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保存到桌面
【老婆大人-蓉女王的片段】【1-6 】【完】


  一(一遇露阴癖)

  几年前我们住在郊区,从那里走到公交车站需要20多分钟,还要经过一片废弃的平房,路途谈不上荒凉但是行人不多。那时,老婆每天下班都从那里经过。

  有一天,老婆回来气喘嘘嘘地说:老公我碰到流氓了!我连忙问怎么回事、受到伤害没有。老婆说伤害倒没有,只不过那片平房里总有一个男人站在那里鬼鬼祟祟,开始她没在意,今天回来又看见那个人在那里,老婆过来的时候他竟然把裤子脱掉,对着老婆撸动,吓得老婆连忙跑回来。老婆说距离大概有10米,他站在一堵墙的一面,刚好老婆过来的时候看到他,而老婆后面的行人则看不见他(地形很巧妙啊)。我说没事就好,以后路过那里小心点,老婆说嗯知道了。我告诉她,这种男人叫露阴癖,书上说一般这种人对女人没有伤害,只是通过暴露来满足自己的性欲,他们不会攻击女性。为了让老婆放心,我又带着她上网查阅信息,很多案例都这样讲,还有专家的分析。老婆说,那我就不害怕啦,嘻嘻。

  你们男人咋那么怪,真变态。我说,哎哎,是少部分人啊,老婆说谁知道你干没干过这事呢,我说我哪干过啊。不过,我问老婆:你看清他下面那个东西了吗?

  老婆诡秘地笑笑:不告诉你!

  老婆是我在家乡小镇上的高 中同学,我是班里学习最好的男生,她是班里学习最差的女生。当时,我考到省城一个大学,毕业就留下来。没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在一个公司做销售,待遇很差,不算正式员工。后来,我有机会做成了一笔大单(纯属裤裆挂铃铛- 碰巧),在公司算是稳定下来,签了正式的劳动合同。

  我和老婆大学期间就好上了,她虽然学习不好但是班里长的最好看的女生,个子160,不胖不瘦,细眉单眼皮,面容可爱。老婆发育较早,学习成绩不突出,但胸部比较突出,因此在中学很显眼,很多男生都暗恋他,一些男老师对她也有非分之想,这是后来知道的。我呢,身高 175,体重140斤,老婆高考落榜,成绩很惨,恕不公布,后来托人上了一个卫生学校,学习护士。毕业后不爱干护士,因为就是给病人打针、洗屁股,没意思,就来到省城,和我住在了一起。老婆有个姐姐,早就嫁人。家里对老婆的事情很上心,她来省城不到半年,我们就领了结婚证,在家里办了酒席。

  由于底子薄,买不起房子,我们就租住在城郊的这个旧小区,一室一厅,三楼,50平米,厅有15米左右,房子挺干净的。虽然偏远些,交通有些不便,但小区里生活方便,对于小地方来的我们,这就不错了。

  老婆这个人,天生乐天派,敢于尝试新鲜事物,这方面比我强。结婚半年多,深入接触发现,老婆其实挺聪明的,比我聪明。那她怎么学习不如我呢?纳闷。

  还有一件事,老婆的名字里,最后一个字:蓉。

  晚上,我和老婆躺在床上。老婆,你看清那个人的下面了吗?老婆说,嘻嘻,你这么想知道啊。告诉你吧,没看清,那么紧张谁能仔细看啊,吓得赶紧跑了,只觉得黑乎乎的一片毛里面有个什么东西,他两个手直动。那个硬没硬?我问。

  老婆娇嗔道:人家没看清楚嘛。我接着说:人家一个大男人好不容易在你面前露一回,你怎么也得看清楚点啊,那家伙不是白忙了吗?老婆听出我的玩笑意思,伸手给了我一拳,你坏啊。我哈哈笑道,下次看清点啊。老婆说,啊?还有下次啊?不要。我说,根据资料介绍,他们都是重复「作案」的。老婆说,作案就作案,反正我不怕了,他也不敢怎么样。我问老婆,那这是你看过的除了我以外的第二个男人的阴茎了?老婆又打了我一拳,你啊你,这还叫看啊,就是一晃眼的事,你说话咋这么黄呢,再说,我护士实习的时候,净给男人刮毛了,嘻嘻。哎哎,别抠我啊你这个坏蛋!我的手在她腿间按着,不拿开。老婆说,你怎么爱问这个呢,难道你愿意让我看?我说,随便,他怪可怜的。好啊你,当我是什么呢,再说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根肉棍吗?老婆笑道。我问,那看一眼你损失什么吗?老婆想了想,也是啊,没损失什么啊,那以后我就看了呦!你可别后悔。我说,好。老婆转念一想,不对,我看了他,他就感到刺激吧,那我不就损失了吗,让他白白的捡了便宜,不能随便便宜了你们男人。这时,我抓过老婆的手放到我下面,啊?老婆吃惊:怎么这么硬了?

  隔了几天,我出差去100公里的城市,晚上给老婆打电话,说老婆好吗?

