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保存到桌面
【白素之地道失身】【完】


  白素之地道失身


  全书情节请参见倪匡《天外金球》


  白素推门而出,眼前仍是一片黑暗。


  当她按亮了电筒之后,她不禁吸了一口气,在她面前,仍是一大间地窖。然而,地窖中却放满了佛像。那些佛像,只是随便地放着的,有几座甚至斜倒在地上或莲座之上。


  佛像有石的、铜的、木的种种,大小不一,但是毫无例外的,则是几乎所有的石像上,都镶嵌着各种各样的宝石。


  电筒的光芒,十分微弱,但是在一团昏黄色的光芒之中,反射出来的各种宝光,却令人目为之眩,白素立时熄了电筒,但是她的眼前,仍是充满了各种颜色的异彩!


  白素呆了半晌,才慢慢地穿过那许多价值连城的佛像,向前走去。


  不多久,她便发现了一道铁梯,那道铁梯通向上面,白素抬头向上望去,看到铁梯的尽头处,似乎有一块石板可以顶起来,使人离开地窖。


  白素迅速地爬上了铁梯,到了铁梯的尽头处,又侧耳细听了片刻。


  她听不到有甚么声音,是以她便开始用手去托那块看来可以移动的石板。白素用了相当大的力量,那块石板才略被她顶得起了寸许。


  石板才一被顶起,立时一道光亮,直射了下来。


  那道光亮,犹如是一道突然其来的闪电一样,吓得白素陡地吃了一惊,一松手,石板又落了下来。石板一落下来,她的眼前,重又成了一片黑暗,白素心头怦怦乱跳,因为她绝未曾想到,从这里出去,会是旷地!


  她以为身在地窖,如果出去的话,一定是神宫的底层,是以那突然其来的阳光,使得她大大地吃了一惊。


  她定下了神来,再度将那块石板慢慢地顶起。


  石板被顶起三寸左右之后,便向外张望,她的眼睛要好一会才能适应外面的光线,首先看到一堵石砌的高墙。在墙脚下,满是两三尺长的野草,沿着墙有一排石坛,坛上全是石刻的佛像。


  外面很静,似乎没有甚么人,白素将石板顶得更高一些。


  等到她肯定外面没有人的时候,她用力将石板托高,身子打横跃了出来,放下了石板,一跃向前,跃上了石坛,在一座佛像和石坛之前,躲了起来。


  这时,她才看清,自己冒出来的地方,是一个天井。


  这天井的四面,全是高墙,只有一条小巷,可以通向别处。


  在神宫之中为甚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天井,白素不明白,她知道,已经正式地进入神宫了!


  到了那小巷的口子上,向前走去。小巷的尽头,是一道木门。


  白素轻轻一推,那道木门便发出“吱”


  地一声响,被她推了开来。


  神宫内十分寂静,那“吱”地一声,已足以令得她紧张起,她身形一闪,闪进了门。


  门内十分之阴暗,她要过上半分钟,才能够看清目前的情形。那显然是一个庙堂,许多座佛像,端庄地坐在佛龛之中。


  而这些佛像也显然许久没有人去照料它们了,因为它们的身上,全是积尘。


  但尽管佛像上满是尘埃,镶嵌在佛像上的各种宝石,仍然闪耀着神秘而奇异的光芒。


  白素贴着一尊又一尊的佛像,慢慢地向前走着,出奇的沉静,使得气氛更加神秘。


  她穿过了那座庙堂,到了另一扇门前,她侧耳听了一听,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白素不敢再向前走去,她在这个庙堂之中,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躺了下来,嚼了几口乾粮。


  她的确需要休息一下,因此她在躺下来之后不久,就进入了半睡眠状态。她是被一阵脚步声惊醒的。


  她坐起身向外望去,只见一小队士兵正穿过庙堂,向前走去。白素从士兵的手中全拿着电筒这一点上来推测,天色已经黑了。


  一等那一小队士兵穿过了庙堂,白素立即自佛像之后跳出来,向前奔去,奔进了另一扇门,外面也是一座庙堂,一间庙堂接着一间庙堂,白素真不知道自己怎样才能找到楼梯,怎样才能到达七楼!


