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保存到桌面
【家有趣姐】

【家有趣姐】


  姐姐出嫁了,我却不认为这就是「结束」。今天,我承认我确实喝的有点多,
但这并不表明我在胡言乱语。或许,一些朋友倒是希望我胡言乱语一番,也许他
们希望猎取一些新的刺激。但无论我在说什么,都只是真是情感上的东西,那些
希望得到一些噱头的人可以不用再往下看了。

  我承认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因为我看到了我第一段中语言不通顺的地方。

  好久没来写文章了,我很不负责任。兴趣来了写几句,没有兴趣就不再来—
—我想我是没有什么资格充当这里的文学写手的。我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
性格,我想我也不过如此了。

  今天喝了一些白酒,具体什么酒我倒是记不清了,现在头脑还是晕晕的。走
路回家,每一步就像是踩到了空气中,每一步都有准备跌倒的可能。自从表姐嫁
人后,就很少见到她。就算见到了,也就是她偶尔来匆匆茫茫吃个晚饭就闪了。

  每次出门前,她都给我一个鼓励的眼神和话语- 「加油哦,你会等到的,拜
拜。

  哈哈…」。我知道她在说什么。她希望我赶快找个真正的女朋友结婚生子,
以换取对她不现实的的迷恋。

  是的,恋姐,我承认。否则也不会发生以前那么多荒唐可笑的事情。但触摸
爱情是靠「缘」的。现在单身男女多的数不清,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像地狱中的
骨魂野鬼一样嚎叫在每个情人节和圣诞节。从那么多的单身party 中进而产生那
么多的牵强的约会,而这些约会就像是杂耍,可笑之极……

  还是把那天的事情讲出来吧,否则憋在心里很难受…

  「怎么样?」姐姐关切的问。

  「什么怎么样?」我故作镇定的扒拉着饭。

  「前天给你介绍的那个女孩啊…」

  「哦……挺好的……再看吧,明天我约她吃饭。」我不想姐姐太过失望。

  「别再看啊,多好的女孩啊,多漂亮啊,纯纯的……」接着她就赞美了一大
通,似乎是她在找对象。

  「好好好,烦死了,你好不容易回来吃个饭,别说这些了。」我不耐烦的说
道。

  妈妈也说:「行了行了,吃饭吃饭!他的事你别操心了,让他自己着急去…

  …。」

  「………。」她能说什么呢?。

  我百无聊赖的按着电视遥控器,现在的电视真是没什么好看的,广告太多。

  45分钟的节目要插播60分钟的广告,真气人。

  「呦………。今天怎么这么乖,看电视了。」姐姐一推门进来说。

  「怎么你今天不回去?」我问。

  她一屁股坐在我的床脚眼瞅着那个不断变换的电视屏幕,说:「你姐夫去上
海了,后天才回来,我回去也是一个人,今天就住这了。」

  「无聊!」我说。

  「什么无聊?」

  「电视无聊!」

  「有病!又没人非叫你看电视。把遥控器给我」

  我把遥控器扔给她。

  「你啊………。眼光太高了……绝对有问题!」她按着遥控器头也不回的说。

  「我有什么问题?」

  「……不知道哦。」她的口气似乎猜到了我的心事。「田芳多好啊,有模有
样的,工作也稳定,家境又好,你真有病!」

  也许我真的有病吧……。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烦死了!」我大喊!

  「怎么了你?不喜欢我回来住啊?那我走了啊!」姐姐回头,一脸疑惑望着
我。

  「就算我有病也是你害的。」我转而平静地说。

  姐姐白了我一眼,叫我很不舒服。

  片刻,沉默。

  电视里依旧是广告,化妆品的广告,一个美女在里面晃来晃去的。

  「其实女人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不同。你们男人嘛,有时候傻得很,被表
面的东西欺骗了。」

  「我没有说田芳不好啊,我挺喜欢她的。」我辩解道。

  她回头看我:「那你怎么了?」

  「不够女人啦……。她…不喜欢穿高跟鞋」我说出这话竟然有些羞怯。

  「你怎么那么讨厌啊你!我看你是要气死我。」她转回头去看电视。

  此刻我心很烦,烦倒想去睡觉。

  我说:「我喜欢的人你也不给我介绍。」

  「你是说甜甜?我不是跟你说她有男朋友了吗。……不过她确实挺不错」

  「就跟你一样。」我接她的话说。

  她回头笑:「哈哈,你这话叫我很受用。可又很叫我担心啊,如果是真的话,
你这叫‘恋姐’。哎……就当我没说。」

  「谁恋你啊,自作多情!我只是把你当作模板而已,因为你们的腿都一样的
美。」

  「这话要是让你姐夫听见他会疯…。」

  「所以我只是在这里说。」

  「……」

  (头好晕啊,回忆期间又变成疼痛。对话写的像一驼屎……原谅我吧)

