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保存到桌面
【何夕缘】【作者:玄素】【1-2】
 01生死轮回

  世间是否真的存在生死轮回没有人得知,只是经常会有相爱的恋人,在互诉情愫之时,发誓愿两人下辈子仍然能够在一起,以此,来表达彼此间的爱意之深切。

  欲念大陆之上,一个极其普通的小镇子中,曾经便有过一对恩爱无比的恋人,只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却并不被世人所认可,因为与其说他们是恋人,还不如说他们是情人为恰当一些,这对情人之中的女子,是一名有夫之妇,名曰潘杏夕。

  在潘杏夕还是黄花闺女的时候,便是镇子上出了名的美人,长的是眉目如画,娇艳如花,只可惜她的家境贫寒,母亲常年卧病在床,父亲只知吃喝漂赌,完全不顾自己妻女的死活,于是,在潘杏夕十六岁那年,她便为了自己的母亲,无奈嫁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镇子上的一名富豪之子,比潘杏夕整整大了十岁的赵田财。

  赵田财不痴不傻,相貌堂堂,也算是一表人才,对待潘杏夕是恩爱有加,宠爱无比,另外人无不艳羡,只可惜,潘杏夕对他却是毫无感觉,而且,赵田财还有一处隐疾,是无外人得知,只有潘杏夕一人默默承受,那便是,早泄与不举。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至少嫁入了赵家之后,潘杏夕不必再忍饥挨饿,整日以泪洗面了,可哪知,就在潘杏夕嫁给赵田财的第二年,自己的母亲就因为久病成疾,终于无法医治,离开了人世。不久之后,父亲是在一次赌博中,因为输了赌局,却又拿不出事先约定好的赌金,而被赌坊的人活活打死,自此,潘杏夕双亲皆亡。

  父母双亡,潘杏夕每日情绪消沉,哭丧着脸,结果就连赵田财对她也不再如当初那般疼爱,除了在外人面前的时候,依然会表现出对她关心备至之外,私下里,与她交流甚少,甚至二人早已分房而睡,如此,一过就是半年时间。

  赵田财因为家中富裕,因此交往结识的朋友,自然也都是些本地富庶人家的子弟,其中有一户人家,复姓西门,家族族长之子名叫西门斌,长的英姿飒爽,风度翩翩,刚好这个西门斌又是生性风流好色,因此,臣服在他胯下的女子,可以说是不计其数,其中是不乏许在原地良久,随后,他在不远处挖了一处坑,将女子埋于其中,之上立了一块简易的木质墓碑,刻字曰无名女之墓。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男子站在墓前,鞠了三个躬,然后紧了紧身上背着男婴的布袋,再次御剑而起,急速飞向东方,片刻后便消失在天空之中。

  02白玉门徒

  欲念大陆的最东端,距离东海岸边不远,是一片连绵数百里的山脉,这片山脉,被称作白玉山脉,白玉山脉大多都算不上太高,唯有中间一处山峰,高耸入云,一眼望不到顶,那便是白玉山脉的主峰所在之处,白玉峰。

  白玉峰直插云霄,四周山壁陡峭无比,峰顶之上则是极其平坦,似是被什么惊天人力所人为削平了一般,且地域宽广,仙气缥缈,这里,便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名门正派,白玉门的所在地。

  白玉门历史悠久,创派至今已有数百上千年的历史,甚至于世人都不能够确定,到底是先有的白玉山脉这片山脉的名字,还是先有的白玉门的门派之名。

  此时,正值清晨时分,太阳自东海的海平面上徐徐升起,从白玉峰上看去,就仿佛太阳正从地底下钻出来似的,足见白玉峰之高耸。

  自白玉峰四周长满的繁茂树木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块块由白色巨石铺成的台阶,从白玉峰山脚下一直向上延伸,直达峰顶的白玉门门前,形成了一条异常陡峭的石阶路,就好像一道巨大的裂缝,将整个白玉峰自上而下分成了两半一般。

  只不过,这样一条危险无比的石阶路,莫说是亲自走上去,即使是远远的望见,都足以让那些普通百姓们望而生畏,敬而远之,也因此,白玉门一派的门人,在普通百姓们的眼里,一直都是犹如神仙下凡一般的存在。然而,事实却是,白玉门内的弟子,无论是出山还是上山,皆是御剑而行,至于那些尚未学会御剑的弟子,并没有达到下山历练的资格,因此,这条石阶路,实际上是极少会有人行走的。

  此刻,正是在这条一不小心就可能摔落下去,丢了性命的石阶路上,有一道小小的青色人影,正在自上而下,快速却又稳健地奔走于石阶之上,让人在心里忍不住为他担心的同时,却又不得不赞叹他的头脑之冷静,胆量之过人。

  「呼呼」稚嫩的脸庞,小小的人影,也不知是何时出现在这条陡峭的石阶路上来回奔走的,然而直到太阳已经完全升起,高高挂在头顶的时候,他才在又一次奔走到峰顶之后,停了下来。