  她奔出了几步,又听得到前面有脚步声传了过来,白素连忙将身子隐在阴暗的地方,她听得一个人在大声呼叫,正是钱万人的声音!钱万人在大肆咆哮:


  “一定是她,她一定已混进来了,你们搜了一夜,也未曾搜到,已经尽了力么?”


  另一个声音老大不愿意道:“当然尽全力了,可是你应该知道,神宫中有上万间房间,还有无数不知的暗道,哪能这么容易找到。”


  钱万人继续咆哮:“可是你们有两师人!”


  对方显然也不耐烦了:“不锗,我们有两师人。”


  钱万人叱道:“那是耻辱,两师人而捉不住一个反动分子,那是耻辱。”


  这时,白素也可以看到那两个人了,钱万人走在前面,在他后面跟着一个将官,穿着少将的制服。


  钱万人又道:“应该展开更大规模的搜索,每一层,以一营人为单位。”


  少将转身走开,钱万人却仍然停在庙堂之中,他来回踱了几步,一脚踢开了一尊佛像,在佛座上坐了下来。他背对着白素,离开白素只不过六七尺!


  白素在刹那之间,感到了那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她可以根本不必偷偷摸摸地寻找登上七楼的道路,她可以要挟钱万人,将她带到七楼去!


  当白素一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她的心情又顿时紧张了起来,她考虑了一下,考虑是不是可以行得通。如果她不采取这个办法的话,她又有甚么办法可以登上七楼?


  白素考虑的结果是:立即行动!


  她在这样想时,由于心情紧张,气息不禁粗了些,钱万人身形一挺,似有所觉,这时,忽然又有脚步声传了过来,白素身子一缩,缩到了佛像之后,一小队士兵,快步地走了过来。


  那一队正在向前走来的士兵,看到钱万人,一齐停了下来,钱万人劈手夺过了班长手中的冲锋枪,向着白素藏身的佛像,扫出了一排又一排的子弹。


  子弹在庙堂之中呼啸着,发出惊心动魄的声响,那一尊大佛像,在刹那之间,便变成了蜂巢,终于,发出了轰地一下巨响,倒了下来。


  佛像一倒,钱万人身子俯伏着,一面不断扫射,一面喝道:“亮着电筒!”


  每一个在神宫中巡逻的士兵,身边都带有强力的手电筒的。钱万人的命令一下,十几支手电筒一齐亮了起来,向前射去。


  手电筒的光芒照耀之下,在那尊倒下来的佛像之后,并没有人影。


  钱万人呆了一呆,他感觉极其敏锐,可以肯定刚才背后有人,甚至可以肯定那就是他要找的白素,所以他又命令:“散开来,搜索,召集更多的人来,围住这个庙堂。敌人是持有武器的,行动要小心。”


  那班长奔了出去,不到十分钟,至少有一百多人,涌了进来,每一尊佛像全都被推倒,刺刀在每一个窟窿中刺着,有些窟窿根本是躲不进一个人去的,但是搜索的兵士,却仍然不肯放过。


  钱万人只当自己一棑子弹扫出,白素便必然难以幸免。如果说白素能够躲过他的扫射,那已是不容易的事情了。


  可是如今,白素却不但躲过了他的扫射,而且竟突如其来地失踪了。


  钱万人实是难以想像白素究竟到甚么地方去了,因为前半分钟,白素还是在他身后的。


  而在这半分钟之内,他至少扫出了百余发子弹,白素能够利用这半分钟时间,做些甚么呢?


  她怎么能够逃得出去呢?如果她不是逃走了,她又是到甚么地方去了呢?


  当一百多个人搜索了十五分钟而没有结果之后,钱万人便知道,白素一定是在一条甚么暗道中逃走了,但是暗道在甚么地方呢?