  我平静的说:「其实我不经常去那个网站了了。因为我知道我自己的问题…

  …。」

  「哎……」她叹了一口气。「我觉得你怎么还像个孩子…」

  「这不是什么‘孩子’不‘孩子’的问题。」我很懊恼,「一些问题我也想
去纠正!」

  我竟然使用「纠正」这个字眼,这个字眼似乎使我感觉自己依旧那么「正派」。

  「其实你没有错……,一切都很正常不是吗?」她看着我说:「只是,我是
你姐姐,问题就会变得很复杂……」

  我没有说话,呆呆的望着房间的一处。我讨厌自己当前的状况,愚蠢之极,
这不是我的风格。

  她沉默了一会说:「那你想怎么办?」

  这个问句叫我很崩溃。我感觉自己似乎无可救药了。

  「我想睡觉了……」我将身体从半靠着变为平躺,我还能说什么。我不应该
提起这个话题。

  她坐到我的床边,抬起左腿,顺着床沿达到我的面前。那只美足又一次离得
我如此亲近。这个举动叫我有些吃惊。嫩红的足底,完美的脚型,又一次呈现在
眼前。如此进的距离似乎传来了阵阵芳香的气息。

  「看见没?」她说。

  「什么?」

  「茧子?」

  她还是这么幽默,我觉得有些好笑:「没有啊,哪有?」

  「摸摸就会有。」她也笑着说。

  我伸出手放到她的脚面,大拇指轻轻的摸索她的脚掌,感觉到了一丝硬度。

  「摸到了吧……穿高跟鞋穿的。女人都会有。」

  「摸到了,」我回答她:「但很少,不怎么厉害。」我舍不得将手从她的脚
上拿开,生怕拿开了就再也没有放上去的理由,我轻轻的抚摩着,等待她的阻止。

  她,却没有阻止。

  她晃动着脚趾头说:「其实你们男人很傻。女人都是一样的,再漂亮的女人
都不会像想象中完美,哈哈,当然我并没有说我有多漂亮。」

  「都是荷尔蒙闹得……。」,我抚摩着她的脚说。此时我感觉我像是她的情
人而不是弟弟。我也在努力扮演这个角色。

  「你这是乱找理由啦!」她笑着说,「别碰我脚心,痒得很。」

  如果世界上没有女人,那么男人还活着干什么。我相信我的观点。

  「其实我的标准也不高,只要五官端正,气质好,身材好,有女人味,喜欢
穿高跟鞋,当然,还有丝袜。当然,也要有稳定工作。」我一字一句的说。

  「哈哈」,她笑着说:「你是在说我吧。」

  「反正……和你有点像啦。」

  「你看我脚上的茧子就是这么多年穿高跟鞋穿出来的,多难看啊。」她带着
一丝遗憾说。

  「那你去修脚啊,可以修掉的。」我又开始摸她的茧子,怎么摸怎么都不觉
得厌恶。男人都这样吗?

  「修过,又长了。」

  「那就再修。」

  「哎……我是要告诉你,没有完美的女人,也就没有完美的模板。不要按照
模板去选择你的配偶。」

  在抚摸她的脚的同时,我感觉到自己的一丝兴奋。而我却并没有觉得自己有
多么无耻。我想,也许我恋的并不是她,而是多年来对她的那双腿和脚产生和太
多的感情。因为,我和它们有太多的故事发生,这种感情很难忘却,或者根本无
法忘却。

  「我爱它们。」我鼓起勇气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我也爱…哈哈。」她的回答搅乱了我的思绪:「来世我还要做女人。」