  老婆电话那端懒懒地说,好什么啊,白天又看见那个露阴癖了,你快回来救我啊,哼哼。我一听这个,立刻高喊,等着我啊。接着打了个出租车(公司报销),2个小时后直接推门进家,老婆惊中带喜,你真回来了呀,以为你开玩笑呢。二话不说,和老婆赶快洗漱完毕,钻到被窝里,搂住老婆道:说说白天的情况。老婆说,咦,你不是为听这个故事回来的吧。我说,关心你嘛。老婆说,我感觉你有些爱听这个啊,有些小变态啊,嘻嘻。我道,快说吧。老婆,嗯,今天回来有些早,快到那片房子的时候有些小心,提前就盯着那堵墙看,发现有衣服的影子若隐若现,我看后面也没人跟上就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往前走,一下子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那里。老公,这次我没害怕,仔细看了他,30多岁,中等个,穿着一个蓝色的夹克,好像是工作服。下身是浅色的裤子,但是整个褪到脚下,就光着腿站在那里,他一个手把衣服往上搂着,一个手在下面摆弄。看清了吗?我兴奋地声音都有些颤抖。看清了老公,老婆咳了咳嗓子道。看清什么了?我急不可耐地问。老婆有些娇羞地说,看清他的阴茎了。大吗?我问。应该很大吧,往上支着,挺粗的。我突然忘了一个细节,忙问,你站住了?嗯,老婆说我放慢脚步,走了几步就停下来看他,你不是说这种人可怜嘛。那他有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没有啊,我停下来看他,他倒后退了两步,可能怕别人看见吧。然后呢?我问。后面有人上来,他就急忙提起裤子,跑了,边跑边回头看我,恋恋不舍地样子。完了?完了呀。不过,看他当时确实很紧张的样子,确实好可怜。我老婆好心肠啊,我说。

  不都是你开导的嘛,坏蛋,要不人家就跑开了,哼,不理你了。别,我说,我的好老婆~ ,老婆也笑道,切,我看你巴不得我碰见这种人。我道,哪能呢。那,下次我再遇到这个人怎么办?你说,说着老婆伸手抓在我的下面,快说我怎么办?

  跑还是站着看?我想了想:别跑。那他要是奔我来呢?不会,我肯定地说。那就还继续看了呦,老婆显得无奈,那我看到什么时候为止呢?我坏坏地出主意:你看他有什么结果?老婆想了想,突然明白了似地,他不会冲着我射精吧?你坏死了。

  二(二遇露阴癖)

  07年开始,经济形势就不大好,老婆的公司裁人,她也下了岗,其实是主动下岗,觉得没意思。我的公司业务不好做,生活压力也变大,出去跑的更勤,但有老婆的陪伴,生活很充实,很幸福。只要在家,几乎每晚都做爱。每次射精前,我脑海里都浮现出那个男人对着老婆手淫的场面,我太迷恋这个情节了。

  过几天我又去外地出差,临走前跟老婆说如果闷得慌可以上网看看,再搜搜「露阴癖」的关键词,有很多有意思的内容,老婆说我才不呢,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你们男人脱裤子嘛。第二天上午我在外地办完事,下午去选饭店晚上请客户,路上突然接到老婆电话,懒懒的说没意思啊老公,你啥时候回来?我说好老婆,今天还不行,明天回,你在家上网玩吧。老婆说搜了,净是你们男人变态的事儿,还有比脱裤子更变态的事呢,看腻了。我说,那你出去转转,看看那个家伙在不在。老婆说那我真去了啊,我说行啊,只不过有紧急情况赶紧跑。老婆说跑啥,我看他能怎么样,哼。我们逗笑着挂了电话。

  到了饭店我坐下来看菜谱,盘算着晚上吃什么,既要有面子又不能太贵,请客的钱都要从提成里扣的,所以点菜也是个学问。不过山东人吃什么倒在其次,主要是要喝好。我正翻着彩色贴膜的菜谱一页页地看,电话又响,一看又是老婆赶忙接了起来,背景有汽车声,只听老婆压低声音:老公,那个男的真在哪儿呢,吓人,啧啧。

  啊,我立马跳了起来,赶上直播了呀。大声说:老婆别怕别怕。又对服务员说请你先出去一下,接着问老婆:你在马路边上站着呢?老婆嗯了一声,我说那就不怕。老婆吃吃笑起来,谁怕啊,是问你我该咋办,走开?我说别别,看看他干什么呢。老婆:还能干什么,裤子都褪到地上了。没有别的动作?老婆低声说:

  跟上次一样,手在那儿摆弄呢。

  我兴奋地脸发烫:你能看清吗?老婆说:能,他不太敢看我,嘻嘻,真是的,大白天就这么放肆,不知道羞耻啊。我心怦怦跳,为什么这么激动当时也不清楚。

  这时老婆说:来人了。我说:你别动站着继续说。老婆说:他把裤子提上了……但还没走。是吗?老婆嗯了一下又说:人过去了。哎呀,他又把裤子脱了,咯咯,老婆压低声音笑着,气息醉人。

  哈哈,真过瘾,我心想,说:他还撸呢?老婆:嗯。我:离你有多远?你说话他不会听见吧。老婆:应该不会,有二十米?我看不出来远近。我着急问:他几个手撸呢?老婆说:右手撸,左手撩着上衣。忽然老婆声音高了些:他抖了起来,好像那个了呀,咯咯……听得我把菜谱摔在桌上,手狠狠抓了几下自己的下面。

  老婆继续直播:抖了好多下啊,恩,裤子提上了,速度还挺快。啊,老公,他冲着我这边跪下了,我还看不看啊,要不我走吧?我连忙喊:别走啊老婆。老婆:他冲着我磕头了,老公,这怎么回事啊,哎呀,来人了,他起来跑了。我真想宰了那个过路人。老婆边走边说,声音有些颤:那我也往回走喽,真逗,他咋还磕头呢,咯咯。我心里想:是啊,为什么他还要给老婆磕头呢,为什么呢?感谢?崇拜?还是什么,不清楚……