  钱万人来到了那尊佛像之后,和几个军官仔细地搜索着,可是他们却找不到暗道的所在地。


  白素像是完全消失在空气中了一样!


  钱万人知道,白素还是在神宫之中,但是她在神宫的甚么地方?却不得而知!


  白素究竟是到甚么地方了呢?


  恰如钱万人所料,白素进入了一条暗道之中。


  而白素之所以能进入那条暗道,也是十分偶然的一个机会,要不然,她一定束手就擒了!


  当她一闪身,闪到了佛像后面的时候,用力向佛像一推。她本来是想将那座大佛像推倒,造成一场混乱,然后趁机离去的。


  但是,她双手用力一推之下,却推开了一扇暗门,那佛像,竟是空心的!白素连忙跨身而进,那时候,惊心动魄的枪声已然响起来了。


  白素一进入佛像的内部,身子立即向下跌了下去,一连跌进了几块翻板,她猜想自己是穿过了佛像的底部,又穿过了佛座,直向下跌去。


  白素所不知道的是,暗道的制作精巧,在人一跌下去之后,原来是活动的翻板,立时便不能再动,所以钱万人无法找到暗道的入口。


  白素直向下跌着,她双手乱抓,想抓到一点东西,但是却又抓不到。


  她的眼前一片漆黑,她只得像才跌进神宫那时一样,蜷屈着身子,尽量放松肌肉,等到碰到实地的时候,不致于伤得太重。


  然而,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当她终于跌下去、碰到了东西之际,碰到的却不是坚硬的岩石,而是柔软的垫子!白素的肩头先碰到垫子,她的身子甚至向上弹了起来。


  白素心中大喜,身子一挺,立时站直。


  可是,她的身子才一站直,左侧“呼”


  地一声,生出了一股劲风,像是有人扑了过来!


  这比跌下来的时候,下面竟是有着柔软的垫子,更加使白素惊愕!


  而这时候,眼前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向她扑来的是甚么人。她的身子突然一侧,顺手一带,将那个扑向她的人,带得滚过一边。


  也在这时候,她敏锐的感觉又告诉她,在她身子的四面八方,都有人向她扑了过来,向她作大包围。白素立即将身子向旁闪去,才一闪,她的右腿,便突然被人抱住。白素连忙扬起腿来,向上猛地一抖,她希望藉着这一抖之力,将抱住自己右腿的人,抖了出去。


  可是,那人抱得十分紧,白素扬腿踢出,并未曾将他抛出。


  相反地,由于她的右腿被人紧紧地抱住,重心不稳,人已陡地倒下,刚一倒下,便有人将她的头部压住。白素虽然竭力挣扎着,但是对方的人实在太多了,她终于被双手紧紧地反缚了起来。


  然后,又有一条湿沥漉的毛巾,塞进了她的口中,令她作声不得。


  这时,她听到一个男声说了几句话,白素对藏语并不熟悉,只听出他在说“女人——女人”。看来这些人知道了自己的性别。这时耳边又传来几个男子低声的欢呼,接着便有两个人靠了过来,将白素抬了起来。


  她被这两个人抬着,向前走去,曲曲折折地向前走了许久,才停了下来。一路上一直没有人讲话,也没有人着灯,而那些人的行动,又一点声音都没有,使得白素有自己已落在一群幽灵手中的感觉。


  这时,白素被放了下来,她立即感觉到自己是被放在一片厚软的地毯上。同时,洞中亮起了一缕火光。借着这道光芒,白素知道自己身处一个小小的房间内,四壁全是西藏特有的挂毯。房间的正中供着一尊面目狰狞的欢喜佛。


  白素的身边站着两个身型不高,但极为健硕的汉子,全都赤着上身,只在身下围了一块羊皮。其中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在欢喜佛前点起一炷香来,顿时一股奇异的香味弥漫在整个房间中。那男子转过头来,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白素那白皙的脸庞。白素那美丽的容颜使那男子不由一怔,他用不太流利的汉语问道:“你——你是汉人!”