  「那我就做一双鞋。」

  扑哧她笑得更欢:「你说你贱不贱啊你。」

  「开玩笑呢。」

  「我发现你越来越能装了。」真是我的姐姐,她总能猜透我的心思。

  「最近没穿丝袜吗?」我问。

  「谁有病大冬天穿丝袜啊!」她回答道。

  「哦,我忘了。冬天到了…」我很遗憾的说。

  她睁大眼睛问我:「你那个网站叫什么来着?」

  「柔性天堂,那不是我的网站,我没那本事。」我回答。

  「哦………名字很好听。……我腿酸了,能放下来吗?」

  「能啊,你的东西我又无法左右。」我把手依依不舍从她的脚上拿开。

  「被你弄得痒的很。」她把腿搭在另一条腿上,用手去挠那只美丽的脚丫子
说:「柔—性——天—堂,你们男人真有雅兴啊。」

  「是啊,高雅的男士都去那里。」

  「得了吧你。」她笑着说。

  「真的!我们又不去嫖。」

  「你说话怎么那么难听啊!」她嗔怪道。

  「你不知道,有人分析女孩子的脚分好几种香型,什么‘酱香型’,‘淡香
型’什么的。还专门写了文章。」

  「哈哈,」她捂着嘴笑歪了:「还葱香型呢,还糖醋香型呢。真逗,那你说
我是什么香型?」

  「那得闻闻看。」我眼望着天花板看这说。

  一条大腿砸道我的面前,眼前就是一直脚:「闻闻。」她笑着说。

  我将鼻尖伸了过去,一阵芳香争先恐后的冲进我的鼻孔:「你这刚洗过脚吧,
一股子香皂味,问不出来。没法回答你。等你哪天刚脱了鞋我再闻。那才好定性。」

  「哈哈。那还不臭死了。」她大笑。

  「对,那你就叫‘粪香型’。」

  她用脚蹬我:「你才粪香型呢。」

  我对她丝袜的气味永远是记忆犹新,一股尼龙丝线的气味和汗味的混合,一
股洗涤液的淡香和肉香的纠缠,一种女孩子对自己的双脚细心呵护的情感……。

  话到如此,我想我是病的不轻。

  「你应该属于浓香型。」

  「哈哈,你怎么知道,你的意思是说臭?」

  「不臭啊,」我赶紧解释:「因为你的丝袜就是浓香的。」我真大胆啊。呵
呵,都聊到这地步也就无所谓了。

  「难得你有这记性啊老弟!本公主赏你一脚。「说着用脚又踹了我一下。踹
得我倒是很舒服。我就又顿时抓住了那只玉足。我不认为这个举动有多么无礼,
男人么,有时候无赖一些也无妨,否则就不是男人。

  「等一下。」她又收回了脚站起来走出去。不一会,进来,手里拎着一双棕
色的高跟鞋。

  她坐在床边将鞋举在我的面前说:「你姐夫给买的,好看吗?」

  我将鞋接过来仔细端详说:「跟儿够高的,还行,好看着呢。」我将鼻子凑
近鞋里闻了一下:「没错,浓香型。就这味儿!」

  「讨厌—」她将鞋拿回去:「我们同事都说这双鞋好看,我怎么没觉得。」

  「是挺好看的。姐夫眼光不错,估计和我一样有特殊喜好。哈。」

  「去你的。你姐夫正常的很呢。」

  「那是不懂得欣赏啊,可惜了。」

  「每个人欣赏的角度不同啊。」

  「是啊,我的‘脚’度就很正确!」我斩钉截铁的说。

  其实我已经厌倦了这个话题,因为它将我的兴奋潮起又潮落。它有效的控制
着我的欲望,我在被它摆布,这,使我很恼火。谁知姐姐继续提起,而这一次她
将我的欲望点攀上了一个新的高峰。可她依旧那么的不经意。

  「你嫁人啦!脚丫子我也不能随便碰了。」我故作遗憾的说道。

  「哈哈,那你刚才摸半天摸什么呢。」说着,她将腿翘上来,这一次她的双
脚离得我只有10公分的距离。「有指甲刀没?」

  「有,」我从床边抽屉里翻出指甲刀递给她。她接过指甲刀就开始修理脚上
的指甲,边修边说:「要是别的男人来摸我的脚那肯定是不行的啦,可你是我弟
弟啊。有时候觉得你挺可爱的。在一起玩玩闹闹我也没想那么多了。反倒你想的
多而已。」

  是啊,是我想的多啊。男人有时候很脆弱,尤其面对一个女人,更尤其面对
一双腿和美脚。更尤其………TMD ,这是我姐姐。

  「你剪下来的脚趾甲戳到我了。」

  「哦,对不起。」她将床拍了拍。继续剪。

  「我想结婚了……」,我用手指在她嫩嫩的脚面划着字。

  「和谁啊?」

  「田芳。」

上一篇:【鸡奸】           下一篇:没有了