  第二天,我又是火速地赶回省城,昨晚我几乎一夜没睡,亢奋不已,JJ一直挺着。连公司也不去了,管他呢,直接回了家。娇妻蓉蓉正在被窝里睡午觉,我救火队员一样的速度,只不过是脱衣服而不是穿。老婆被我搂得嗷嗷的娇笑,说大色狼回来啦。两个裸体的人儿在被窝里抱好后,我说:说说吧。老婆咯咯笑了,说什么啊,又是昨天的事?不是当时告诉你了吗?我说细节还不知道呢!老婆道:不就是个男人在我面前撸jj吗,还想知道什么细节?我说:越细越好。

  老婆看我着急的样子,有些心疼,手抚摸着我的脸,让我想想,恩,对了,他还穿那个蓝色的工作服,应该是那边机械厂的。脸看清了吗?老婆:比上次清楚,长的还不难看,就是姿势难看,哈哈。

  我继续问:他的JJ长吗?老婆又扑哧笑了,我哪能看那么仔细,似乎不短吧,正面对着我,长度看不出来吧。我:那比我的长吗?老婆下手捏住了我的JJ,娇嗔道:还是我老公的长啊,接着亲吻我一下,让我的JJ这时更加肿胀。

  我接着问:他射出来的精液,你看得见吗?老婆:看不见,就见他一挺一挺的,不对,好像看见有些白色的东西喷出来,不太明显。我兴奋地狠狠抱着老婆,她笑着说:你呀,就爱听这个,也是个变态喽。我逞强地说:就变态了,咋的了?

  老婆说你还反了呢,说着手里使劲攥我的JJ,虽然有些疼,但我忍着没叫,这是老婆给我的疼痛,我应该珍惜。

  老婆突然想起来问:老公,他咋还给我磕头呢?我说:我老婆漂亮性感,男人都想给你磕头啊。你坏!老婆打了我一下。我说真的,很多男人喜欢这样。老婆说:是不是网上说的那种,喜欢做性奴的,SM什么的。我说是的,至少这个家伙肯定是喜欢做奴的。老婆地问:那性奴都干什么呢?我连忙跟进:就是给老婆你下跪、磕头,给你舔脚什么。老婆嘻嘻笑了:这个倒挺有意思,真有这好事啊。我说:要不哪天把他照过来,给你做奴?老婆捶了我一下:闭嘴啊老公,真坏,不说这个了,怪不好意思。说着,老婆突然搂紧我,说:老公,我要!

  我如领圣旨,挺身而上。

  三(初调网奴)

  转眼到了2009年,我的公司发展壮大了许多,我也小有升职。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斗和节俭积累,我们终于在省城买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房子,总算在大城市有了立锥之地,日子是越来越温馨舒畅。这既要归功于我的努力,也要感谢老婆。虽然她还没有出去工作,但她也为家里做了不少贡献。看到这里,你们也大概能想到是为什么。是的,经过我的一步步感化、启发、性知识普及、人生观改造,老婆按照我期待的方向在转变,看着她的一颦一笑,我心醉不已。

  那次露阴男(他后来成了老婆的专属奴隶,以后再表)事件之后,我把SM的事情从理论到实际给老婆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扫盲,过程有好些日子,天天晚上讲,之后就ML。老婆天生有女王的潜质,首先不排斥、继而有兴趣,后来就会喜欢上,她向我承认:想象男人给她下跪磕头,她确实兴奋。有些女人,凭你磨破嘴唇也不管用,再说深了,就要和你离婚。我还是幸运的。老婆经常拿我来体会SM,命令我做她的奴隶,我也顺势教她要领和技巧,她学的很快。有一天,老婆说:老公我舍不得虐待你啊。我说那我给你找别的男奴,老婆半信半疑:真的吗?嘻嘻,不信。又过了些日子,老婆又说,我虐待男人是要收费的呦,你看网上那么多收费女王。我既要玩,也要挣钱养家啊。我内牛满面啦……多懂事的老婆啊。

  其实,那时为了买房,确实日子过得很紧吧,她又不想让我一个人承压太大,总想着找个能挣钱的职业。我不知道,如果我们不买房,没有那么大压力,她还会不会这样。不管了,现在多幸福的生活啊,管她为了什么呢。

  我开始教老婆用qq聊天,起个女王的名字。那时网络还没有现在控制那么严,各种SM女王网站铺天盖地,随便发个招奴帖子,老婆的qq顷刻间人满为患。严重的女王、男奴比,例失调。不想现在遍地的发廊女,洗浴按摩女都可以做SM,大有全国普及之势。

  打那以后,老婆白天在家就挂着qq,和各种饥饿的色狼、性奴们开始聊天。

  开始我下班回家,总要问:有没有如意的?老婆痛快地说:没有!嘿,眼界还挺高,不凑合。这是真的,我和老婆说好了,特别滥的人不要理,说话不礼貌、上来就要视频的直接拉黑。实在是不缺人,一个qq不够用,很快就又申请了一个。

  大概有半个多月过去,我感到老婆聊天越来越熟练,也知道怎么应对无聊之人。我家没有摄像头,但是能够音频,也能看见对方。一天回家,刚进门老婆就喊我过去,我到电脑边上一看,电脑上一个男人的视频图像,他显然不知道我们这边的情况,不断地打字要求老婆说句话确定身份。这是个长的还算帅的男人,不到30岁的样子。老婆问我:这个怎么样?我说看你了,我感觉还可以。

  老婆有些紧张,说那我跟他说句话,我说行。老婆说你别吭声,我说知道。

  接着老婆打开麦克,能听见那边的声音,估计这里的声音也传了过去,我屏住呼吸。

  「喂,你好。」老婆甜甜细细的声音,透着一丝紧张。

  「你好!」,那边的声音也听得清楚。

  老婆说听见就行了,一下子切了麦,视频里的男人看着样子很急,打字过来:

  女王别离开,求你。接着他调整了摄像头,后退了一下,跪了下来。

  老婆羞红了脸,看着视频里的男人,又看看我,依偎过来。我顺势搂住老婆。

  男人又架着胳膊打了一行字:女王,请命令我吧。老婆快速地回了句:给我磕头!