  白素无法开口,只是点点头,那男子脸上顿时露出惶恐的神色来。他道:


  “你是白——白小姐?”白素又点了点头,那男子的神色更加难看起来,他急忙伸手把白素口中的毛巾拿了出来,一边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是赞普,遵照活佛的旨意,说近日会有一位白小姐会来,我们一直在等候。今天是‘巴祖日’,我们以为是白小姐是活佛赐下的女人,不小心有所冒犯,实在是过意不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跪近来解白素身上的绳子。那绳子绑得极紧,白素只感觉一只火热的大手挨近自己的身子,口鼻中满是那奇异的香气和男人身上浓厚的体味。


  白素忽然感到一阵极度的放松,她原本因为紧张而绷紧的肌肉顿时松弛下来。


  经历了那么凶险的追捕,此时的她顿时感觉有些疲累,脑中感觉如在云端,她迷迷糊糊的问道:“什么是‘巴祖日’?”


  赞普说道:“我们这一族世代守卫着神宫的地道,每半年活佛便会挑选虔诚的女子,赐予我们一族,为我们繁育子孙。


  啊——不好!极乐香!”赞普说道这儿,顿时变了颜色,他的眼睛望向那柱香。这时整个房间满是那种奇异的香气,在一旁的另一个年轻男子直直的看着白素的身体,鼻中发出沉重的喘息声来。


  赞普涩声到:“白——白小姐——!”


  他的声音变得又干又涩,脸上冒出一层细细的汗珠来。他停下了解绳的动作,和旁边那人一样直直的看着白素丰腴的身子。


  一瞬间白素心中顿时生出几分不安来,她的头脑恢复了几分清明,知道那极乐香中必有不妥。但此时极乐香那奇异的香气已经无所不在。白素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在极乐香的效力发作前挣脱已经有些松动的绳子,但这一口香气吸入腹中,白素只觉浑身发软,竟再也使不出力来。


  这时,白素在惊急之中看到,远处的男人扯下身上的羊皮,跪在身旁的赞普更是大手一伸,摸上了白素那丰满的前胸。


  只听“哧哧”几声,白素身上的衣裙被粗暴地扯破并撕了下来,娇嫩柔滑的肌肤越来越多地暴露在空气中。白素虽然平素机智过人,此时也羞得面红耳赤,拼命挣扎扭动着娇躯,但她被束缚的双手怎么也挣不开,挣扎的身子反而引得胸前翘挺的乳房晃出一阵乳波来。


  “啊……不要……把手拿开……”昏暗的灯光中一只粗糙的大手已经摸上了白素那高耸着的赤乳房,并开始肆意地揉捏起来。白素与卫斯理成婚不久,但卫斯理极为爱护自己的娇妻,平素亲热,哪有如此的粗鲁。此时白素娇嫩的乳房受到前所未经的触摸,一阵阵地寒栗过后,那嫣红的乳珠竟然已经悄然挺立。


  这时又听“哧”的一声,白素身上最后一块衣物也被扯了下来。那如象牙般洁白的身子暴露在男人眼中,顿时更加激起了男人的欲望。白素侧过身子,尽力蜷缩着,但她知道自己很难逃脱失身的命运了。


  这时,另一个男人来到白素身后,一双火热但又粗糙的大手抚上了白素那浑圆翘挺的屁股。白素知道自己的屁股生的极美,自幼习武使得她的臀部翘挺紧致,婚后在卫斯理的浇灌下,更是浑圆迷人,仿佛是一颗诱人的水蜜桃。此时这颗饱满多汁的水蜜桃,正被一双粗糙的大手肆意揉捏着。


  白素纤细的腰肢本能地用力扭动,摇晃着屁股想要摆脱那只手,但赞普的手又摸上了她的胴体。


  “放开……啊……唔唔……”白素急促地喘息着,扭动着腰肢,螓首左右摇摆,作着徒劳的挣扎。突然,一只大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令她合不拢嘴。