  靠坐在白玉门门前的石柱旁,略微休息过后,他再一次起身,向着白玉门内,青玉堂的方向走去。

  「晨练回来了,楚斌」

  「是的,师傅。」

  刚走进青玉堂的堂口大院里,迎面走过来一名青衣男子,棱角分明的脸颊,饱受沧桑的面容,赫然便是当年那个救下了无名女子腹中孩儿的御剑男子,青玉堂堂主,司徒文至于司徒文面前的孩童,也就是刚刚在陡峭的石阶上来回奔走的小小人影,此刻正站在他的面前低头弯腰行礼的男孩,正如他口中所唤的,正是当日他所救下的男婴,楚斌。

  如今,距离当年司徒文救下楚斌之时,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楚斌也已经渐渐长大,并且自然而然的拜入了司徒文的门下,成为了白玉门内青玉堂下的一名正式弟子。

  「先跟我一起去食堂用膳吧,吃过早点之后,我今天有事要交代于你。」「是,师傅。」楚斌恭恭敬敬的回答道,然后跟在司徒文的身后,向着食堂的方向走去。

  青玉堂食堂内,人声鼎沸,大约有四五十名身着一身青衣的弟子,聚集在此,此刻,众人皆是盘膝而坐,面向东方,在每个人面前的木桌上,都已经摆放着盛好的饭菜,只不过却没有一人动筷,互相之间愉快的闲聊打闹着。

  当楚斌跟着司徒文走入食堂时,食堂里嘈杂的声音,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但仍有些窃窃私语声,不过司徒文并没有在意,径直走到了众人对面的主位上坐下,与此同时,楚斌也已经在一众弟子中坐了下来,准备用膳。

  白玉门门风严谨,尤其讲究尊师重道,这在许多方面都有所表现出来,就像此刻,只有在司徒文将第一口菜夹入口中之后,面前的众多弟子,这才陆陆续续动起了筷子。

  「师弟,我爹刚刚好像在找你有什么事情,他跟你说了吗」楚斌的旁边,一名同样身着青衣的女子,容貌秀丽,眉清目秀,年纪看上去比楚斌也大不了多少,却已经是一副亭亭玉立的美人胚子了,她的身份,便是司徒文的女儿,司徒倩。

  此刻,司徒倩用极小的声音,低头询问着坐在自己身旁的楚斌,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时刻注意着坐在主位之上的司徒文。

  抬头偷偷看了一眼司徒文,见他正在专心用膳,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与师姐两人,楚斌这才低声回答道:「师姐,师父只是说待会儿有事要交代我,并没有告诉我什么事情。」「这样呀,嘿嘿嘿,我猜,肯定是好事。」略作沉思,司徒倩突然一脸狡黠的笑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楚斌。

  「好事师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呀,快告诉我吧」看到师姐的模样,再加上师姐口中说的好事,楚斌心里一阵欢喜,同时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声音不自觉的有些大。

  「咳咳」一声咳嗽,打断了两人的窃窃私语,只不过,发出声音的并不是坐在主位上的司徒文,而是坐在两人身前,背对着两人的大师兄,任正驭。

  被大师兄的咳嗽声打断,楚斌也不敢再与师姐说什么了,因为这显然是大师兄在警告他们两人,如果他不顾警告继续与师姐交谈,那么用膳结束后,是必然要受到大师兄惩罚的。

  老老实实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饭菜,楚斌的心里却是越发好奇,师父今天突然找自己,到底会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呢终于等到了用膳结束,楚斌无比严重的好奇心,使他一刻都快要坐不下去了,虽然他比大多数的同龄人要成熟许多,但毕竟也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而已,因此,耐性自然是差了很多。

  眼见主位上的师父已经起身向门外走去,楚斌来不及与身边的师姐打招呼,已经匆匆忙忙地跑出了食堂。

  「师父」刚出了门,楚斌便是一声迫不及待的喊声。

  「你跟我来吧。」司徒文双手背在身后,说完这句话,抬步继续向前,朝着后院的方向走去。

  紧跟在师父身后,楚斌的小脑袋里思绪乱窜,师父他到底要交代给我什么呢,为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不肯直接告诉我,为什么要走向后山呢还有师姐说的好事,难道不一会儿的功夫,师徒二人已经穿过后院,走过后山小路,来到了后山的树林中。

  「楚斌,你可知道,为师今天要交代给你什么事情吗」「师父,徒儿不知,还请师父告知。」虽然嘴上说着不知道,可是楚斌的心情,此时却是非常紧张的,因为他心中其实已经略有猜测,只是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罢了。

  「今天,为师要正式传授于你,白玉心经。」司徒文负手而立,声音不温不火,听上去好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这句话听在楚斌的耳朵里,却犹如惊雷一般。