  男人对着这边开始幅度很大的叩首,头下去的时候从镜头里消失,抬起来的时候看到他脸有些变形,嘴里数着数。

  老婆又打字:爬几圈!

  男人顺从地在他狭小的屋子爬了起来。

  四(调教处女秀-上海外企男)

  经过了几个月的思想斗争和寻找、筛选,一天老婆终于跟我说有个上海来的男人(北方人在上海工作),过几天要来省城出差,要做她的奴隶,她也口头答应了。看得出老婆的纠结,这毕竟是跟别的男人去做那种「游戏」。平时说说,开开玩笑,网上逗逗男人,甚至是碰见露阴癖,都算不了什么。但是,主动去和陌生的男人玩这种「性游戏」,老婆的压力很大。

  其实,我的压力也不小,真想老婆去面对一个陌生的男人,而且是现实中的人,不是幻想,心理也别扭,也舍不得亲爱的老婆。

  但,盼到这一天,不容易,就这么退缩?如果不放弃,这个男人是什么情况,猥琐不?修养如何,都不知道。老婆说,这个男人给她打了一个多月的电话,虽然年龄不小,快50了,但聊天的感觉很不错,心态年轻。他都是白天用上海办公室座机打的。他对老婆很坦诚,说自己是个外企的经理,职位不低,照片看起来比较正派,带着个眼睛,知识分子模样。他说喜欢sm多年,因为自己老婆不配合,只能偶尔外面找女人。他自己说,他绝不乱来,不勉强,从来没找过发廊小姐等低档货,只和正经人家的妇女做做。(这不是人妻控嘛)。看来,这种男人比较有功力、有耐心,也有实力。小青年很难获得老婆这种女人的「芳心」。

  我和老婆都等着「这一天」的到来,我也推掉了一次出差。那是个周六的晚上,那个男人上午的飞机到省城,住进市中心的皇冠假日酒店(实力啊)。男人说下午要办些业务上的事,晚上6点在酒店的餐厅请老婆吃饭。我们夫妻中午饭吃过,抱着睡了一会儿,其实谁都睡不着,心情有些凝重。

  「老婆,我们这是享受人生呢,开心点。」

  「老公,你要是后悔,我可以推掉。」

  「推掉干嘛,不要失信于人嘛」

  「你坏!」老婆钻进我的怀里。

  下午,关于穿什么衣服的问题,老婆咨询我。我想象着自己如果去和一个良家妇女去游戏,会希望她什么形象。「恩,还是最简朴的打扮吧」,老婆快速接话:「我也是这么想的,又不是去卖身」。但我心底,有一丝苦涩,这和卖身有本质区别吗?

  晚上,我们提前一个小时到了皇冠假日,对这里的地形我是熟悉的,因为带客户来过。一楼大宴会厅灯火辉煌,在大堂的沙发上,从一个角度可以看见里面。

  我和老婆分开坐,如同陌生人,免得被那个男人察觉。倒不是怕对方知道我们夫妻关系,是怕人家以为我是警察钓鱼的。上海来的人,对钓鱼执法还是有体会的。

  6点整,电梯那边走过来一个中年男子,藏蓝色西装,里面白衬衫,没打领带。根据照片记忆,应该是这个人。我装作无聊玩手机,不抬眼看。那个人站在沙发边上环顾了一下大堂,没发现其它目标,有些犹豫地掏出了手机拨了个号,老婆的手机立刻响起……

  男人大方地走了过来,你好,我是「感动天地」。并伸出手来,老婆矜持地站起来,轻轻握了一下,随即收回。男人声音比较爽朗:我猜到是你,又不敢相信。接着豪放地一挥手指向餐厅,请。老婆没有选择地走了过去,路过我跟前时轻瞥了我一眼,意味深长。背影看,这个家伙应该180高度左右。

  他们进了餐厅,选择了一个僻静一点的位置,我在沙发这边看不到。心里着急也得忍着,想象着里面发生的事情,他们在谈论什么。男人在贪婪地看着我的老婆吗?欣赏她性感身姿和妩媚面庞吗?他没有动手动脚吗?他真是个m吗?万一是猎艳的色狼呢?我不免有些紧张,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

  突然,我有了个主意,该给老婆发个短信啊,于是飞快地打字:亲爱的,一切正常吗?他怎么样?过了一会儿,老婆回到:老公,他挺好的,给我讲笑话呢。

  我又问:吃的什么菜啊。老婆回:挺清淡的,一个芥蓝,我一份鲍鱼拌饭,他一份海参拌饭。我有些酸酸地回:好好吃吧,亲爱的。想起这么多年,我似乎还没请老婆吃过鲍鱼,不免汗颜。

  过一会,老婆的短信先飞了过来:老公,吃完了,他去刷卡结账了,说要到房间里去聊。我回到:看来他对你相当满意啊,我的性感老婆。老婆回了个笑脸,没有文字。

  不一会儿,一对男女从餐厅说笑这走了出来,俨然一对夫妻或情侣,男的风流倜傥,女的婀娜多姿,只是年龄差距稍大。我坐在沙发上没动,看着他们走进电梯。我无助的给老婆又发个短信(除了发短信,我也不知干什么好了):老婆,你保重!老婆的短信飞快地回来:老公放心吧,马上进房间了,1508房间。

  我有些绝望地给老婆发:要保持联系,不要断了。这时,我心里的滋味既有兴奋、刺激,也有无奈和痛苦,但总的说,是期待。裤裆里已经有些湿了。

  我靠在宽大的皮沙发上,闭上双眼,想象着1508房间里将要发生或者正在发生或者已经发生的事情。他们在谈笑风生?他还在给老婆讲笑话,博得老婆的欢心?别说,这个家伙挺懂女人心的,第一次就让老婆没有了戒心,打消了拘谨。因为他说要进房间聊聊,而不是要进房间游戏,所以,他不至于一分钟不等,立刻开始吧。如果他开始,他会做什么呢?电话里说的那些项目?他偏好什么呢?