  白素只觉一股股男人的热气冲向她的娇靥,原本应该让她感到无比恶心的气息,此时在极乐香的作用下,却让白素觉得口感舌燥。那种男人粗犷无比的气息,仿佛激发了她女性最原始的本能。很快她的双唇就被一张大嘴紧紧封住,接着那根粗大的舌头粗鲁的伸进她的嘴里,咂吸着她的香津。白素口中顿时生出津液来,尖尖香舌试图抵御,但反被那人的舌头缠住,愈发放肆地在她口中搅动。


  白素心中无比哀伤,两行清泪从紧闭的双眼中涌出,顺着双颊流了下来。但此刻她的身子却变得极度敏感,在原始本能的催动下反而不自觉的迎合着两个男人的侵犯。


  这时,抚摸着屁股的大手移到了白素的脚踝处,那如钢铁般的手掌缓缓用力,把白素努力绞紧的修长美腿慢慢拉开来。


  白素觉得自己的小腿仿佛要被折断一般,修长的美腿被扯成了一个大大的“人”字。


  这这姿势把白素最神秘也是最为羞耻的部位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


  白素的双手依旧被缚在身后,这使她胸前那一对丰满的椒乳变得更加坚挺,此时赞普双手掌握着白素的乳房,贪婪地吮吸着那两颗葡萄一般的嫣红蓓蕾。


  身后的男人跨在白素两腿之间,双手抓捏着白素的两瓣臀肉,十指顺着沟壑轻轻划弄,脑袋慢慢低下,嗅着白素的下体散发出的幽香。


  白素下体毛发稀疏,只在趾骨上方有几缕修剪的整齐的阴毛,下面整个牝户光洁无毛,呈现出诱人的肉红色。白素从来没有试过口交,她虽然知道男女之间有这种行为,但却本能的对此有些厌恶。此时男人呼出一股股热气,伴随着喉间发出喘息,刺激的白素敏感的下体愈发红润。


  那个年轻的男人在白素那两瓣蚌肉上来来回回地舔了几趟,白素被刺激得“呜呜”呻吟,两条大腿拼命地想要夹紧,但平时修长有力的大腿此时却怎么也无法合拢。她能做到的只是不停的颤抖。年轻男人用舌头细细地顺着白素那紧紧闭合的牝缝上下舐弄,却不急着破门而入。在沟壑内探索的双手则停在了白素娇嫩的菊花蕾上,手指轻轻揉弄着敏感的嫩肉。此时全身极为敏感的白素只能发出一阵阵无意义的哼声,虽然牝户只是外面被爱抚,淫水却已经不争气地从肉缝中渗了几滴出来。


  “呜呜……不……不要……”刚才强吻白素的赞普已经将嘴松开,开始亲吻她的脸颊、发际和耳珠。白素被下体和胸前传来的一波波异样感觉冲击得神智模糊,口中只能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词来表达她仍旧不屈。


  年轻男人将舌头用力顶开白素的牝户,向内钻探而去。粗糙的舌头不住地搅动,刺激着白素敏感的牝户内壁,白素宛转娇啼着不停挣扎,但淫水却从花蕊深处源源不绝地汩汩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


  …我死了……”白素突然浑身一阵抽搐,不由自主地尖声长叫。原来她牝户中的舌头突然拨弄那颗娇嫩的阴蒂,并继之以嘬吸和轻咬,而一根手指,也在此时突然深深地插入了她的菊花蕾。


  白素在这从未尝试过的玩弄下达到了高潮,她连绵不绝地尖声呻吟着,娇躯剧烈地颤抖,香汗淋漓,淫水一股股地从花心喷射出来,牝户和肛门一阵阵地紧缩。


  终于,她的呻吟声渐渐微弱,四肢和纤腰也完全瘫软下来,软绵绵地躺在地毯上,只剩了急促的喘息。“卫——对不起——”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舔阴并达到了高潮,此刻白素心中满是羞耻和歉意。


  这时赞普和那个年轻男子交换了一下位子,他来到白素身后,抱起白素的下身,双臂夹着白素两条玉腿,双手托着白素弹性十足的屁股,使她的牝户对准了自己胯下昂然挺立的巨大肉棒。