  轰的一声,楚斌只感觉自己浑身一颤,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那句话,师父刚刚所说的,是真的吗自己居然真的可以学习白玉心经了,这么一来,自己就是真正的白玉门弟子了而且,以他的年龄,好像还是整个白玉门里,学习白玉心经最早的一个吧就连资质不错的师姐,也是从十一岁那年才开始学习的呢。

  「师父,您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学习白玉心经了吗」楚斌的声音轻颤,小小的身躯,激动不已,一双小拳头,紧紧地握着。

  「嗯,

  不过,楚斌,虽然你的资质极佳,可是,你也切不能骄傲自满,放松懈怠,不然,最终学艺不精倒是其次,反而走火入魔,堕入邪道,那可就万劫不复了。」「是,师父弟子谨记师父教诲」司徒文所说的话,并非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白玉心经乃是上古传下来的高深心法,自古以来,不知道被多少白玉门内的高手修炼成道,一展其神威,但是,同时也有不少心智不坚者,渐入歧途,堕入邪教,成为武林中的大患。

  因此,早在几百年前,白玉门内就立下规矩,任何一名修炼白玉心经的门内弟子,必须由其所在堂口内的堂主亲传,为的就是要让各堂堂主对其门下弟子进行长时间的磨练与考察,方才传授白玉心经。

  如今,楚斌显然是已

  经通过了司徒文的考察,得以获得他的口传心授了。

  「好了,我们开始吧。」

  简单嘱咐过后,司徒文不再迟疑,想必也是对楚斌的心性比较放心了,随后,他很快便将白玉心经的第一层心法传授给了楚斌,直到楚斌将其牢牢记在脑海之中。

  「楚斌,你要切记,这白玉心经,你决不可传于他人,即使是门内其他弟子,也不可以」「是,师父,徒儿明白。」强压下心中的喜悦,楚斌恭敬地说道。

  门派内的规定,楚斌自然是都知道的,所以不用司徒文多说,他也不会将刚学到的心经传出去,毕竟,青玉堂,就是楚斌的家,他决不允许自己做出背叛青玉堂的事情。

  「嗯,我先走了,你自己在这里熟悉一下心法吧。」「是,师父,您慢走。」弯腰抱拳拱手送走师父,楚斌心中的喜悦,终于抑制不住,充满脸庞之上。

  「我终于学到白玉心经了,嘿嘿,嘿嘿嘿」

  此刻的楚斌,就像是一个傻孩子一般,站在原地,一脸傻笑的自言自语着。

  片刻之后,他终于收起笑容,认真地运气,试着在心里默念白云心经的第一层,然而,反复试了几遍,仍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变化,心中顿时有些颓废。

  「哎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呢」稚嫩的小脸上,双眉紧皱,完全不符合他年龄的表情,此刻却是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他的面容上。

  「喂,小师弟,在发什么呆呢」

  突然,楚斌的小脑袋上被人从后面轻轻敲了一下,楚斌下意识的马上回头看去。

  「是你呀,师姐。」

  楚斌的身后,正是司徒文的女儿,司徒倩,一身青衣,虽然年纪比楚斌也没大上几岁,可是亭亭玉立的模样,却是足以让人眼前一亮了。

  「怎么样,我爹是不是教你心法了」司徒倩一脸笑容,凑到楚斌身前说道。

  「咦师姐你怎么知道,师父有提前跟你说起过吗」楚斌好奇地问道。

  「才没有,当然是因为你师姐我聪慧过人了,我爹的想法,我自然一猜便猜到了。」司徒倩得意地解释着。

  「哦,原来是这样呀。」在这一瞬间,楚斌突然感到有些失落。

  师父的想法,身为女儿的师姐,居然可以很轻易地猜到吗那么,假如自己的爹也在自己身边的话,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猜到他的想法呢楚斌不知道答案,因为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爹娘,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谁,只知道自己是自小被师父收养的,从懂事开始就与师兄们生活在一起。

  司徒倩并不知道,自己随意的一句话,在楚斌听后会产生那么复杂的情绪,她没有注意到,楚斌此刻变的呆滞的目光。

  「好啦,师弟你刚学习心法,肯定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不如我来指点一下你吧。」司徒倩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

  「师弟」司徒倩疑惑的喊道。

  「哦,是,师姐。」楚斌这才反应过来,立即回答道。

  「搞什么嘛,师弟,怎么你今天一直发呆呢来吧,我告诉该怎么呼吸吐纳,然后在心中默念心法要诀,跟着我学。」司徒倩先是声音不大的嘀咕了几句,然后在原地盘膝而坐,开始运气修炼。

  「是,谢谢师姐。」看到师姐的模样,楚斌赶紧跟着坐好,有样学样,放缓呼吸,再一次在心中默念起了心法。

  两个小小的人影,就这样坐在树林之中,静静地修炼着,直到临近中午时分,这才一起返回了青玉堂,至此,楚斌终于开始修炼白玉门的门派心经,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名白玉门徒。

  【未完待续】

  10640字节



上一篇:【死亡摄影师】【重口】【1-4】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