  坏了,我怎么没告诉老婆哪些项目是禁忌呢,必须要有原则。今天一激动,忘了嘱咐了。

  大约煎熬了20分钟,我忍不住又飞出一条短信:老婆,咋样?方便就回,不方便就等会儿再回。老婆短信马上进来,我急不可待地翻看:老公,一切都好,刚才他送给我一条项链,推辞不掉啊。

  我眼睛有些湿润,靠,来展示实力是咋的,非要俘获我老婆的心?难道此人心怀叵测。不过,又一想,此前他连老婆的照片都没看过,不会有此预谋吧。我回到:那就收着吧,一会儿好好对人家。老婆回到:我知道,老公,他给我磕头呢……+ 一个笑脸。

  磕头?这个男人给我老婆磕头呢,看来他真是个m,我彻底放心并立刻感到巨大刺激袭上全身。

  我想了一会儿,又发:他是脱光了,还是穿着衣服?别着急回,别让人家以为不专心。

  看我,服务态度够好的。结果,老婆飞快地回:没事儿,他说让我随便发短信,这样漫不经心调教他,才显得我高贵。看人家多会说,比你强!接着是个笑脸和亲吻图标。

  我急着马上问:他脱衣服了吗???老婆也马上回:刚才忘了说了呀,我没让他脱,我喜欢看他在外人面前那个潇洒的装束不变,然后在房间里给我磕头。

  我这么说他很高兴呦。

  老婆这么说,我有些失望,因为我早就以为一个裸体男人在老婆脚下爬呢,结果人家还有风度着呢。我又发:啥时候脱衣服啊。老婆回:哈哈,人家都没急,你急什么?等会儿,我让他给我舔脚。我发到:我的好老婆……我爱你……老婆发到:他真会舔,舒服。我也爱你。

  我发到:老婆,我想让你看看他JJ啥样。

  过了好一会儿,老婆飞过来一条:你真没出息。我让他脱光了,在地上爬呢。

  JJ好大,从后面看,阴囊颜色不错,他真听话。嘻嘻。给你看看……接着,一条彩信飞了过来,我慢慢接收下来,震撼:一个男人光着大屁股在地上撅着,是个特写,一个女人的玉足踩在男人的阴囊上。老婆又跟过来一段文字:好看吗?

  我嫉妒地不知写什么好,恨不能冲到房间里看。冲到房间?我干嘛不去1508房间门口听听呢,怎么没想起来这个主意。二话不说,飞身跑向电梯。保安看我面熟,想拦有停住。进电梯前又收到一条:他JJ真的很大,龟头翻出来铮亮铮亮的,真比你的长耶。他又给我舔脚呢,享受中……我想,我的龟头也很亮了吧。

  来到15层,仔细查看门牌号,1508似乎在里面。我知道走廊上都有摄像头,不能鬼鬼祟祟,要大大方方。我装作真在找人,挺胸漫步走到1508面前,听到里面老婆吃吃地笑着,声音很低但吐字清晰:你JJ真的很大,比我老公的大许多呦,让我攥攥……嗯,硬度也够啊。你真觉着这么刺激?不就舔个脚嘛,看你刚才那正经的样子,谁知道你现在这么下贱,咯咯咯,再给我磕头嘛,人家要听响头。

  我感觉马上就要射了,裤子的帐篷老高,估计监控录像里看的清楚。房间门口不敢停留,我缓步不舍地往前走,一边飞速发出:老婆,咋样?老婆马上回:

  我刚才给他捏JJ了,真硬啊,钢棒一样,喜欢,气你。现在他有磕头呢。看来老婆都是如实播报给我啊,亲爱的蓉蓉老婆。

  老婆的表现让我感到万分刺激,我步履蹒跚地走到走廊尽头,想平静自己。

  而树欲静儿而风不止,老婆短信又来了:老公,他要吃我的口水。

  记得跟老婆说过,吃口水也属于不卫生项目,一般不做。我吃可以,别的奴尽量不给,也是对人家负责。没想到第一个奴就要她口水,看来老婆魅力不凡。

  我回到:你看着办吧,这个人还可以。老婆马上回:那好,我给他,他说吃了我口水就会射。他想射。

  靠,这么一会儿就要射啊,也不行啊。不过,一想我裤裆支楞得都走不动了,还说人家。人家是亲自跪在老婆蓉蓉面前,谁能坚持多久啊。想到这,我回:你处理。接着,我紧赶几步,回到1508门口,只听见老婆低声的咳嗓子,然后是呸呸地声音,男人的哼哼声,老婆压抑不住地低声笑着,边说:真是个贱货。