  他将龟头在白素那两瓣湿漉漉的娇嫩蚌肉上来回蹭着,直到那根黝黑的阴茎上涂满了白素那乳白色的淫液。他深吸了一口气,猛地一耸腰,火热粗大的肉棒破开白素娇嫩的花瓣,缓慢而坚定的插入白素娇嫩多汁的阴道。


  平日端庄冷静的白素此时蛾眉微憷,口中发出一声声娇弱的呼声。白素的阴道极为紧窄,滑腻的阴道口将赞普那硕大的龟头紧紧咬住,虽然有淫水的滋润,粗大的肉棒抽插起来仍然需要用很大的力。白素秀丽的小嘴张得浑圆,娇嫩的下体感仿佛要被撕开来一般,但在这撕裂般的痛楚中白素又感到一种异样的充实感。


  在最初的几下艰难抽插后,阳具在白素下体的出入渐渐顺畅起来。赞普将白素的大腿折成一字,喉中发出一声低吼,结实的身子猛地向前一挺,那粗大的阳具“噗”的一下,狠狠的顶入了白素身体的最深处。


  “啊……”白素脸上露出既痛楚又舒畅的表情来。她那纤细的秀眉微微憷起,白皙的脸庞泛着诱人的红晕,平日清澈的双眼满是迷离的神光,贝齿轻咬,红唇微张,结实修长的大腿在赞普的腰际挣扎扭动,看似抗拒,最终却变成了不自觉的配合。迎合着身上的男人一下比一下更为凶猛的刺入。


  赞普扑在白素丰润而又柔弱无骨的身子上,那对翘挺的椒乳被赞普那宽厚的胸膛压成厚实的肉饼,顶端立起的乳尖被男人粗糙的皮肤摩擦着,硬的如同宝石一般。


  男人奋力冲刺,每一下都重重地顶在白素的娇嫩花心上。白素只觉那火热的龟头撞的自己骨酥肉麻,口中发出一声声媚人的呻吟来,下体更是冒出一股股淫液,伴随着赞普粗大的肉棒“噗滋噗滋”的进出,构成了一出罕见的淫虐乐章。


  赞普直直操了几百下,白素已被操得腰酥骨软,眼见白素呻吟声越来越高,又将到达高潮,赞普却忽然停下,将白素抱了起来。白素此时已经放弃了心中最后的坚持,幽怨的望着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却乖乖的配合着男人的动作,任由摆布。


  在房间幽暗昏黄的灯光下,曾经被多少江湖上的年轻俊杰所仰望过的白素,此刻正一丝不挂地跪坐在名为赞普的中年男人身上,娇艳的花瓣淫糜地张开,当中笔直地插着一根粗大的肉棒,淫水因为过于激烈的抽插而变成了白沫,在肉体交合处丝丝渗出。另一个年轻男子,放肆地亲吻抚摸着她的一切敏感带:嘴唇、耳垂、腋下、椒乳、肛门……白素恍惚发觉自己手中正握着那个年轻男子的巨大肉棒,这根青筋盘绕的火热阳具似乎比插在体内的肉棒更加粗大,更加坚硬。此时白素忽然又想起了卫斯理。


  “不!”巨大的愧疚感夹杂着由于肉体欢愉而产生的羞耻感,使得原本已经神智模糊的白素又恢复了几分清明。急于摆脱下体那根火热粗壮的阳具,白素慌乱中双手紧紧的握住眼前这根坚挺无比的阳具,仿佛好像找到了着力点一般,扯着身子,本能地把残余的力气聚在双腿上,努力抬起丰臀,使肉棒从牝户中慢慢地退出,紧致的蚌肉却舍不得似的兀自紧紧包裹着男人的阳具。


  随着阳具的退出,白素那泛着水光,肿胀成暗红色的牝户正处在高潮边缘,因为忽然失去了阳具的填充,感到极度的麻痒难忍。


  白素的身子越抬越慢,她的肉体本能的渴望着阳具的插入,下体巨大的空虚感让她陷入了极度的苦恼。白素不愧是女中豪杰,她银牙一咬,双手在年轻男子的阳具上一借力,赞普那整根油光闪亮的阳具便“噗”的一声,从白素的下体脱离出来。


