都很有默契地没有说一句话,我不说话是因为,我怕我一讲话又会被训,而妈妈不讲话则是怕自己又会控制不住的往教训人的方向而去。

  早餐就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中结束,妈妈见我吃完快速地拿起我面前的盘子,我很奇怪,平时吃饭都是由我自己把碗筷放到水池里,怎么今天?

  其实我不知道,妈妈这么做是想补偿一下对我刚刚训话的愧疚而已。

  对于今天的妈妈,说不正常嘛,帮我做早餐又帮我洗碗的,说正常嘛,又和平时一样还是会训教我。霎时灵机一动智商上线,想到妈妈之所以会这样,会不会是跟昨天她要看的那则插播新闻有关?

  可是一则新闻又能影响什么呢?XX省距离这里十万八千里远,要说跟我家有什么关系,那可是八杆子都打不着。

  看着妈妈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我的视线不由自主地望了过去,同时脑海里再次闪现出昨晚失眠时所回忆的妈妈的一点一滴。那道充满曲线的曼妙身材,让我的心扑通扑通地产生跳动。

  我将手捂住了胸口,暗想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看着妈妈就会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一股难以形容的微妙充斥在心头,很清晰又很迷妙。

  紧接着下来的这几天,每当有妈妈出现的地方,我的视线就会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即便是在学校自由活动课的时候,众多学生一起运动时晃动的海洋,只要妈妈出现在附近,我总能找到妈妈的身影,看着妈妈走路然后离去的背影,我一看就是出了神。而在家的时候,平日还能跟妈妈沟通几句的我,这几天每当妈妈主动跟我讲话,我就会感到很兴奋很活跃,要知道我从前可是怕妈妈怕得要死的,怎么会表现出活跃呢?最奇怪的是我这几天竟然破天荒的无比乖巧,即使妈妈不在,我也没有去偷偷干什么其他坏事,甚至我还主动拿起了课本学习,这可是生平第一次呢。到最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了,有时我做出的举动连我自己都不甚了解,事后还会惊讶,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打开了缺口,有了方向,自然后续的事情就简单了不少。经过妈妈这几天的反复调查,发现财务报告里的大部分项目,都只是一个空壳,实则有名无实。里面的资金通过各种渠道转移到了另外的地方,至于去了哪里,以妈妈的能力暂时还查不出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项目里面都是没有钱的了。只是剩下一个名义,用来掩人耳目的名义。

  经过妈妈这一个星期以来的暗查明访各个项目的负责人,最终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个人,妈妈几乎可以肯定,钱应该都落入了其手里。而且妈妈不查不知道,学校多年来居然都是处于财务亏空状态,每次上面拨下来的款额大部分都不翼而飞。加上从项目中挪移的资金,真是难以想象,这么多年下来,这个人究竟贪了多少钱,加起来绝对是个恐怖的数字,以这个人的职权要做到这一切绝对不简单,背后应该还存在着更大的人物。只是妈妈知道,光是要对付那个人,凭她无背景无后台,想要做到都绝非易事,更别说级别更大的人物,妈妈一个小小的副校长,在那些人物面前,简直就是一只随意捏死的蚂蚁而已。

  对此,妈妈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过若是只对付那个人的话,未必不能做到,只是虽然有线索证明是那个人贪了那么多钱,但却是没有直接的证据,这样子是不可能掰倒他的。

  可要去哪里找证据呢,那个人胆敢贪墨那么多钱,其手段必定不凡,想要捉住这个人的痛脚,一个字,难!!

  就在妈妈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响起的电话,妈妈随手拿起了手机按下接听键。一会儿后,妈妈放下手机,没想到事情居然迎来了转机,真是柳暗花明——可是那个人怎么会主动给她打电话,难道真的如若她猜测的那样,自己在查他的事情已经被他给知道了。不过妈妈并没有意外,毕竟那个人贪了那么多钱能安然无恙这么多年,心思谨密的程度绝不容小觑,有提防手段也属正常。只是妈妈不懂,对方为什么会打电话给她,甚至还约她一起吃饭?暗中出手不是更方便吗?不过若是暗中出手妈妈倒是不怕,身正不怕影子斜,即便诬陷她也没用,毕竟她的为人在整个市镇教育界都是比较了解的。

  妈妈没有想到其他方面去,因为平时她着装保守,性格古板,走在大街上就是很平凡的那种。正好妈妈找不到突破口,或许这次的饭局会是一个好机会。

  到了两人约定的那天晚上六点多的时候,两人约定的时间是七点,妈妈先一步的来到了那个人所说的酒店包厢,那个人显然在订包厢时交代过,妈妈过来就直接带她去包厢,只是他没想到妈妈会提前到来。

  但,妈妈来这么早到底是为什么呢?

  随着侍应的带领下妈妈来到了包厢门前,妈妈停了下来,说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去忙你的吧」。

  「那好,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请按包厢里的服务铃,我们会第一时间过来为您服务」,说完侍应便退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在门合上的瞬间,妈妈的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紧接着从她的包包里取出一件东西,然后往包厢里的一处地方走去。

  妈妈想干什么?她在谋划什么呢?那个人到底是谁?他也在策划些什么?双方都各怀鬼胎,到底最后谁才是胜利者,笑到最后呢?

  字节数:13389

  【完】
上一篇:【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6章】【完】           下一篇:【一个成熟女人的性体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