  房间里突然爆发出一个男人低闷的哼唧声,持续了20几秒。我的裤裆里,也发了一场98年那样的大洪水……

  第二天早上,我和老婆搂着睡到11点多,昨晚从宾馆回来,老婆和我大战了三个回合,我高潮了2次,老婆高潮了三次。我都差点累虚脱了。

  :我们几乎同时睁开眼,幸福地看着对方。我问:昨晚感觉怎么样,亲爱的老婆。老婆调皮地反问:你是问我和你,还是和他。我佯装生气:明知故问。

  老婆嬉笑地搂紧我,认真地说:感觉真好。玩的开心,钱也挣得太容易。这个人真不错。我忙说:忘了问了,他最后还给你钱了?嗯,老婆答,除了项链,又给了我两千。我又搂紧老婆:快赶上我一个月工资了。老婆也感慨:是啊,没想到有的时候,挣钱就是个观念和想法问题。我说:女人脱了裤子就挣钱嘛。老婆打了我一下:你坏,人家并没脱裤子嘛。但是你让他射精了呀。射精也算?老婆不服,那个露阴男也射了呢,哼。

  我把老婆转过去,从后面搂住她,JJ顶在她屁股上,老婆并不躲闪。我问:

  他射出来的多吗?可多了,老婆没犹豫地答道,一大滩。他自己撸的?恩,我的脚也踩他的JJ了,双重作用吧。我问:昨天一共用了多长时间?老婆说:不到40分钟吧。挺快的呀,我说。老婆说嗯,我开始没敢刺激他,结果他舔脚的时候裤子支起来,后来你来短信让他脱衣服,结果裤子一拖下去,龟头分泌太多了,已经坚持不住了。

  我问老婆:如果以后他还来省城,再玩不了?老婆稍微想了下:玩,当然是想了,但是。我忙问:但是什么?老婆说:我怕他爱上我。

  有这个可能吗?我问。老婆说:我有直觉,最后他要我给他一个纪念。什么纪念?我有兴趣地问。让我在他身上留个痕迹,老婆说。我有点着急:这么重要的事,昨晚怎么不告诉我呢。我看你回来的猴急样,那有时间说啊。也是,老婆那现在告诉我吧。他拿了个针灸的东西,非让我扎到他睾丸上。啊???你扎了?

  老婆嗯了一声。没出血?没有啊。这个老婆,还是有点过界。老婆安慰我说:没关系的,就那么穿进去的,他说一周后他回来还要带着这个针,为了表示对我的忠心。所以,我说他可能爱上我。

  恩,老婆分析的有道理,我说。老婆问:昨晚你觉得那个内容刺激?我忙说:

  报告老婆,你往他嘴里吐口水那段……老婆笑了起来:哈哈,你也这样啊。说着老婆转过来,喝道:张嘴!我连忙张开嘴迎接,老婆呸呸呸三口,吐得我满口。

  接着老婆一抓我的JJ,大叫道:啊,口水让你硬成这样,变态。我突然感觉要爆发,咽下老婆的口水,又张开大口,求求老婆!老婆一看,咯咯笑了起来,你跟他一个德行,接着使劲咳着自己嗓子,一口浓浓的口水进了我的嘴里,老婆下面也用着劲,我立刻喷了老婆一手。

  五 (遇见重口味)

  「上海男」走了之后,并没有按所说的那样一周后就过来,说是临时有事去了国外。这让老婆对网络交往的不可靠性有了些认识,我觉得这样也好,省的他真的对老婆动了心思,会很麻烦。男人嘛,毕竟要事业第一,SM不就是出来图个乐嘛,别认真。

  不过,「上海男」回去后在家园网站上写了篇调教纪事,详细描述了被虐过程如何刺激云云,还把老婆的qq号贴了上去,让「蓉女王」人气有很大上升,为老婆做了义务广告。而且,他经常给老婆发邮件和短信,表达对老婆的崇拜和想念。老婆呢,也偶尔和他联系一下。这是2007年的事儿。

  老婆对sm的兴趣越来越浓,像一个人刚刚学会开车,瘾头比较大一样。这个阶段内接连调教了好些外地出差过来的男m,作为职业女王,会追求成绩单的好看、收入的多寡,但是对于良家兼职的女王来说,老婆这些调教都控制在合理的频度。筛选工作很重要,也比较难,鱼龙混杂。没有合适的对象,宁可不做。

  这些男m大都住比较高级的宾馆,有外企白领,有国企管理人员,还有公务员。还别说,咱不承认不行,这些人相对素质较高,喜欢游戏之前先聊聊,大多文质彬彬,礼貌客气。老婆的气质和容貌不用说,几分钟就能让这些内心「卑微」的男人倾倒。由于事前我们都进行视频验证,这些m长得也都不错。凡是容貌凶悍、一脸横肉、形象猥琐、缺乏礼貌的家伙们,都在筛选阶段被老婆「婉拒」。

  这段时间我出差不多,所以都是我陪着老婆去宾馆,像个给老婆找嫖客的皮条客。看色文里有描述老公带着老婆去卖淫的,每次收个几十元钱也干,和我这个心理有一比。拉皮条的男人如果是绿友,给老婆找男人,那会是比较享受的职业吧。不过,玩SM的人,喜欢把自己圣化、美化、高端化,认为自己和单纯的买春,有很大的区别。

  老婆呢,就不认为自己在卖淫,她认为那是鸡干的事儿,而她是在拯救这些男人,满足他们的心理需求。我呢,也把自己的心理强化成这样。每当我和老婆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最后我总是说:对,我赞同老婆的意见,老婆不是卖淫,而是心理辅导。老婆经常一笑:狗,也是这么认为的。

  说一个公务员的片段。那是个青岛政府机关来省城办事的人,30多岁,是个资深的m,此前电话沟通过多次,一口胶东口音,照片也看过。我送老婆到了宾馆的房间门口,我躲在门镜视线之外,老婆敲开了门,刚迈进一条腿,我就听见「给蓉女王磕头请安」的声音,吓得我赶紧往后退。这家伙,直接开始了。