  正当白素为此长出了一口气,赞普一挺粗腰,那沾满淫液的龟头再度顶上了白素饱满的阴唇。已经在耗尽力量的白素不及反抗,一双大手便死死捧住按住了她的浑圆的屁股,并且猛然用力向下一压。


  “啊……”白素一声娇呼,娇躯重又跌落,而那根肉棒也毫不留情地再次深深贯入,直抵花心。这一下冲击所带来的巨大快感顿时让白素肥美的身子酥了一半,花心却因此而渗出淫水。


  白素本能地再次抬起屁股,想要摆脱插在牝户里的肉棒,但每次当肉棒快要拔出去的时候,总会有一双大手将她按下,于是肉棒就一次次地重重插入,插得她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渐渐,身体的本能反应已不受她的控制,一次次深深的插入的快感也使给她暂时清明的大脑又开始迷乱起来。


  “好重……我要被插穿了……啊……”


  此时那双大手已经移到了白素的胸前,大肆玩弄了她那跃动的双丸。但白素仍不自觉的耸动着肥大的屁股。她的下体自动地吞吐着肉棒,脸上的泪水与牝户的淫水一起涌出,而从樱桃小口中吐出的呻吟也愈来愈有了放荡的成分。


  白素的耸动越来越剧烈,她肥白的屁股时而高高翘起,重重砸下,时而以粗大的阳具为轴心,前后晃动。二人的结合处,满是因为剧烈摩擦产生的白沫。


  这时,一根在那娇嫩的菊花蕾处抚摸了良久的粗大的手指突然撑开了白素的屁眼,借着滑腻的淫液在白素的屁眼中就是一下抠挖。


  “啊……不要……要……要死了……


  天……天哪……”这忽如其来的刺激的作用下,白素到达了第二次高潮。她身体紧绷,充满淫液的阴道死死的收缩着,整个身子一阵抽搐,口中更是发出一声声如泣如诉的呻吟来。


  到达高潮的白素浑身无力,扑倒在赞普的身上。蹲在白素身后的年轻男子看到赞普的大阳具依旧死死的顶在白素的体内。


  白素那浑圆雪白的屁股因为高潮而晃动着,自己插在白素那粉红色小屁眼的中指更是感到一阵阵的收缩。


  年轻男子欲火大盛,他之前一直在摩弄白素肥嫩的屁股,手指在白素那紧致娇柔的菊花蕾上已经玩弄了许久。此刻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欲火,按住了白素肥白的屁股,双手将白素的臀瓣分开,一条比赞普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肉棒正正地顶上了白素那早已浸透淫水的菊花蕾,年轻男子稍一用力,火热的龟头已经撑开了菊花蕾,陷了进去。


  “不要……会裂开的……”已经陷入快感中的白素发觉自己的菊花蕾一阵剧痛,顿时又恢复了几分清明。她发出软弱无力的叫声“会裂开的……不要啊……求求你……”


  白素想不到连自己觉得最脏的屁眼也会遭到插入,她的神智被快感和恐惧冲击得几乎崩溃了。“啊……不要……呜呜……好痛……呜呜……”,她断断续续地吐出了那几个词,语若蚊蚋,几不可闻。


  年轻男子根本听不懂白素的话,他已经被刚才白素那淫靡的反应彻底激起了欲望,只见他向前奋力一挺腰,沾满淫液的巨大肉棒深深地贯入了白素的菊穴。


  “啊啊啊啊……”撕裂般的痛楚从被开苞的肛门传来,白素发出一阵凄惨地号叫起来。


  年轻男子开始顺着赞普的节奏一下一下地插入,比牝户更加紧致的菊花蕾让他每次抽插都相当费力,但也使他爽得直喘粗气。


  白素被两个男人紧紧的夹在中间,两根粗大的肉棒同时轰击着她娇嫩的牝户和菊花蕾,剧烈的痛楚让她几乎晕死过去,但偏偏知觉仍然很清晰。她声嘶力竭地哭号着,忍受着每一下让她痛不欲生的冲击。