  我下到宾馆大堂,照例在沙发上坐着等,我已经不像第一次那么着急地探听情况了,因为我知道,回家后老婆会一五一十的把过程讲给我。留着床上听,才叫刺激。

  我斜靠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看着高级宾馆进进出出的人们,这种地方确实美女比较多,有的从暴露的装束上看似乎是小姐。老婆和她们比,相貌不算最佳,但身材好,气质不俗,属于典型的人妻、良家。刚才我和老婆上电梯时遇到几个客人,他们谁能想到一会儿将有男人给这个少妇舔脚呢。

  突然,手机来短信了,我一看差不多半小时,心说这个挺痛快,可是一看:

  老公,他刚射,可是说要来第二次,他去洗澡了,怎么办?靠,这个家伙这么有劲,我回到:他还行吗?老婆来信:他说行,要双倍付费。我回到:那好吧,我在下面等你呀。老婆来信:好老公,一个亲吻。

  又过了好久,突然看见老婆从电梯那边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我赶紧迎了上去,搂住老婆,低声问:怎么样?解决了?老婆面带娇羞地说:嗯,但这个人特别变态,他非要喝我的尿。啊?我心里想:碰上重口味的了。

  「那你?」我问。

  老婆不好意思地扭着腰,「我也觉得没什么,既然他喜欢。」「怎么给的?」我急着问。

  老婆说,「我尿到刷牙的杯子里,给他喝了。」(今后住宾馆的哥们要注意,否则杯具了)。

  「那你在他面前脱裤子了?」

  老婆不好意思地嗯了一下,有点认错的眼神看着我:「不过老公,我让他跪在墙角看着的,他没敢过来,可听话了。」

  「那他还是能看见你下面吧?」

  「嗯,应该是的,本来没有多少尿,所以挤了半天,才弄出来一点。」「他当着你的面喝的?」

  「是呀,小口喝的,很舍不得喝完的样子,嘻嘻。」我装作嗔怪老婆:「不是说好不玩黄金、圣水吗?怎么还给他呢?」老婆搂着我撒娇道:「他说要来一次,可是总也硬不起来,我用脚踩了他半天也没反应,我不是着急让他射嘛。」

  「哼,就这两下子还玩第二次?」我故作生气地说。

  「嗯,后来他磕头说,只要给他一滴圣水,他立刻能硬。」「噢?」

  「结果,他还真硬了,嘻嘻。」

  「那怎么出来的?」

  「他端起杯子来刚一闻,我就看见他下面开始硬,喝了第一口就挺挺的了。」「然后呢?」

  「然后他就自己撸射了,我看着的。」

  我搂着老婆往外走,可是老婆挣脱着,「老公,跟你商量个事儿,他……」「他怎么着?」我有点奇怪。

  「他说让我今晚在宾馆陪他?」

  「啊?刚才没射吗?」

  「射了呀,可是,可是他说要再加钱,让我陪他个通宵。还说……」「什么?」

  「还说要给我舔肛门,和我做爱,讨厌的家伙。」我心里复杂,问,「你愿意吗?」

  「老公,我听你的。」

  我其实很矛盾,想到老婆和陌生的男人睡在宾馆,和他床上翻滚,老婆娇喘连连的样子,我感到刺激得不得了,兴奋异常。但,我又怕这样一来,老婆容易动情,这些优秀的男人要是征服了老婆的心,我不就惨了。所以,我的原则是不能让老婆玩感情。女人没有感情,就难以有性。有了性,逐渐就会有感情。我还是不冒这个险为好。

  我略作思考,坚定地说,「老婆,咱俩回家玩儿。」老婆高兴地亲了我一下,「谢谢老公,走,咱们回家。」我心里暗喜,这个决定证明我很爱老婆,不是眼里只有钱,这让老婆感到开心和放心,让她认为sm不会让她失去老公。

  「你们男人为什么愿意舔屁眼?」当晚回到家里,在被窝里老婆问我。

  「不是所有男人都愿意。」我认真道。

  「恩,人家知道嘛,我指的是这些男m。那里多脏啊。」「这算什么,还有黄金奴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也对」,老婆好像顿悟似的,「连女人的黄金都能吃,何况舔了」「聪明」,我夸道。

  「我让你给我舔屁眼……」说着老婆就伸手掐我的乳头。

    六(收家奴)

  感谢造物主,把老婆生的这么性感。那段日子真是「性」福、甜蜜。

  08年奥运会后,我又开始忙了起来,出差频繁,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家奋斗啊。老婆调教m的技术已经非常娴熟,她早已能够单独去赴约而不用我陪,我出差的时候老婆自己也能应对各种m。说起来,职业女王真是高收入的行业,老婆这样挑挑拣拣、间断的调教奴隶,一个月算下来,收入竟然是我的3倍!哪像我这个跑销售的,苦逼一样给客户卖笑,也没有太多的提成,恨自己不是个女人!

  我们攒的钱越来越多,很快就会够一套小房子的首付了。哈哈,扯远了。

  一次,我去省外出差,连续两个多星期没有回家。虽然每天都和老婆通话,但临近回家的日子还是下体膨胀、归心似箭。老婆电话里告诉我,这次要给我个惊喜。

  我不断猜想是什么惊喜,可她就是不说,暂时保密,跟我卖关子啊。难道是钓到什么大鱼了?碰上大富翁?不过不大可能。因为真正的富翁,不会像大多数m这样在网上苦苦追寻女王,人家有钱,要什么美女没有?什么玩不成?网上玩sm的,大多数属于中产吧,有条件、有时间上网,也肯为此付出每次动辄几百甚至上千的调教费。不管那么多,到家就知道了。

  晚上八点多的火车回到省城,我打上出租车(出差归来的当日,公司给报销)赶到家,一进家门老婆就笑盈盈地迎了上来,她穿了件浅绿色薄薄的羊绒开衫,里面的衬衣雪白熨帖,衬托着老婆娇美的面庞。我见厨房饭菜已经摆好,但我顾不得肚子饿,而是饿虎扑食一样把老婆抱住,手伸进老婆的内衣。

  老婆笑着推开我:「你这个色鬼,没发现家里有变化?」我环顾了一下,家具位置什么的并没有改变,不过确实异常的整洁。以前,老婆不爱干家务,更不爱收拾屋子,但我也不在乎,无所谓。但是现在看,确实窗明几净,非常爽人,老婆变勤快了?

  「好老婆,辛苦啦!」我又要抱紧老婆,老婆搂着我的脖子撒娇道:「你坏,还真舍得让女王老婆干活。」

  「我舍不得啊,可是这……」我拖着老婆走进卧室滚到床上,老婆拿开我要伸到她胸罩里的手,说「老公,我要告诉你件事,你不许生气」。

  「什么事?生什么气啊」我停住了动作,脸对脸和老婆躺在床上,呼吸着老婆如兰的气息。

  「我收了个家奴。」老婆声音平静地说,并看着我的眼睛。

  「啊?」我跳了起来,「真的假的?」

  「真的呀,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老婆嗔怪道。

  「网上找的?」我吃惊的问,同时「家奴」这个词儿也刺激到了我。

  「不是啊,网上的m都是外地的,怎么能经常伺候我呢,家奴必须是本地的呀」

  「那他是……」

  「你猜」老婆有些诡秘地说。

  「这个太难了」,我盯着老婆好看的眼睛,把嘴凑上去。老婆伸出一个食指挡住了我的嘴唇,「猜不出不给。」

  「这上哪儿猜去,是全天候的?」我好奇地问。

  「随叫随到的,不过要在他下班的时候。」老婆扭了一下身子,向我凑过来。

  「我让你见见他?」

  「啊?!!!他在家里?」天哪,老婆进步的速度太突飞猛进了。

  「看把你吓成这样,胆小鬼」,老婆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额头,「放心,他被我训练的很乖。让你看看我怎么调奴的」

  我的妈呀,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老婆起身坐在床边,让我躺在里面,「让你看好戏,老公」,说着对着卫生间的方向喊了声:「修文,女王召见你」

  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卫生间的门响,叮当哗啦的声音,接着,一个裸体男人缓缓爬了进来!脖子上套着项圈。

  我心里砰砰跳,不禁啊了一声,老婆打了我屁股一巴掌,并对着那个男人道:

  「爬过来吧。」

  男人哗啦哗啦地爬到床前,隐约看见下体当啷着,半硬不硬,不到30岁的样子,看着挺文气,眼睛有些凹陷,似乎是近视眼。男人爬到老婆脚前,先是咚咚咚地磕头起来,并呼喊「拜见蓉女王大人」。

  老婆笑了,「乖,磕10个就可以」。男人遵命地磕头完毕,低头跪在那里。

  老婆伸手抬起男人的下巴,「女王的老公回来了,这回你得伺候两个人了,愿不愿意呀?」

  男人又磕头下去「愿意,一切听从蓉女王的命令」「真乖,修文今天变现不错,房间打扫这么干净,女王要奖励你哟」「谢谢女王!」

  「张嘴」

  男人张开嘴,仰头对着老婆,老婆笑着「呸」了一口,吐在男人的嘴里。男人马上咽掉,似乎很回味。

  「香吗?」老婆声音魅惑地问,我骨头都酥了。

  「报告女王,香!」

  「真贱,吃女人口水还说香」,接着抬手给了他一个耳光,男人立刻道:

  「谢谢女王!」老婆笑得前仰后合。

  「老公,看到了吧。」老婆回身对着我,「这个奴不但来咱家做奴,每个月还得孝敬我很多钱呢,来给我干活儿,还得给我钱,你们男人咋这么贱呢?」,说着,揪了我下面一把,早已硬起来的下体一震。

  「修文,卫生间都擦干净了吗?」老婆俏声问。

  「报告女王,擦干净了」男人机械地回答。

  「好,老公你去洗澡吧,洗完吃饭,尝尝他的手艺」啊,那饭菜是他给做啊。

  老婆俯身拍了拍男人的脸,命令道:「一会儿女王和老公吃饭的时候,你在饭桌下面给我舔脚哟,赏赐你的」

  男人激动地趴下磕头。

  我跃身起来,冲到外面,三下五除二进了浴室,很快洗好了澡。

  吃饭的时候,这个叫「修文」的男人蜷缩在桌下,认真地吸吮着老婆的每个脚趾。老婆边吃边说:「老公你不知道他是谁吧?」我说不知道啊。老婆说:嘻嘻,他就是那个露阴癖!

  「啊?!!!真的?」我往桌下看了看男人,他仿佛是聋子,对我们的谈话无动于衷,专心舔着老婆的脚。

  「是啊,他叫陈修文,那天又碰到他露阴,我就过去说你给我站住,他就跪在那儿不敢动。我说我要报警,他就大哭,然后磕头求我。我说那你要给我做奴隶。」

  「这么简单?」

  「恩,就这么简单,他还要把50% 的工资给我,我说不一定要,看他表现如何了。他是东方机械厂的工程师,手很巧,会干各种家务活儿呢」「啊,他结婚了吗?」

  「没有,没对象呢,他说要一辈子做我的奴。是不是啊,修文?」老婆踢了男人一下。

  男人忙不迭地答应「是是是,我愿意做蓉女王一辈子的奴隶,伺候蓉女王!」老婆笑了。

  字节数:31922
上一篇:【静月帆飞】【第四章】           下一篇:【加油站游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