  但渐渐地,那种奇怪的感觉伴随着痛苦又开始冲击她的脑海,她的哭号也慢慢变成了曼长的呻吟,完全不像是正在被两个男人粗暴地蹂躏着。


  “呜……我要被操死了……”昏暗的灯光下,白素微弱的哭号伴随着呻吟,三人的身影在墙壁上投出奇怪的影子。此时白素变成了仰面躺在年轻男人的身上,他的肉棒从下面插入她的屁眼,赞普则从正面掰开她的双腿,将白素的大腿压在她的胸前,胯下的阳具如同打桩一般,狠狠地插入她的牝户。被蹂躏的牝户和屁眼似乎已经适应了肉棒的插入,白素沉迷在这羞耻的快感中。


  “啊啊啊啊……操死我吧……”白素终于达到了今天的最高潮,她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脸庞酡红,乌发散乱,修长的大腿一阵踢蹬,花心中涌出大量的淫水,阴道和直肠痉挛一般地收缩。赞普和那个年轻男子终于抵挡不住白素体内那要命的蠕动,自个低吼一声,两只粗大的阳具射出火热的精液,将白素打的浑身乱颤,终于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白素从昏迷中醒来,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再也没有之前的软弱无力。她睁开双眼,发现刚才的两个男人早已不知所踪。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被仔细的清洗过,身上换上了一件普通藏族妇人穿的衣服。


  之前疯狂的性爱仿佛一场春梦,但下体残留的酥麻以及脑海中极为深刻的甜蜜快感让白素知道自己绝不是在做梦。白素的泪水从眼中涌出,她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将这段经过永远的埋藏在记忆的深处。


  白素站了起来,摸索着离开了这个房间,重新走入黑暗的秘道。借着从小房间拿来的那盏小油灯,白素走了大有半个小时,她终于来到了一个大房间。


  那盏小油灯的光芒,实在是微弱得可怜,可是在漆也似黑的环境中,也足够使人看清周围的情形了。


  白素首先看到的,是一张又一张,满是皱纹,皮肤粗糙,但是却又神情坚定的脸,约莫有三五十人之多。坐在一块大石上,则是一个五十多岁左右的中年人,他的身上,披着一块老羊皮,露出了一只手臂,那条手臂上,满是隆起的盘虬的肌肉。


  他望着白素,所有人都望着白素。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十分惊讶的神色来。有两个人,低声地叫了一句。


  他们叫的是甚么话,白素听不懂,但是白素却可以知道,那是由于他们绝未料到秘道里会出现一位女子的缘故。


  那个中年人显然是这群人的首领,他站了起来,来到了白素面前,面上的神情,极之难以形容,他摇着头,道:“菩萨啊,你不会是……不会是白小姐吧?”


  白素听得对方称她为“白小姐”,连连点头:“是的,我是。”


  那中年人道:“我们一直在这里存身,我们本来管理神宫的暗道,敌人来了,我们就躲在暗道之中。我们和外面有联络,前两天,我们接到信鸽的消息,详细地介绍了你,可是我们无法和你联络,却不料……”


  白素露出苦笑。


  ————————————————————————————————写到这儿,便接不下去了。白素在拿到天外金球之后,赶到印度去见那位活佛。


  至于活佛与白素之间会不会参上一段欢喜禅,就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了。


  倪匡的小说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有很多,但其中白素被塑造的特别完美,几乎没有什么弱点。最近无事重看卫斯理系列,忽然发现在卫斯理的早期故事中,居然还有这么一段白素被擒的情节。一时手痒,改编了一下。大家看到此文觉得没头没尾,别来怪我啊!


  【完】


  字节数:22308


  

上一篇:【女超人的跟踪者】【完】           下一篇:【白蛇传之初相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